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位晚節不保的退將共諜,都是黨國體制下「黨軍教育」的受害者

四位晚節不保的退將共諜,都是黨國體制下「黨軍教育」的受害者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此蔡政府為因應國際情勢發展,而對中共遞出善意的橄欖枝之際,我們要提醒蔡團隊,千萬別讓兩岸關係的改善,再次牽動了台灣過去「黨國體制」遺毒下所造成的離心力,而動搖了我們應有的全民心防。

文:黃澎孝

上週末,台北地檢署依違反《國家情報工作法》等罪,起訴了涉及替中共發展共諜組織,並違法刺探收集國家情報的軍情局退役少將岳志忠等四人。

同一天的新聞,也報導了國安團隊的改組。其中,政治立場一向平和的前法務部長邱太三,復出擔任陸委會主委,更被部份媒體解讀為:蔡英文團隊的「鴿派」抬頭。是蔡英文對中國釋出的最大善意。

這兩件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的新聞,同日同框見諸媒體,或許是巧合,但也可視為寓意深遠。事實上,兩岸關係的改善與防範中共滲透顛覆,本應是並行不悖,同樣重要的國家安全課題。

陸委會主委交接(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大陸委員會23日舉行主任委員交接典禮,卸任主委、新任國安局長陳明通(左)在政務委員羅秉成(中)監交下,將印信交給新任陸委會主委邱太三(右)。 中央社記者郭日曉攝 110年2月23日

就以軍情局這四位晚節不保的退役高級情報將校為例。他們之被中共策反吸收的時間,都是在2011、2012和2013年間。換言之,他們都是在兩岸關係「最好」的馬英九執政時期失足的。其實,回顧過去兩岸關係改善的過程,也是國軍心防遭受最多衝擊的時候。除了這四位軍情局退役將校之外,在馬英九執政的八年內,也是國軍眾多高級將領,最熱衷於「兩岸交流」的時期。

他們在中共有關單位的刻意安排下,以各種不同的名目,「成群結隊」般的登陸,接受中共各種形式的招待,甚至以「黃埔同學會」的名義,建立起國軍退役將校,與中共敵軍之間,組織化、常態化的交流聯繫。

其中,最令人怵目驚心的,則莫過於2016年吳斯懷等五名退役上將,11名退役中將,16名退役少將;共計32人、53顆星星。集體赴北京參加中共總書記兼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主持的大會。形成了國軍高級退將集體接受共軍最高統帥「訓話」的失格離譜畫面。

為什麼?曾經是國之干城的退將,甚至於連這四位曾經是「國之死士」,從事敵後情報工作的將校,會成為敵我不分,甚至於接受敵軍招降納叛的國安敗類?其中深層的問題,才是最需要我們關注的焦點。

身為軍校畢業的所謂「黃埔子弟」,我在目睹這些昔日的長官、學長的迷失,物傷其類之餘,檢討起來也不免同情他們都是過去的黨國體制下,「黨軍教育」的受害者。

因為,他們長期處在一個相對封閉的同溫層中,難以理解台灣民主化的意義。尤其在民進黨執政後,更有「亡黨亡國」的失落感與危機感,特別容易受到「兩岸一家親」、「國共合作、反獨促統」等等中共統戰口號的蠱惑;甚至因此而失節觸法。

幸虧,最近這四、五年來,在習近平的戰狼式對台高壓政策下,國民黨所謂「九二共識」的「一中各表」,遭致中共徹底顛覆,重新定調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另一方面,中共在香港赤裸裸地摧毀「一國兩制」承諾的行徑,又連帶地粉碎了「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的吸引力。尤其,不絕於耳的武統叫囂及匪機騷擾,更讓我們自然而然地提升了敵我意識,也不自覺地強化了心防。

更可喜的是,邱太三的任命案公佈後,中共第一時間並不領情,還高調表示:「不承認九二共識,換誰來都是一樣」這就讓我們理所當然的,得以與中共「保持社交距離」。總而言之,這幾年來,在蔡英文總統的整軍經武努力下,台灣的國防武力與民心士氣都有明顯的提昇,這對於國家安全與抗共保台絕對是一大值得肯定的正辦。

在此蔡政府為因應國際情勢發展,而對中共遞出善意的橄欖枝之際,我們要提醒蔡團隊,或許我們不得不與「中共病毒」長期共處,但是,再怎麼樣都別忽視了「戴口罩、勤洗手、保持社交距離」的重要性。千萬別讓兩岸關係的改善,再次牽動了台灣過去「黨國體制」遺毒下所造成的離心力,而動搖了我們應有的全民心防。

本文經黃澎孝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