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公主:杜拜公主拉蒂法逃離王室失敗被囚3年,《BBC》公布其被監禁時自述影片

消失的公主:杜拜公主拉蒂法逃離王室失敗被囚3年,《BBC》公布其被監禁時自述影片
杜拜公主拉蒂法,資料照與被監禁時的自錄影片畫面。Photo Credit:Newscom 、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杜拜公主拉蒂法2018年企圖逃離王室失敗,遭到監禁至今。期間她一度能與外界通聯,躲在廁所內錄製自述影片告知友人近況,然而2020年下半年起再度失聯。《BBC》公布她錄下的影片,藉此喚起外界關注,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則聲明回應「公主在家受照顧中」。

杜拜公主拉蒂法(Princess Latifa)2018年企圖逃離杜拜但失敗後,持續遭到軟禁,拉蒂法在被軟禁期間秘密錄製的影片,設法傳遞給她的武術教練,然而去(2020)年下半年,公主忽然斷聯。《BBC》本月16日播出紀錄片《消失的公主》(The Missing Princess),公布拉蒂法的自述影片。播出後,王室昨(19)日出面聲明「公主正在家受到照顧」,但未提供任何細節或影像畫面佐證。

綜合《BBC》《CNN》報導,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為一夫多妻制,現年71歲的阿聯總理、杜拜酋長穆罕默德・賓・拉希德(Sheikh Mohammed bin Rashid Al Maktoum)多次娶親和離婚,至少曾娶6名妻子,目前共有25名子女。眾女兒之中有3人都叫做「拉蒂法」,紀錄片講述的失蹤公主是第2個拉蒂法,1985年12月5日出生。

2002年首度脫逃失敗,被囚3年多

報導指出,穆罕默德・賓・拉希德也許將杜拜變成了一座金碧輝煌的城市,但對於當地婦女,法律和文化可能仍然使她們感覺到生活上有諸多限制。拉蒂法的同母姊姊雪姆莎(Shamsa)在2000年與王室家族赴英國度假時企圖逃脫,一個月後在英國劍橋被父親的私人手下挾回杜拜監禁。

AP_21047527004567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總理、杜拜酋長穆罕默德。

2002年,當時未滿17歲的拉蒂法也企圖穿越國界逃至鄰國阿曼,但在邊界就被識破,被抓回杜拜後遭監禁3年多。

對於這段軟禁期間所遭受到的待遇,拉蒂法在2018年再次脫逃失敗被捕前,曾錄製一段自述影片,並在她被抓回杜拜後一周,由人權組織公布於YouTube。片中,公主以非常流利清晰的英語講述自己的身世,以及她在那3年多被囚禁時受到的虐待。

拉蒂法說,那時想穿越邊界逃到阿曼的想法有點太天真,她根本不知道邊界長什麼樣子,還以為只是一片沙漠;事前,她沒有網路可以搜尋、也沒有人可以讓她諮詢,過去的生活是學校和王室居所兩點一線,毫無自由,她也無法對同學傾訴生活。於是她在邊界就被認出身份,並被帶回杜拜;回到杜拜後,穆罕默德的心腹奉令將她監禁於牢獄,或毆打她、或施以睡眠剝奪等折磨,時常沒有飲水,她得爬去浴室裡找水,沒有盥洗用具或更換衣物,被毆傷或生病時也不會提供醫療。

期間,一度獲釋的拉蒂法回到家中,生母和另1個親姊姊梅薩(Maitha)沒有給予任何憐憫。拉蒂法憶述,母親對她說,「妳以為妳這場監禁很糟嗎?外面還有更慘的」,而梅薩則認為一切都是她自找的。拉蒂法在家中僅待了1周,與母親、姊姊發生爭執;拉蒂法情緒崩潰,不斷喊著要見亦被監禁的姊姊雪姆莎,結果被強制送醫住院一周,之後又進了監牢。

