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樂園牠的地獄...海洋世界30年來「耗損」60多隻鯨豚

你的樂園牠的地獄...海洋世界30年來「耗損」60多隻鯨豚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主任陳玉敏說,花蓮海洋公園和野柳海洋世界一場表演20分鐘,但解說構造生態僅不到一分半,教育意義不顯著。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黑潮海洋文化基金會今天召開公佈《台灣海洋哺乳動物圈養表演調查報告》,揭發遠雄、野柳海洋世界用飲食控制等不人道方法強迫動物表演,不少動物已出現重複性撕咬前肢、摩擦牆壁等自虐行為。除了呼籲民眾拒看外,也要求農委會和教育部能盡快修改法令,立法禁止野生動物表演。

聯合報導,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執行長朱增宏表示,台灣有陸生動物表演的台南頑皮世界,昨天結束最後一場表演後,現在台灣僅剩下野柳海洋世界、花蓮海洋公園,有海洋性哺乳類動物表演,只要教育部要求這兩個機構不能有動物表演,否則將不被列為社會教育機構,問題就解決了。

朱增宏說,讓孩童學習生命教育的方式有很多種,這些讓海洋動物頂球、跳水、玩親親的荒謬表演,真的對學童教育沒有幫助。野外有許多生態可以觀察,且父母和子女互動重點,應該在陪伴過程,不是要看表演才能獲得生態知識;透過網路、影片、圖片、書本都足以了解生態,不見得要把實體擺在眼前才叫做學習。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主任陳玉敏說,花蓮海洋公園和野柳海洋世界,一場表演長達20分鐘,但解說構造生態僅不到一分半,教育意義不顯著。

上下游報導,為了吸引遊客,海洋公園長期推出違反動物自然行為的娛樂表演,除了水中舞蹈、飛躍呼拉圈、親吻、舉尾鰭等橋段,更有以擬人化的情節,要求海獅喝伏特加,來表達心情不好的狀態,這樣近似小丑的表演,除了有虐待動物之虞,更混淆了觀眾對動物的認知。

以一般海豚表演最常見的尾鰭擊水為例,黑潮海洋文化基金會執行長張卉君指出,自然環境裡野生海豚群體會尾鰭擊水,多半是為了表達「警示」的意味,就相當於狗的咆哮。

但被抓來海洋公園後,因為長期做出這類非自然動作,不少海豚和海獅已出現尾鰭磨牆、頭撞水池、撕咬前肢等「刻板行為」,這都表示被圈養的動物已出現精神不良的狀況。

而海洋公園又是如何訓練海豚、海獅做出非自然的表演動作呢?陳玉敏說,這稱作減敏訓練,訓練師會透過視覺或聽覺的指令,正向或負向地去引導動物做出特殊動作,再搭配餵食的時間與次數,以其對食物的需求進行控制。

她進一步強調,海洋公園這樣的訓練方式,根本是在奴隸血汗動物勞工,以2014年野柳海洋世界園方公告的表演時間統計,海獅、海豚每週表演分別為23場,一年總表演場次高達1196場,自其30多年前開幕以來,已陸續「耗損」了60多隻鯨豚,而花蓮遠雄海洋公園更推出與「海獅拍照」活動,要求海獅每半小時或80分鐘「接待客人」,海獅每親完一組,就要先跳下站立的石頭或躲到訓練師身後,等下一組客人就座,如此重複跳上、跳下、親吻、進入水池等動作。

蘋果報導,立委林淑芬表示,花蓮遠雄海洋公園透過水族館交易或從野外捕捉海豚、海獅等野生動物,這些動物每周要表演14場,若自2002年開幕以來,以表演9464場。此外,動物被圈養在狹窄環境飼養,每天須忍受高分貝噪音干擾,對於這些原生存於海洋的動物而言,是種折磨。

林淑芬指,這些表演場是多數學校的戶外教學場所,但卻做了反教育的示範,是在告訴小朋友獲利是核心目標,支配及主宰是理所當然的,生命不足惜。生命教育難道就須看鯨豚表演嗎?這根本是以營利為目的。

動物長期非自然表演 出現自虐行為 動保團體籲立法禁止(上下游)
讓動物表演 「對生命教育沒幫助」(聯合)
拒看血汗鯨豚表演 立委:反教育示範(蘋果)

如果您認同TNL的選文標準,歡迎在這裡推薦您認為「應該」要報導的新聞給我們。

Photo Credit: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