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搞「戰狼外交」是為了回應民族主義嗎?資料顯示因果關係是反過來的

中國搞「戰狼外交」是為了回應民族主義嗎?資料顯示因果關係是反過來的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於中國的外交策略常存在一個假設,認為中國政府必須要回應或緩和民族主義,因此才出現恃強凌弱的戰狼外交,中國政府為了回應民意,而限縮了可能的外交策略選項。但真的攤開實證資料,就可以發現這其中的因果關係是反過來的。

文:王宏恩(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政治系助理教授。在台中一中被選進數學校隊,接著考取台大電機系後想當個科學家。在椰林繞了一圈後,覺得還是人類有趣多了,於是跟著數學一起投入研究政治,成了政治科學家)

隨著美國新政府上台,中美關係要如何繼續也引起中美政、學界的熱烈討論。在雙方討論的過程中,對於中國的外交策略常存在一個假設,認為中國民眾的民族主義(nationalism)在這幾年快速上升,中國政府必須要回應或緩和這種民族主義,因此才出現恃強凌弱的戰狼外交,中國政府為了回應民意,而限縮了可能的外交策略選項。從這種講法來看,中國政府似乎出於無奈,而且回應民意。

然而,這種說法有兩方面的問題。第一是實證上,中國民眾的民族主義真的有增加嗎?第二,就算中國民族主義有增加,中國政府在外交政策上真的有在管民意的嗎?

假如真的攤開實證資料,就可以發現這其中的因果關係是反過來的。

中國公民的驕傲程度自2009年高峰後逐年下降

首先,根據一些在中國實際執行的民調資料,例如由北京大學與哈佛大學合作,針對北京居民2002年以來的民調資料,中國民眾對身為中國人感到驕傲的比例,雖然在2002至舉辦北京奧運的2008年以來不斷上升,但是到2009年之後就開始逐漸下降,到最近一次問卷的2015年甚至來到比2002年更低的點,對於身為中國公民的驕傲程度,從2009年有七成覺得非常驕傲,到2015年僅剩4成不到。

三成中國民眾認為中國政府最優先的事項是「縮減貧富差距」

而另一篇2016年在中國執行的網路民調則顯示(符合2010年中國人口背景),雖然大多數中國民眾仍對國家感到驕傲、而且56%支持中國政府增加軍事預算,但是假如直接問中國民眾對於外交政策的看法,70%認為中國政府在外交政策上應該要盡量避免戰爭、並且有54%支持孤立主義,認為中國政府應該不要管自己國家以外的事務。

當研究者請民眾在「縮減貧富差距」、「增加社會福利」、「增加教育經費」、「增加軍事花費」、「提升國際形象」五個面項請中國民眾排順序時,有29.4%的中國民眾是把減少貧富差距排在第一,增加國際形象跟軍費兩者僅分別有13.9%與17.4%排在第一順位。換言之,軍事或國際形象議題對於大多數中國人來說並不是中國政府最優先的事項。

RTX7ZEV3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資訊落差造成中國民眾錯誤的認知

假如中國民眾的民族主義並沒有上升、甚至也沒有把中國的外交擺在第一順位時,那中國的戰狼外交破壞自己的國際形象,又是為了什麼原因才出現的呢?UC Merced黃海峰教授於2020年3月進行的一系列實驗或許可以提供解釋。

黃教授透過網路問卷的方式,請中國的受試者估計中國在國際以及在香港受歡迎的程度。結果發現中國民眾有83%高估了中國在國際上受歡迎的程度(高於Pew Survey在2019年全世界民調對中國偏好的數字40%)、甚至有70%中國民眾認為大多數香港人歡迎中國(實際上香港人喜好中國的比例,在2019年是23%)。

這個結果跟之前台大政治系針對中國民眾的兩岸議題看法的分布一致,大多數中國民眾也以為多數台灣民眾喜歡中國,有七成的中國民眾以為台灣多數人支持統一。黃教授進一步透過問卷實驗法,讓實驗組的受訪者讀到Pew Survey與香港民意的真實數字。在讀完之後,相較於控制組,實驗組對於中國國際形象的分數顯著地降低。

黃海峰教授認為,中國民眾因為資訊接收受到了中國的控制,因此對於中國對外形象與實際數字之間有巨大的落差,但假如資訊可以流通,那中國民眾的認知就會受到顯著改變。

假如把這些結果結合在一起,我們就可以看出戰狼外交與民意之間的邏輯關係。戰狼外交本質上是內部宣傳的一部分,需要透過這些外交手段與衝突,來不斷地佔據版面,引導中國民眾對於外交的認知,讓中國民眾不斷地片面接收資訊,以為中國的形象是已經稱霸的。

RTX7Z4JS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戰狼外交的目標不是國際形象,而是國內的觀眾

反過來說,假如沒有這些戰狼外交,並且有資訊流動(例如剛才被禁的clubhouse),那中國民眾更可能會認知到中國在國際上的形象不佳,因此降低對中國政府外交表現上的評分,進而可能多一個能夠批評政府之處、並轉而思考是否有其他政體或執政黨的可能。

因此,戰狼外交的目標客群其實不是國際形象,而是國內的觀眾,最終目的還是以穩住並維持共產黨執政為最高宗旨,所謂的民族主義高低或外交策略,都只是實踐在國內鞏固權力的方法之一。假如透過這個大方向去理解戰狼外交,就更可以理解其因果關係真正為何。

同時,中國近日積極推動的發展式人權也是這個大方向的一環,因為發展式人權強調的是各國獨特的歷史文化(例如對西藏或台灣),所以發展過程中其他國家不得介入(歐美或民主獨立思潮),並沒有普世人權,而要讓各國(的國家暴力)自行處理國內議題。這看似是在國際上宣傳其思想,但重要的目的仍在於回推到國內對中央權力的維護。

本文經思想坦克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