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灣戰爭30週年:「沙漠風暴」空中作戰成功,讓「空權無用論」從此消失

波灣戰爭30週年:「沙漠風暴」空中作戰成功,讓「空權無用論」從此消失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的作戰模式,尤其是空中作戰模式自波灣戰爭開始徹底改觀。「空權無用論」的聲音,在經歷了20世紀90年代的這幾場戰爭後,徹底從美國戰略決策圈中消失。

今年2月28日,是以美國為首的多國部隊擊敗海珊(Saddam Hussein),取得波灣戰爭勝利30周年的紀念日。波灣戰爭的勝利,不只幫美國一掃越戰失利的陰霾,還為21世紀的空戰模式拉開序幕。從1991年1月17日「沙漠風暴」(Operation Desert Storm)發起開始,到2月28日雙方結束交戰為止,長達43天的戰鬥中,地面部隊只參與了四天共100小時的戰鬥而已。

換言之,這場戰爭基本上可以說算是靠空中武力打贏的,尤其是來自美國的空中武力。打從1903年飛機誕生以來,美國就是靠著空權力量登上世界第一強權寶座的。相信對於這一點,無論各位讀者是喜歡還是討厭美國,都不會有太多的疑問。然而空權在美國的發展,其實沒有我們想像的那麼順利,這能解釋為什麼美國空軍要等到1947年才脫離陸軍獨立的原因。

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空戰英雄,有「美國空軍之父」外號的米契爾(William Mitchell)少將,更因為提出讓空軍獨立於陸海軍體系之外的主張,得罪了美軍裡的保守派,最後落得被送上軍事法庭,提早於1925年退役的下場。航空武力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大放異彩,並沒有讓「空權無用論」的聲音被徹底壓制下去。

美國對日本與德國實施的無差別轟炸,給無數平民帶來了「附帶損害」(collateral damage),卻沒有如米契爾將軍所預料般的摧毀德日兩國抵抗意志。儘管日本的投降,確實可以歸因B-29轟炸機投下的原子彈,可許多戰略家認為那是「核子戰略」取得的作用,而不能算是「空權戰略」取得的作用。戰略轟炸與原子彈造成的人道危機,更是讓美國空軍打從誕生以來就飽受輿論批判。

尤其是接下來的韓戰與越戰中,美國空軍發起的空中打擊仍持續造成無辜平民死亡,可實際上給敵人造成的損害卻相當有限。美軍在越戰期間投下750噸炸彈,為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投下的炸彈總噸量的兩倍,可最後卻仍然無法達成阻止北越武力併吞南越的戰略目標。所以空權理論的發展,在越戰結束後一度陷入瓶頸之中。

所幸在1986年10月4日,雷根(Ronald Reagan)總統簽署了由高華德(Barry M. Goldwater)與尼可拉斯(William F. Nichols)兩位跨黨派參議員推動《高尼法案》(Goldwater–Nichols Act),加快了美國軍事事務革命(Revolution in Military Affairs)的腳步。全新的空中作戰理念,經由此一軍事事務革命被引入了美國空軍,為波灣戰爭的勝利打下基礎。

AP_901020041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五環理論(Five Rings)

提到「沙漠風暴」行動的頭號功臣,當屬波灣戰爭空戰計劃主持人約翰・沃登三世(John Warden III)上校,還有他所提出的「五環理論」。嚴格來講,雷射或衛星導引炸彈等智慧型武器,其實在越戰時代就已經問世,並為美國空軍投入於對北越橋樑的空襲行動之中。要等到越戰失敗後,經由沃登將軍「五環理論」的提出,精靈炸彈才成為改變整個戰局的武器。

沃登將軍的「五環理論」之中心點,為一個國家領導階層(Leadership),然後向外依序擴張為有機要素(Organic Essentials)、基礎設施(Infrastructure)、人民(Population)與野戰部隊(Field Forces)。對於沃登將軍而言,過去那種動輒出動上百架轟炸機,對目標投下上千噸炸彈的無差別轟炸實在是浪費資源,還將讓美國處於相當不利的道德地位。

