歡迎入境都蘭國(上):從小書包到生活節,年輕人以部落家園為後盾的創生計畫

歡迎入境都蘭國(上):從小書包到生活節,年輕人以部落家園為後盾的創生計畫
Photo Credit: 都蘭國平台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都蘭國」的計畫,就像是從原民地方性的部落中,用「土地」與「人口」開始說起的創生故事,遠看可能會覺得跟其他文創品店很像,但若仔細觀察,每個都蘭國小的書包都有繡十字繡,都有部落媽媽的名字。

「以前部落的頭目、就是國的概念,與隔壁村、跨一個部落就是到另一個國。在日本人還沒來,在國民政黨也還沒來之前,我們與鄰近的交往本來就是以國與國的概念,出了部落都是跨了一個國的概念。」

~拉千禧林一凡

提到都蘭會讓你想到什麼?是都蘭國小的書包?退休生活首選地?還是某種態度或是生活風格的代名詞?都蘭位在台東東河鄉,是阿美族發源石碑所在地,也是鄉內人口最多的村,[1]近年更是以台灣第一個原住民文化主體的「阿米斯音樂節(Amis Music Festival)」聞名。

而位在都蘭部落的「社團法人台東縣東河鄉阿度蘭阿美斯文化協進會」在2020年發展出「都蘭國(A'tolan Style)」品牌,並舉辦了以文化與生活為主軸的「都蘭生活節(tatata!一起這樣過生活~)」。

對造訪者來說,生活節的安排,就如同是個能對話交流的博物館、美術館、文史館,巧妙地透過「部落儀式、山海體驗、藝文工藝、創新產業、音樂錄像」等67場「活動」,在17天的期間內完整呈現都蘭的日常生活,為「原民自治」以及「以部落為主體的社會企業」打開創生序幕。

本系列文章將一一為關心台灣地方創生的讀者們,爬梳都蘭創生的模式。

圖片1
左一起:都蘭國總經理鄭宜豪、協會的前總幹事蔡政良、入境大廳的引路人高秀雪Ina、協會副總幹事林一凡、出力釀負責人許震銓 | 攝影:Mori

在地核心:從原民地方性創生部落中,那一塊「土地」與「人口」開始說起

都蘭部落是一個以阿美族為主的部落,日治時期都蘭部落僅有五戶漢人,對部落來說,移民人口進入是從戰後才開始。

第一波是在1959年台灣八七水災後,政府將雲嘉南的閩南人口安置到花東的國有地。第二波為1970年代,客家人移入種植香茅。第三波則是到了2000年代,開始有很多藝術家前來都蘭,像是2002年的意識部落,眾藝術家在金樽海灘、在糖廠裡創作,各種創作與部落的狀態被記錄在《都蘭新東糖廠曾經》一記錄片中。在人口遷出方面,重大事件則有1952年時都蘭發生部落大火,有部分族人於災後移民至鹿野巴拉雅拜部落。

第三波人口移入,不僅帶來藝術人口之外,也有很多熱愛衝浪的外國人搬到都蘭定居,[2]都蘭甚至被討論過能否將成為台灣的夏威夷,也就是能歡迎外籍旅客的地方。然而,隨著聲名鵲起,都蘭一應經營是以本地人為主體,還是以資本為主體,便成了在地發展過程中重要的討論。

目標任務:在自治法與土地改革推動過程中,地方創生策動新一波在地可能性

這樣的情形,在近年迎來一個改變的契機。

2018年,都蘭部落中40公頃國有土地,由國家機關退輔會以行政委託的方式移交給部落。在2019年移交時,行政院長蘇貞昌院長也特別與部落領袖一同種下阿美族的樹種「構樹(lulang)」,希望能將土地交給部落營運,做到地方創生復振、讓年輕人回來。[3] 過去,這塊土地曾長達30年的時間是由永豐餘承租,遍植尤加利樹和銀合歡樹。在合約期滿移交給都蘭部落前,經行政院東部聯合服務中心與永豐餘協調,也將地上物捐給部落,現以「阿度蘭農場」之名活用將近10公頃土地。

