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新設「孤獨事務大臣」盼降低自殺率,如何從「一人樣」文化找到需要幫助的人?

日本新設「孤獨事務大臣」盼降低自殺率,如何從「一人樣」文化找到需要幫助的人?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日本政府來說的難題之一就會是,如何定義並辨認出,哪些狀態底下的人們正在與令人感到不安的孤獨奮鬥,因此需要幫忙,而不是單純地享受一個人獨處的時光。

為解決日本打破紀錄的自殺率,日本首相菅義偉(Yoshihide Suga)在本(2)月稍早宣布在其內閣增設「孤獨事務大臣」(minister of loneliness)一職,由內閣府特命擔當大臣的坂本哲志(Tetsushi Sakamoto)出任此一職位。

如何處理因為孤獨帶來的社會問題,對日本而言相當棘手。一方面是大眾文化推崇所謂的「一人樣」(ohitorisama ,即一個人能夠獨自生活),另一方面也與日本的職場環境與文化密切相關。「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以下簡稱武漢肺炎)疫情的大流行,更是加劇了人們感到孤獨的頻率。

2020年自殺人數破紀錄,女性及年輕人明顯增加

《日本時報》(The Japan Times)報導,坂本哲志同時也負責挽救該國正在下降的出生率,以及復興地方經濟等職。此職位最早是由英國在2018年設立,澳洲政府也有類似的角色。

由於孤獨與自殺、貧窮、「繭居」等社會議題相關,日本內閣對此也設立了一個跨部門的任務小組了解孤獨的問題,並調查其造成的衝擊。

根據日本警察廳所發佈的數據,去(2020)年有近2萬1000人自殺,較前一年(2019)多了750位,打破過去11年來的紀錄。自殺人數的攀升則明顯地出現在女性以及年輕人身上。

AP_20260585218451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內閣府特命擔當大臣坂本哲志(Tetsushi Sakamoto)受首相菅義偉任命,處理日本居高不下的自殺率。

菅義偉在一個會議上囑咐坂本哲志,「目前女性相較於男性更因為孤立而受苦,自殺人數也呈現上升的趨勢。我希望你能指認出相關的問題,並提出相對應的防治政策。」

然而,這並不表示日本政府只想處理女性以及年輕人的自殺問題。

菅義偉在這個月稍早向日本眾議院預算委員會報告時,就提及日本各行各業的人,包含被困在家中的長者、無法到學校上課的大學生,都在武漢肺炎流行期間,漸漸感到孤立。

坂本哲志隨後在記者會上表示,他希望能夠施行相關活動防止社交孤獨以及孤立,維護人際之間的連結。坂本哲志也透露他將在2月底主持論壇,聽取協助人們面對孤獨的工作者的意見,並討論相關的支持策略。菅義偉也規劃與會。

推崇「一人樣」的日本社會,需指出哪種孤獨需要協助

對日本來說,「何謂孤獨」是更為棘手的問題,在日語中「孤獨」(kodoku)一詞往往包含了讓人感到寂寞和不安的孤獨(loneliness),以及享受獨處時光的孤獨(solitude)這兩種。溝通策略師岡本純子(Okamoto Junko)認為,這導致了近年在日本所出現的趨勢,也就是將獨自一個人視為正向,甚至美化了這樣的狀態。

出版市場將孤立形塑為獨立、能夠自省且優於他人的證明,最好的例子就是2018年下重曉子出版《最棒的孤獨》成為暢銷書,可窺知一二。日語「一人樣」(ohitorisama)也受到大眾媒體的宣傳,彰顯一個人足夠獨立自主,能夠獨自一人逛街、吃飯,甚至是旅遊。

岡本純子表示日本社會對於獨處近乎崇拜的文化,使得大眾沒有注意到孤獨裡近乎沒有希望,難以忍受的痛苦本質。

因此,對日本政府來說的難題之一就會是,如何定義並辨認出,哪些狀態底下的人們正在與令人感到不安的孤獨奮鬥,因此需要幫忙,而不是單純地享受一個人獨處的時光。

瀰漫在日本中年男性間的社會孤立

在日本,經常被提及的高危險群還包括了年長者以及中年男性。尤其日本以「孤獨死」(kodokushi)聞名,指的就是那些獨自生活到生命最後的一刻,直到死後才由其他人發現。

日本內閣府曾在2015年進行一項國際調查,結果顯示年齡超過60歲的日本人在需要幫助時卻感到「沒有人在身旁」的比例是最高的(16.1%),相較美國同年齡層的結果是13%、瑞典10.8%,德國則是5.8%。

shutterstock_1440588677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OECD一項在2005年的調查也顯示出日本社會努力解決社會孤立的問題,尤其是在男性間。調查結果發現,日本男性有很高的比例「很少或是幾乎沒有」花時間與朋友、同儕相處,或是參加其他團體。這樣的比例是17%,遠遠超過OECD的平均約6%。報導指出,部分的原因可以歸因於日本職場環境的長工時,以及終身雇用制。

《走進日本》指出,除了對「孤獨」的美化,日本還是「高語境」文化,即多數人擁有共通的文化背景,要求大家即便不訴諸語言,也能通過察言觀色解讀空氣再做出行動。岡本純子指出,許多日本人深信通過「以心傳心」可以達到「一切盡在不言中」的境界,導致在語言表達上很笨拙。尤其是那些在長時間勞動、上意下達的縱向溝通方式以及趨同壓力等的企業文化中一路打拼過來的中老年男性都非常依賴於職場,缺乏與「外面」的人「打交道的技巧」,因此容易陷入孤獨。

肺炎疫情加劇了獨居者感到孤寂的風險

在日本對於獨居的擔憂也日益加重。一項由房地產廣告公司Lifull Co及其智庫在2018年進行的調查,指出在日本的單身家戶多達75%極少或是未曾與他們的鄰居溝通,相較於兩人或多人家戶是54.1%,顯示出了極為普遍的孤立情形。

調查報告指出,一部分可能是因為在日本,方便到公司工作與對隱私的重視,決定了這些單身家戶住的地方(尤其是在都市),即使要搬到一個他們不認識任何的環境也是有可能。

智庫負責人島原萬丈(Manjo Shimahara)表示:「在疫情發生之前,在都市生活的單人家戶典型的一天可能是這樣:從白天工作到晚上,下班後和朋友吃飯或是小酌,接著通勤回家。」島原萬丈表示,這群人採買日常用品的地方可能是住家附近的超商,在這裡他們也幾乎不跟其他人說話。

島原萬丈說,「對他們而言,家僅僅是他們下班後能夠睡覺的一個地方。」

但疫情的大流行改變了上述的狀況,遠距工作大幅減少了獨居者與工作同事們的互動,強迫他們將時間花在他們幾乎沒有情感依附的鄰居身上。島原萬丈表示,生活型態發生了如此劇烈的變化,加劇了他們感到孤寂的風險。

「我認為武漢肺炎疫情的大流行,迫使獨居者意識到了一個事實,那就是他們並不認識住處附近的任何鄰居,或者連他們住的地方附近有哪些酒吧也叫不出來。」

**關鍵評論網關心您,世界上還有很多美好的事情。或許你已經做到一次,明天也可以再辦到一次。**
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張老師專線:1980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羅元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