所以針對平民的無差別轟炸,不再為沃登將軍所鼓勵,取而代之的是以精準導引炸彈快速殲滅敵人的領導階層和野戰部隊,以最有效率的方法在短時間內結束戰爭。以此原則為基礎,就有了德普拉圖(David A. Deptula)將軍提出的「效能作戰」(Effects-based Operations),即以達成軍事還有政治效果為導向的作戰模式,而非如同越戰以前那般純粹以殲滅敵國軍民為目標。

波灣戰爭的成功,首先反映在多國聯軍還有美國海陸空三軍之間緊密的配合上,這有賴於參謀首長聯席會主席鮑爾(Colin L. Powell),還有中央司令部司令史瓦茲柯夫(Norman Schwarzkopf)兩位陸軍將軍傑出的指揮能力。而美國海陸空三軍的協同作戰能如此成功,則又要歸功於《高尼法案》的通過,大幅度精簡了原本美軍複雜的指揮體系。

可見新科技與新技術的誕生,並不是真正改變戰局的決定性因素。美軍能在波灣戰爭中贏得漂亮,除了老布希(George H. W. Bush)團隊卓越的外交與政治手段外,最重要的還是主事們願意接受新科技與新技術,而且把這些新科技與新技術用在對的地方。正確的政治目標搭配準備充足的軍事手段,美軍打從一開始就注定成為這場「沙漠風暴」行動的勝利者了。

AP_9008241201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對戰場環境的全面掌握

波灣戰爭的空中作戰,與第一次世界大戰、第二次世界大戰、韓戰還有越戰的最大不同之處,是美國空軍、海軍以及陸戰隊的飛行員都不再有「騎士精神」。他們在長官的要求下,不再執著於與伊拉克空軍打公平的空對空作戰,而是精確的情報導引下,將伊拉克空軍的各型戰機直接摧毀於地面上。換言之,伊拉克空軍連起飛還擊的機會都不會有。

空戰是由美國海軍發射的戰斧巡弋飛彈(Tomahawk),搭配F-117隱形轟炸機拉開序幕,目的是以精準導引武器摧毀伊拉克軍的防空系統。除此之外,空軍的F-4G野鼬(Wild Weasel)與海軍的F/A-18C/D型戰鬥機,也被動員參與對敵防空壓制任務(Suppression of Enemy Air Defenses)。伊拉克防空雷達只要一鎖定野鼬機,就會暴露自己的所在位置給大黃蜂戰鬥機,迅速成為打擊目標。

防空雷達只要被F/A-18發射出的高速反幅射飛彈(High Speed Anti-Radiation Missile)摧毀後,整個防空飛彈網路就會失去作用。美國空軍的F-15、F-16、F-111還有海軍的F-14、F/A-18、A-7如無人之境般的進入伊拉克空域,對重要目標展開效能空襲。野鼬飛行員出身的霍納(Charles A. Horner)將軍,時任中央司令部空軍司令,指揮伊拉克戰場上多國聯軍部隊的所有戰機。

海軍的F-14、F/A-18、A-7、陸戰隊的AV-8攻擊機與AH-1眼鏡蛇攻擊直升機再加上陸軍的AH-64阿帕契直升機,只要一升空指揮權就一律轉移到霍納將軍手中,將4個軍種的空中戰力整合起來並徹底發揮之。最重要的,是E-3A哨兵式早期預警機和E-8聯合星指揮機盤旋在伊拉克上空,隨時將伊拉克軍隊最新的動態消息傳遞給各空中打擊部隊。

長達八年的兩伊戰爭,確實給海珊帶來了不少損失,可伊拉克空軍在波灣戰爭爆發前,居然還維持著世界規模第六大的空軍。750架定翼機機隊中,還有多達33架由蘇聯提供的MiG-29,足以形成有效的空中防禦力量。從越戰期間北越空軍可以用MiG-19和MiG-21玩得F-4戰鬥機團團轉來看,MiG-23與MiG-25等其他伊拉克空軍機種也不是多國聯軍所能小看。

