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媳衝突背後,是漢人父系家庭中女性被決定的命運

婆媳衝突背後,是漢人父系家庭中女性被決定的命運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直到生下第一個男孩之前,女性有如住在夫家的陌生人,缺乏人際支持又面對眾多要求,與相親成婚的丈夫之間也未必有感情。人類學家Margery Wolf認為,這段時間的壓力與孤獨感可能導致女性自殺,藉此逃離痛苦的生活,同時也是透過公眾壓力來控訴夫家的壓迫。

文:林紘晟

除夕圍爐,你們家的年夜飯是誰煮呢?有時候家務的分工,或是新年的聚會,會引起婆媳衝突。日治時期1905-1935年,台灣女性自殺率遠高於男性,為全世界的異例,Margery Wolf(盧蕙馨)從漢人田野材料中推測,可能是漢人「嫁入」夫家後,成為夫家人、死也夫家人的結果。

年節當前一片喜氣洋洋,但家庭衝突也無可避免。你有沒有聽過這個版本:嚴苛的婆婆處處刁難媳婦,從菜色到碗盤都不放過?或者,某家的媳婦都好吃懶做不肯幫忙,搞得整個家族烏煙瘴氣?

婆媳吵架,小則起口角,如果嚴重起來,甚至可能鬧人命。事實上,在日治時期,台灣女性的自殺率遠遠高於世界水平,有學者就認為是婆媳衝突所導致。

為什麼台灣女性在日治時期的自殺率飆高?又要如何理解父權家庭結構下面的婆媳衝突?過年剛結束,辣台妹就來聊聊這個千萬家庭的難解困局。

媳婦:陌生夫家中的孤單處境

在世界各地的統計資料中,男性自殺率高於女性幾乎是不爭的事實,普遍也會用男子氣概等概念來解釋。

然而在日治時期1905-1935年的統計資料中,台灣女性的自殺率遠遠高於世界其他地區,1905年的女性整體自殺率高達每十萬人19.3人,甚至遠超同一年的男性的13.5人。為什麼會這樣?

Margery Wolf是研究台灣家庭非常重要的人類學者,從1950年代開始在台灣進行長年田野工作。她從日治時期的統計資料中指出這個趨勢,並且從戰後的田野中觀察這些漢人家庭,企圖提出女性自殺的解釋。

1905年到1915年,20到24的年輕女性自殺率,每十萬人有高達50人左右,為所有年紀階層中最高者。

在漢人的祭祀文化中,女性一出生就是原生家庭的「外來者」,必須嫁入夫家才能受人祭拜。但是女性剛嫁入夫家時,不僅離開可以支持自己的家庭與村落,嫁入全然陌生的夫家,還要面對婆婆與妯娌的壓力。

直到生下第一個男孩,女性正式為夫家貢獻子嗣,母子之間的情感連結也讓女性逐漸握有話語權。

因此,直到生下第一個男孩之前,女性有如住在夫家的陌生人,缺乏人際支持又面對眾多要求,與相親成婚的丈夫之間也未必有感情。Wolf認為,這段時間的壓力與孤獨感可能導致女性自殺,藉此逃離痛苦的生活,同時也是透過公眾壓力來控訴夫家的壓迫。

日治時期現代化讓婆婆受到威脅?

上面的推論可以說明,為什麼年輕女性的自殺率非常高。

但日治時期的女性自殺率還有另一個現象:老年女性的自殺率不斷飆高,從1905年每十萬人12.3,1935年已經到達23.3。

Wolf認為,老年女性自殺的背後,是日治時期吹起的自由戀愛風潮,以及基礎教育普及與經濟發展的結果。為什麼會這樣?

俗話說「媳婦熬成婆」,當媳婦生下男孩,隨著時光一年年過去,自己的兒子成為一家之主,婆婆也隨著年歲搬家或過世,媳婦在家中的地位逐漸提升,直到兒子成婚便成為了婆婆,可以安享晚年,在眾人簇擁下度過餘生。

然而,日治時期的成婚慣習開始改變。相親或指腹為婚這些父母安排的婚事被視為過時的陋習,年輕的男女性在自由戀愛與舊慣習之間掙扎。自由戀愛增加夫妻之間的橫向連結。自由戀愛之下成婚的夫妻,兒子更有可能在婆媳衝突之中支持自己的太太。

此外,日治時期開始擴張義務教育,女性受教育機會增加,女性也有機會取得自己的收入,這些都讓年輕女性在婆媳衝突中更有本錢,不需要僅僅忍氣吞聲。

媳婦的地位提升,在家庭衝突中的勝出,讓婆婆似乎又成為那個剛嫁入夫家,無所依靠的女性。Wolf 認為日治時期年輕與年老女性的高自殺率,背後就是婆媳之間的家庭衝突,以及女性在夫家的孤獨處境。

婆媳衝突背後,是父系家庭中女性被決定的命運

Margery Wolf的解釋當然有其限制,畢竟是奠基於戰後的田野觀察解釋日治時期的自殺數據,該數據也沒有提供自殺女性的婚姻狀況等等。然而,她的研究至少提供重要的啟發,日治時期農村家庭的課題,仍然困擾著100年後網路時代的我們。

婆媳之間的衝突,時常被描寫成個人性格或道德的瑕疵:婆婆過於挑剔苛求,處處不讓媳婦好過,或者媳婦太過自私懶惰,不願意承擔該有的責任。

Wolf的解釋提供一個重要線索:婆媳衝突的背後,其實是漢人家庭的父系結構所導致,因為女性必須依附於男性——婆婆必須依附兒子,媳婦必須依附老公,才能有一個家。女性的生活福祉都仰賴於夫家,死後也身為夫家成員受到祭拜。

婆媳衝突的背後,隱藏了父系家庭中女性被決定的命運,以及對於孤單的深刻恐懼。

值得一提的是,台灣近年的統計資料都顯示,近代男性的自殺率已經高於女性,自殺率隨著年齡增加,因此年輕女性的高自殺率已經緩和。同時,本文雖然聚焦於女性,但不論男性或女性,「家庭」都是穩居自殺原因的前幾名,男性在家庭中也有自己的難言之處。

婆媳衝突的背後,揭露漢人家庭穩固的父系結構。然而近年不論過年、掃墓等活動,都有越來越多女性回到娘家團聚,既有的規則已經不具有完全宰制的力量,在一年年之中,每個家庭正在協商出全新的家庭文化。

延伸閱讀

參考文獻

  • Margery Wolf (1975) Women and Suicide in China. In Women in Chinese Society, ed. by Margery Wolf and Roxane Witke, Stanford: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 黃明旭、劉俐慧(2011)台灣地區自殺死亡變動趨勢分析與政策建議。社會發展季刊134期,P.548-566。

本文經辣台妹聊性別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