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收視率最高的國家電視節目,「春晚」是中共不折不扣的洗腦活動

全球收視率最高的國家電視節目,「春晚」是中共不折不扣的洗腦活動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到台灣以後,住的地方沒有電視,所以對台灣的電視節目不了解,下意識覺得和中國情況差不多,但是到今年我才發現,原來台灣沒有「春晚」。這讓我又開始反思,「春晚」這個中國特色,又代表了什麼?

「春晚」是「中央廣播電視總台春節年歡晚會」的簡稱,每年除夕,中國所有電視節目都要停播,每一個電視台都必須轉播「春晚」。在網絡還不發達的時候,看電視是人們主要的娛樂方式,一到除夕夜裡,人們沒有其他節目可以看,只能看「春晚」,說是強迫看「春晚」也不為過。

「春晚」上的小品、相聲節目也會帶很多話題節奏,一些金句將會風靡全國一整年。對於中國人來說,過年看「春晚」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我到台灣以後,住的地方沒有電視,所以對台灣的電視節目不了解,下意識覺得和中國情況差不多,但是到今(2021)年我才發現,原來台灣沒有「春晚」。這讓我又開始反思,「春晚」這個中國特色,又代表了什麼?

懷著這樣的疑問,今年除夕我特別上網找到「春晚」的轉播,看了幾個小品都覺得既老套又違和,典型的中國特色,毫無邏輯的煽情和升華,強行正能量。到明星出來唱歌的時候我不敢開聲音,只敢看看歌詞,因為怕這些旋律一旦進入我的腦海就成洗腦式循環,我堅決不給中國再給我洗腦的機會。看了幾分鐘終於忍不住關閉視頻,我實在怕看久了會心裡扭曲。

我看到的小品剛好是講武漢封城的事,小品重點在表現武漢人多麼樂於自我犧牲,最後解除封城又是一片歡天喜地,完全弱化武漢很多家庭被「絕戶」的慘狀。中國節目還是一如既往的轉移問題焦點,武漢封城,是因為政府沒有及時上報疫情,隱瞞真實情況,造成武漢以及全世界的疫情蔓延,每天都要無數人因疫情死亡,醫護人員戰死在病床前,兒童因故不能上學。

但是在中國的小品中,這場全球性災難的重點變成中國人如何懂得自我犧牲、成全大局,因為武漢的封城,減少了中國其他城市的危機。

當時台下觀眾都雙眼含淚,掌聲不停,我卻看得毛骨悚然。今年春節,武漢的菊花價格暴漲,祭奠亡靈的花被賣到缺貨,一朵難求,可想而知武漢去(2020)年的慘狀,他們的死不是偶然,也不是自願犧牲,首先是因為政府不作為,但是全國上下對這件事隻字不提,用一個小品,把一個城市的傷痛定了調。在中共的強硬要求下,白事辦成了紅事,這就是中國特色。

在這個小品之後,就是歌曲《明天會更好》,演唱者除了幾位中國明星,還是來自香港的成龍、李玟,以及來自台灣的張韶涵。我很難想象,香港人如何能在中國大型洗腦節目上唱出這首歌,香港的自由已經被中共蠶食的體無完膚,你們公然開唱《明天會更好》,有顧慮到香港同胞的心情嗎?

正常人都無法忍受「春晚」,因為這是中國有預謀的、有野心的洗腦節目,節目會總結一年來中國以及世界的大事,並且塑造和包裝成「中國特色」的演出,無不掩飾地輸出中共的扭曲價值觀。

2012年,「春晚」被金氏世界記錄認證,確定為「世界上收視率最高的國家網絡電視廣播」。在除夕夜裡,強制每一個電視台轉播「春晚」,中國強行把「春晚」塑造成中國人春節的必備環節之一,獲得如此巨大的收視率並非意料之外,這是中共蓄意已久的。

就如《方艙醫院真神奇》這種極端錯誤的洗腦歌曲,「春晚」只是這首歌的加長版。在網絡通訊發達以後,更多人選擇上網,而不是看電視,「春晚」為了鞏固強有力的收視率,於是招攬更多年輕的偶像明星站台,吸引潛在的中國年輕觀眾。即使這些節目舞台效果做得多麼高級美觀,或者歌手的歌聲多厲害,還是無法掩飾「春晚」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事實。藝術應該是多元的,審美也應該是豐富的,但是有人借用藝術之名,行洗腦之實,這就是可恥的,這正是中共藉著「春晚」做的事。

我抵制「春晚」,也不喜歡那些配合中國、在「春晚」上輸出錯誤價值觀的明星。「春晚」亂象之一,明明是美籍華人,還要表演舞蹈《我愛你中國》;明明是少數民族,擁有民族特色新年,還要在「春晚」獻唱《唱支山歌給黨聽》。「春晚」亂象之二,把白事當紅事演,強行煽情正能量。「春晚」亂象之三,明明是中國傳統節日,卻一再強調共產黨,黨國不分,強行崇拜共產黨。

「春晚」是我從小到大春節必備項目,雖然家裡只是開著電視偶爾看一眼,還是習以為常覺得春節就應該有「春晚」。直到今年我才認識到「春晚」暗藏的洗腦玄機這麼嚴重,雖然離開了中國快兩年,這些毒素還藏在我的思想中,要把「中國特色」徹底從我生活中抹去,任重道遠。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