AP_9011020618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伊拉克空軍的覆滅

1980年兩伊戰爭爆發之後,伊拉克空軍在蘇聯和中共幫助下快速擴建,由原本332架飛機的數量增加到1,000架以上。伊拉克空軍的轟炸機編隊以蘇聯的Tu-16、Tu-22和中共的轟-6為主力,戰鬥機則有Su-20、Su-22、MiG-21、MiG-23以及MiG-25,再加上法國製的幻象F.1,以80年代的水準都還算是十分先進的機種.。

只是伊朗伊斯蘭共和國空軍的飛行員,都是1979年伊朗革命以前由巴勒維王朝派往美國受訓的飛行精英,而且美國在巴勒維時代提供給伊朗的F-5、F-4以及F-14等機種也多被保存下來,讓伊朗空軍的整體實力從一開始就遠遠強過伊拉克空軍。不過伊拉克龐大的防空系統,也擊落了伊朗不少的戰機,雙方8年打下來共計損失400架飛機,是一場兩敗俱傷的戰爭。

等到波灣戰爭爆發的時候,雖然伊拉克空軍規模還是全球第6大,可實際上只剩下為地面部隊提供空中支援的能力。伊拉克在波灣戰爭爆發後,唯一的可取之處就是實現了與伊朗的策略性和解,讓伊拉克空軍的飛機能飛往伊朗「戰力保存」。然而也因為這樣的政策,伊拉克空軍在戰爭爆發之初就把有限的Il-76空中預警機調往伊朗避難,導致伊拉克空軍的戰場環境意識極為脆弱。

所以美國空軍F-15C戰鬥機,基本上都可以在MiG-29戰鬥機升空前就予以捕捉,並將他們悉數摧毀於地面。波灣戰爭中共有32名聯軍飛行員創下擊落敵機的紀錄,其中23名為美國空軍的F-15C飛行員。取得擊墜兩架以上紀錄的前八名飛行員同樣清一色由美國空軍F-15C飛行員包辦,第九名則是沙烏地皇家空軍的F-15C飛官。

就連設計來執行對地打擊任務的F-15E打擊鷹,也在波灣戰爭中有打下兩架敵機的紀錄。F-15C合計擊落5架MiG-29、兩架MiG-25、8架MiG-23、兩架MiG-21、兩架Su-25、4架Su-22、一架Su-7與6架幻象F.1。另外還有一架Il-76運輸機、一架PC-9教練機和Mi-8直升機兩架在空中為F-15C所擊殺。顯見沒有任何一款其他戰鬥機,在波灣空戰中發揮的角色能與F-15相提並論。

RTR8D7K-2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密接空中支援

整場戰鬥打下來,伊拉克空軍幾乎被打到全軍覆沒,在空中損失了44架飛機,地面上被摧毀的則高達81架,戰損合計125架。如果加上因為其他事故而損失的飛機,這個數字還可以增加到259架。至於逃到伊朗的137架飛機,後來也沒有被德黑蘭當局歸還給巴格達,直到今天還都被控制在伊朗手中。波灣空戰帶來的最直接結果,是伊拉克空軍的全軍覆沒。

等到制空權100%被掌握在聯軍手中以後,空軍的A-10與陸戰隊的AV-8飛往戰場上空,支援地面部隊打擊伊拉克龐大的裝甲部隊。A-10攻擊機摧毀的伊拉克戰車數量達900輛,本身只有四架遭敵軍防空火力擊落。陸戰隊的AV-8損失5架,可平均每執行1,000架次的任務才損失1.5架,從這裡我們不難發現「效能作戰」在波灣戰爭中被推行的何等成功。

