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特色的「小區」:平時是住宅,有需要時就成為政府的監獄

中國特色的「小區」:平時是住宅,有需要時就成為政府的監獄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小區正如其名,把中國人分區,方便政府有效率的監督和管理。小區都分配到不同的「辦公室」負責,負責管理小區的「辦公室」實際上就是政府監視每個人的基本部門,各區「辦公室」就配合警察,在維穩時期為警察跑腿。

這幾天散步的時候,我突然想起一句歌詞:「你住的巷子裡,我租了一間公寓。」以前沒有感覺,直到來台灣以後,在彎彎繞繞的巷子裡,看見台灣人在自己的地上修房子,才覺得這句歌詞很生動。

「巷子」在中國已經不多見了,更多的是街道;中國人大部分都住樓房,我們會直稱「房子」,不會講「公寓」。但是看台灣,各個城市都保留很多小巷,住房的形式也很多樣,分為透天厝、樓房、公寓等等,這個小細節看起來只是住房形式不同,但是背後卻有很大玄機。

中國為了彰顯自己的快速發展,不斷在各城市推行城市化,拆掉老舊房屋、把城市往外擴展、修建更多國際化建築等等。所以中國很多城市看起來非常新,因為都是近十幾年才修的。並且,因為中國土地公有制,中國人都是購買商品房,這些商品房是由開發商向政府「買地」,說是買地,其實是長時間租地,土地始終歸國有。

為了有限的地皮上利益最大化,開發商會盡量多修樓房,目前通常是32層高,一層大概住四戶或者更多,比較大的地可以修出上百棟戶型不一的樓房,小一點的地也會有幾十棟樓。小區裡面可能具備多樣的房型,適合不同選擇的業主。

中國把這樣的住房環境稱之為「小區」。一個普通小區通常會住上萬人,小區也會具備基本的綠化和娛樂設施,方便各年齡層住戶的需求。因為不能自己修建房子,中國人都住在小區裡面,開發商向政府租地,修成房子,當做商品賣給普通人。所以,每一個中國城市中,都分佈著大同小異的小區,小區的名字就是地標。

我們住在中國的時候,別人問道「你住在哪裡」,通常不會告訴對方所在的街道和門號,而是直接說小區的名字。

同時,中國政府會在街道上設立「社區辦公室」,這些「辦公室」受命管理該街道上的小區和其他商鋪。除了幫助該區的人辦戶口、申請保險等事宜,還會協助警察局承擔一部分維穩的工作。比如之前疫情期間,中國就是通過發動「辦公室」去封鎖每一個小區,控制進出人口,來減少人群聚集交叉感染的風險。

我以前住過的地方,成都市龍泉驛區的某個小區,每戶每兩天才能有一個人出門採買日常用品和食物。小區住戶是強制服從「辦公室」的干預和管理,換句話說,在特殊時期,小區更像是監獄,政府一聲令下,就可以把人鎖在裡面。

小區的存在,是因為中國人沒有擁有自己的土地,不能憑自己的意願修建房子住。同樣,因為小區的存在,政府更加方便管理中國人。很多人白天都會因為各種原因在城市中到處走動,但是晚上都會回到自己住的小區休息。

小區正如其名,把中國人分區,方便政府有效率的監督和管理。警察局會管理某一個比較大的區域,大區域裡面會有不同小區,小區都分配到不同的「辦公室」負責,負責管理小區的「辦公室」實際上就是政府監視每個人的基本部門,各區「辦公室」就配合警察,在維穩時期為警察跑腿。

我在中國的時候,因為信仰基督教也曾受到社區的監視,他們最開始是每天到我家門口守著我,外出就貼身跟蹤,到後來改成每天早晚來家裡敲門、拍我的照片回去交差,再後來,由警察出面,強迫我添加「辦公室」工作人員的聯繫方式,每日定時通過手機發送我的定位信息。

「辦公室」會定期上門找我聊天,了解我的思想存不存在「危險因素」,日常也跟蹤我,向警察匯報我的行蹤,曾與什麼人會面。如果我不配合「辦公室」或者見了其他敏感的人,這些人就會上報警察,警察再傳喚我。

在日常無事的時候,中國看起來一派繁榮,高樓大廈比比皆是,很多中國人深以為傲。其實中國是發展中國家,近十幾年才開始全面向上的發展,全國上下耳目一新是很正常的。

這樣短時間的快速發展,幾十年前已經在日本、台灣、新加坡等國家上演過。但是中國高樓的背後,是中共對中國人更加嚴格的掌控,中國社會中存在一根隱形的紅線,一不小心踩到線,隱藏在社會中的監視者就會出來糾正你的思想、限制你的行動。六四、宗教、民主、假疫苗、毒奶粉、武漢肺炎等等都是紅線,而且隨著專制政權要鞏固自己的地位,紅線越來越多,能夠喘息的空間越來越小。

相比而言,我還是喜歡台灣小巷裡的房子,很少有高樓,也不一定很華麗,但每一戶人家都有自己的風格,有人種了很多花,有些房子很日式,還有些房子已經很舊了,但依稀還能看出當年新修成的時候多風光。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