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子化」造成國高中以下招生嚴峻,但對大學高教是假議題

「少子化」造成國高中以下招生嚴峻,但對大學高教是假議題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的大學若將市場放在「非傳統學生」,特別在現代講求跨域的時代,透過認證的方式讓在職人員進修,開設短期學位學程的認證課程與機制,政府補助企業或個人,帶動終身學習的文化,其實台灣的大學是大有可為的。

近來台灣「少子化」的議題,讓各級教育單位緊張不已,擔心生源不足。部分大專院校更面臨惡意退場、整併改制、轉型經營、壓迫教師,以及罔顧學生受教權等問題發生。

然而細查大專院校學生總人數,再比較大專院校數量以及出生人數,感覺少子化似乎在國高中及國小的影響比較大,大學似乎隱藏較多「預期性恐懼」。

  • 大專院校學生總數、學校數量、及出生人數
西元年 學生數 大專院校數 出生人數
2000 1,092,102 150 305,312
2001 1,187,225 154 260,354
2002 1,240,292 154 247,530
2003 1,270,194 158 227,070
2004 1,285,867 159 216,419
2005 1,296,558 162 205,854
2006 1,313,993 163 204,459
2007 1,326,029 164 204,414
2008 1,337,455 162 198,733
2009 1,336,659 164 191,310
2010 1,343,603 163 166,886
2011 1,352,084 163 196,627
2012 1,355,290 162 229,481
2013 1,345,973 161 199,113
2014 1,339,849 159 210,383
2015 1,332,445 158 213,598
2016 1,309,441 158 208,440
2017 1,273,894 157 193,844
2018 1,244,822 153 181,601
2019 1,213,172 152 177,767
2020 1,203,460 152 165,249

依據教育部統計處的資料(上表),關於台灣所有大專院校學生總數、校數、及出生人數的逐年變化,可以發現從2000年後,大專院校學生人數一路攀升,到2012年達到最高峰的135萬人,之後一路下滑到2020年的120萬人。

然而學校數量最高峰是2007年的164間學校,之後退場到2020年的152間,而2020年的學生人數約120萬人,還比2001年(這一年的學校數量是154間)的118萬學生數還要多。

這個意思就是說,單看學生及學校數量,其實學生數並沒有相對的少。若2001年的154間校數對118萬學生的大學錄取率是100%的話,2020年的152間校數讓120萬學生就讀,大學錄取率是98.3%,還可以挑學生的意思。

只是社會觀察到的是出生人數,的確出生率從2000年約30萬新生兒,之後一路下滑到2020年約16萬,幾乎剩下一半的新生人數;加上國高中招生局勢嚴峻,讓大學出現預期性恐慌。

不曉得有沒有人觀察到?這些數字呈現的都是「傳統學生」,意指從六歲就讀國小到18歲就讀大學,一路都沒有停止過學生身分的學生。但是教育強調的是終身學習,108新課綱也強調終身學習。因此教育若辦得有品質,招收的學生群是各年齡層的。

筆者在美國念研究所時觀察到,美國的學生比例有一大部分是「非傳統學生」,意指非18歲就讀大學或非22歲就讀研究所的學生。美國的大學中,文學院的研究生多是中高年紀的美國人(白人居多),他們求學的目的是對知識的熱忱和學習的樂趣;而理工學院的研究生則多是中國人和印度人,所以有理工的台灣研究生戲稱,在他們系上永遠學不到英文,因為中國人不講英文、印度人講的英文聽不太懂。

因此台灣的大學若將市場放在「非傳統學生」,特別在現代講求跨域的時代,透過認證的方式讓在職人員進修,開設短期學位學程的認證課程與機制,政府補助企業或個人,帶動終身學習的文化,其實台灣的大學是大有可為的。

另外著眼於海外學生,因為現在台灣有一個大利基,就是比起其他國家,疫情相對安全許多。很多家長都來問我,他的孩子考上美國大學或研究所,到底該不該去唸?因為疫情實在太嚴重了,幾乎平均每天約1000人死於「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簡稱武漢肺炎)、最高峰時單日的新增病例是30萬人。

因此台灣可以強調安心就學的環境,吸引外國學生到台灣就讀。然而台灣的大學環境需要積極調整的有下列兩項重點:

  1. 開設完備的全英語學程:台灣需要開設全英語學位學程,或者要求科系全部使用英語授課,吸引海外學生無障礙到台灣就學。
  2. 完善的遠距教學課程:這是台灣相對弱勢的一點,當世界各地都積極的發展遠距教學課程、加強遠距教學的硬體設施,台灣因為相對安全,大多還是維持傳統教學,遠距的教學技巧與硬體更新的腳步,已快速落後世界其他國家。政府和學校需要讓遠距教學更有彈性,並有更多鼓勵措施。(可參考筆者之前〈比較台美遠距教學差異:「一體適用」的台式教學,為何失去民主教育精神?〉一文)

總結來說,「少子化」是出生率下降導致的系統性危機,但不應該成為台灣高等教育的問題。著眼於「非傳統學生」,提高教育品質,趁機降低師生比,藉著安全疫情環境,加強推銷台灣高等教育,是可以將危機化為轉機的。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