到了2月24日,地面作戰開始了,直到此刻人們仿佛才意識到,這整場戰爭是由伊拉克入侵科威特開始的。不過在沃登將軍「五環理論」指導下,美軍將戰場帶回伊拉克本土,以強大又精準的空中攻勢瓦解了伊拉克政府與軍方的抵抗意志,進而切斷了科威特境內伊拉克部隊的後勤。所以美軍陸戰隊第1師與第2師,得以在第2裝甲師配合下迅速光復科威特。

隨即以美國陸軍第7軍與空降第18軍,則分別在伊拉克西部沙漠和巴斯拉以南地區殲滅共和衛隊與伊拉克裝甲兵。此刻伊拉克內部出現動亂,海珊政權岌岌可危,只能從26日開始命令部隊從科威特撤出。由於海珊在撤退前,下令焚燒科威特油田,給當地環境生態造成巨大破壞的原因,美軍仍動用空權武力攻擊撤退中的伊拉克部隊,又殲滅了近10,000人與2,000輛各型車輛。

儘管此刻包括阿拉伯人與庫德族人的抗爭活動,都在美國支持下如雨後春筍般的在伊拉克境內爆發,可最終老布希總統沒有一鼓作氣揮師巴格達,協助這些反對勢力推翻海珊暴政。然而考量到海珊可能使用化學武器,再加上其他盟國反對多國聯軍把戰火從科威特擴張到伊拉克,老布希總統果斷收兵,讓海珊的暴虐統治多維持了整整12年。

AP_9101170646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波灣空戰帶來的改變

假若當年老布希選擇在美國掌握道德制高點的機會,一舉入侵巴格達推翻海珊政權,是否就能避免他兒子小布希(George W. Bush)2003年引發的那場爭議戰爭呢?

伊拉克是否能成為統一的民主國家,或者在美國帶領下依據民眾的遜尼派、什葉派還有庫德族信仰重新產生三個獨立自主的新國家,進而避免恐怖組織伊斯蘭國的誕生?這些都不是筆者用三言兩語就能得到答案的問題。

但是筆者可以確定,美國的作戰模式,尤其是空中作戰模式自波灣戰爭開始徹底改觀。而且延續波灣戰爭的經驗,後來北約組織在巴爾幹半島的軍事行動也執行的得心應手。美軍同樣依賴空中武力,阻止了米洛塞維奇(Slobodan Milošević)對波士尼亞和科索沃的侵略及種族清洗。「空權無用論」的聲音,在經歷了20世紀90年代的這幾場戰爭後,徹底從美國戰略決策圈中消失。

當然這一切,其實也歸因於美國的敵人在進入21世紀以後慢慢轉變為蓋達組織或者伊斯蘭國等非國家行為者。而且即便是2003年入侵伊拉克時,海珊守中也沒有能與美軍一戰的空中武力。在全球範圍內找不到一個行為者能挑戰美國空權的情況下,自然沒有人敢持續質疑空權在戰場上發揮的效用。所以沒有人能否認沃登、德普拉圖以及霍納等人對美國空軍發展的貢獻。

由波灣戰爭創下的空中作戰模式,到了今天除了隨著戰鬥攻擊機的掛載量越來越大,美國空軍越來越不需要仰賴大規模飛行編隊來執行任務。從此之後,美國空軍執行的對地打擊任務,多數由小規模編隊,甚至於雙機或者單機來執行了。以空中預警機為核心的交火模式,讓空戰永遠不可能回到第二次世界大戰那種飛行員與飛行員之間公平對決的浪漫時代。

然而無論美國的武器與科技有多麼跨時代的進步,筆者卻覺得美國近年來在政治推動上的判斷力卻遠遠沒有美國在軍事投資上發揮得有創意。所以才會有後來入侵伊拉克的失敗,跟今天還沒有完全遠離我們視線的伊斯蘭國恐怖問題。在我們肯定老布希在波灣戰爭中做出精確判斷的同時,我們永遠不要忘記一場成功的戰爭永遠是政治支配軍事的。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