2005年10月,拉蒂法再度獲釋,總共被囚3年又4個月,失去對所有人的信任,幾乎不與人互動。

滿懷希望再度脫逃,寧死不歸

據《BBC》,拉蒂法在2010年向來自芬蘭的健身教練雅薇艾能(Tiina Jauhiainen)學習卡波耶拉(巴西戰舞),兩人成為好友。卡波耶拉是一門以腿部攻擊為主的武術,重視身體的柔軟與流暢,配合節奏,揉合舞蹈和體操;基於歷史社會背景,正式入門學習卡波耶拉後,學習者大多會獲得或選擇一個「暱稱」,並與對手、戰友們以此互稱。

翌年,拉蒂法得以與1名有逃離杜拜經驗的法國商人賈貝(Herve Jaubert)聯繫。賈貝因涉嫌挪用公款被杜拜法院定罪,但成功逃出阿聯。自此,拉蒂法開始和賈貝商討脫逃計劃,雅薇艾能則是兩人的中間人。

拉蒂法曾想要等姊姊雪姆莎狀況好轉,帶姊姊一同逃離,但遲未有機會。拉蒂法說,2017年夏天,經歷一名好友過世後,她開始意識生命短暫,再等下去也無法幫助雪姆莎;雪姆莎自己在杜拜也暫時不會有事,而她必須先逃離杜拜後才有能力再設法救出姊姊。

2018年2月上旬,拉蒂法在雅薇艾能家中錄製自述影片;數日後,兩人開車潛逃出杜拜、前往阿曼的海岸,搭乘橡皮艇和水上摩托車到達公海,登上遊艇與賈貝會合,將航向印度,冀望從印度飛往美國,讓拉蒂法尋求政治庇護。

然而8天後,即2018年3月4日,在距離印度西部果阿邦(Goa)海岸30哩外的海上,印度特種部隊人員登上遊艇逮人。拉蒂法和雅薇艾能躲在浴室,武裝人員施放煙霧彈逼出她們,拉蒂法單獨被拖下船;雅薇艾能和其他船員帶往阿聯的一所高度戒備設施中囚禁,兩周後才釋放。

雅薇艾能對《BBC》表示,當時拉蒂法不斷大叫,喊著「不要帶我回阿聯,就在這裡開槍射死我」,不過徒勞無功。雅薇艾能獲釋後,開始爭取國際媒體和聯合國關注此事,但拉蒂法仍音訊全無。

2018年12月,在穆罕默德第6妻、約旦公主哈雅(Haya bint Al Hussein)邀請之下,聯合國前人權事務專員羅賓森(Mary Robinson)前往拜訪拉蒂法,阿聯外交部還發佈拉蒂法、哈雅公主和羅賓森共進午餐的畫面。

sipaphotoseleven455250
Photo Credit:Newscom / 達志影像
杜拜公主拉蒂法(左)與時任聯合國人權專員羅賓森(右)用餐畫面。2018年12月資料照

然而,哈雅和羅賓森實際上都不清楚拉蒂法的狀況,羅賓森在離開杜拜後甚至回報說,拉蒂法正在接受精神治療。羅賓森不久前對《BBC》承認,她和哈雅公主都被誤導,認為拉蒂法有躁鬱症,在哈雅公主2019年4月帶著兩個幼子逃到英國並與她連繫後,她才知道真相,並非常後悔當時沒有多關心拉蒂法的處境。

躲在廁所錄影片,講述被軟禁情況

與拉蒂法失聯的雅薇艾能,在2019年年初忽然收到陌生訊息。當時她回到芬蘭探親,一名陌生人與她聯絡,詢問她是否知道拉蒂法的卡波耶拉暱稱、以及多個驗證身分的問題;雅薇艾能答對後,獲得直接打電話給拉蒂法的方式,終於再次聽見拉蒂法的聲音。

之後,拉蒂法開始錄影片給雅薇艾能,講述失聯後所發生的事和她的現況。在《BBC》本月16日公布的片段中,拉蒂法說她在廁所錄製影片,「因為這是唯一可以上鎖的空間,我是人質,沒有自由,被關押在這監獄般的地方,生活掌控權不在我手中」。

拉蒂法表示,從遊艇被拖下船時,她被打了一針,然後被帶到印度軍艦上;她對印度軍官表示不想回杜拜,但仍被交給了阿聯軍官。在反抗阿聯軍官時,她努力抵抗,還咬了其中一人,後來又被打了鎮定劑,等她醒來時已經降落在杜拜,然後被關在一幢別墅裡。