這對部落來說,有兩個進展與一個挑戰。進展一是部落能以地方自治的精神與退輔會共管土地,二是帶來都蘭經濟自主的機會。這兩個進展帶來了根本性的翻轉可能。

首先是土地面,過去1970年代時,由於沒有健康保險,部落的老人家為了醫療因素不得不抵押出自己的土地,導致了土地權利並未真的屬於都蘭人們所有,並且隨著晚近房價的上漲,使這樣的情形更可能雪上加霜-根據2021年的房價報導,[4] 台東整體房價相較於10年前上漲了75%。而從經濟面來看,在有土地權利後可以經營新的部落產業,透過產業和新的法律框架體制,才會發生更多可能性,人留下來、人一起回來傳承並復振文化。

然而,契機也帶來了挑戰。為了能符合承接政府行政委託的組織型態,部落也必須成立行政法人。都蘭目前只能做到以行政私法人的型態成立協會,其他公法人型態或是財團法人型態,能以公基金轉投資的方式,礙於資金尚等未來討論。

在這過程中也發現,部落的制度和符合政府現行政治制度形成兩難,例如:阿美部落組織是由傳統領袖、顧問團以及各年齡階層組成,五年一任,但是一般協會是四年便要改選一次理事長,或是在面對不同政府機關計畫時,須配合符合不同申請對象如「農企機構」等條件。這使部落的自治精神與實際制度、程序、資格面上還有許多挑戰,尚待一一克服。

圖片2
台東大學公共與文化事務學系蔡政良老師分享都蘭的歷史 | 攝影:Mori

組織媒介:以部落為主體,在復振活動中留人、在文化尊重中引人

都蘭部落阿美族人在1995年復辦中斷多年的年齡階層受訓,也稱之為復振,由策動組負責針對最低階層年齡的青少年進行訓練。這樣的復訓是把人聚在一起的第一步,再來會是每年的豐年祭,也同樣是策動組負責分配相關工作給青年。讓青少年階層從小參與舉辦、從做中學,累計未來部落傳承的能量。

圖片3
一凡副總幹事分享部落協會團隊溝通協作的經驗 | 攝影:Mori

除了以部落自身為主體培養人才的復振之外,部落更以行政私法人「社團法人台東縣東河鄉阿度蘭阿美斯文化協進會」單位,進行方方面面的努力。組織面上每週固定開一次行政會議,而每月理事顧問團開會也固定與各項專案負責人開會,達成內部交流及進度掌握。

在社會福利面上,目前承接部落的文化健康站協助長輩長期照護。在空間經營面上,則於2019年承接了東部海岸國家風景區管理處管理的廢棄修路工宿舍,將空間打造為「都蘭國入境大廳(都蘭部落行政中心)」,打破大家對傳統的遊客中心的印象。

「我們都跟遊客說,你走進來可能會覺得跟其他文創品店很像,但你仔細一看,像是都蘭國小的書包都有繡十字繡,都有部落媽媽的名字。而即便是小包包,他的編織都是用苧麻,用傳統常用的產品放進來。我們一開始串連部落十三位職人,包括『出力釀』的酒,是我們門市銷售第一的產品,銷售很快一直很難補齊。」

圖片4
宜豪分享在規劃品牌活動時細膩的策略 | 攝影:Mori

不只如此,在以部落為主體的前提下,協會展開了「部落品牌化」行動專案,成立製作「都蘭國 Ident|品牌識別動畫」、還成立了「都蘭國平台」,希望透過網路資訊服務及電子商務,串連區域的工藝職人、推廣文化體驗。部落的體驗與選品販售的盈餘則一半作為都蘭的社會支持系統所用,包括公共事務、急難救助以及舉辦文化活動所用。希望從協助部落行銷曝光、平台分潤機制,為傳統部落買賣重新定義工藝價值,再一次凝聚部落內外的文化自信心,並嘗試以理解吸引為主軸的部落自治模式。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