在別墅中,「所有的窗戶都被關上,屋外有5個警察,屋內有2名女警,我連出去呼吸新鮮空氣都無法」,每天都擔憂生命安全,警察恐嚇她將終生被囚、永遠無法重見天日。但她不願跟從杜拜王室設計的大外宣,將讓世界知道她沒有自由。

拉蒂法並不知道當年哈雅公主被設局。她說,哈雅公主邀請她共進午餐,並向她明示,「這就像是一次測驗,看看妳被囚這麼長一段時間後,會對周圍的人做出什麼反應,如果表現好,幾天後就能獲釋了」;但拉蒂法不知道,其中一名與她共進午餐的女士羅賓森,就是聯合國人權專員,「我們根本沒聊到我」。那次餐敘,拉蒂法表現相當正常,羅賓森還獲准拍下與拉蒂法共進午餐的照片,但羅賓森並不知道阿聯外交部會公布這些私人照片,而拉蒂法也沒有因此獲釋。

而哈雅公主因發生婚外情,與杜拜酋長穆罕默德關係惡化,2019年2月穆罕默德根據伊斯蘭教法休妻,哈雅收到一系列匿名威脅。哈雅後來表示,穆罕默德也不滿她對拉蒂法的關注,對她越來越敵視,最終她逃到英國,在倫敦法院提起訴訟,與阿聯最有權勢的男人穆罕默德爭取監護權。

倫敦高等法院家事庭在審理哈雅一案中,裁定穆罕默德對哈雅的恐嚇為真,對拉蒂法和雪姆莎的綁架、監禁亦屬實,認為穆罕默德企圖掩飾真相、並不誠實。

RTX71P3D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杜拜酋長穆罕默德前妻、約旦公主哈雅。

不過,這也沒有幫助拉蒂法獲得自由。拉蒂法只能持續與雅薇艾能、表親艾斯布里(Marcus Essabri)、人權律師海艾(David Haigh)等人聯繫,維持她與外界的通訊,並記錄自己的處境。艾斯布里說,維持通話就宛如維持拉蒂法的生命線,非常重要,但對拉蒂法而言,每天仍然過得很掙扎,從聲音就能聽出來,拉蒂法非常疲憊,身體狀況也不佳。

再次失聯,杜拜王室稱「在家受照顧中」

去年下半年,海艾率先發現他發給拉蒂法的訊息沒有成功傳遞,拉蒂法也沒有與他們聯繫。雅薇艾能等人擔憂拉蒂法被發現與外界通訊或錄製影片,喪失對外通訊的可能性,將使她的身心狀況惡化;經過幾個月失聯,他們決定公開拉蒂法錄下的影片片段,希望有助於拉蒂法獲釋。

在《BBC》16日播出紀錄片後,杜拜王室昨透過阿聯駐倫敦大使館回應,感謝外界對拉蒂法公主的關心,「雖然報導的內容完全無法反映真實狀況」;公主家人證實,「在家人與專業醫療人員支持下,公主殿下正在家中獲得照顧」,並指公主有持續進步,「我們希望她能在適當時機重返社會生活」。

聯合國人權辦公室資深發言人瑟羅賽爾(Liz Throssell)昨也在記者會稱,已與阿聯常駐聯合國代表聯繫,要求阿聯證明拉蒂法的安全與生活狀況,應提供進一步細節。

人權觀察組織執行長羅斯(Ken Roth)則表示,不能因為拉蒂法是被關在一幢別墅裡,就覺得這不痛不癢,單獨監禁本身就是一種酷刑。羅斯指出,杜拜酋長對於「照顧」想必有個奇怪的定義,當拉蒂法有能力獨自對外聯繫時,外界得知她被長期單獨監禁,「我們只能想像那種『照顧』有多落後」;在拉蒂法獲釋前,沒人會相信杜拜酋長虛情假意的「照顧」,惟有在拉蒂法能擺脫他的魔掌時,拉蒂法才有為自己發聲的自由。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