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藥迷思:毒性和曝露量決定了風險,「最大殘留安全容許量」才是關鍵

農藥迷思:毒性和曝露量決定了風險,「最大殘留安全容許量」才是關鍵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談到蔬果等農作物,消費者一聽到農藥臉色就大變,但農藥是必要之惡,也可能是必要之善,許多狀況下施農業用藥是必要的。而要怎麼判斷對人體是否有害,最重要是農藥的殘留量。

採訪、撰文:勵心如

談到農業用藥,消費者就感到害怕,但其實適當、合理的用藥對人體不會產生負面影響,甚至有助於作物生長,關鍵在於不同藥物有不同的使用方式,以及物質的毒性和人體接收到的「殘留量」。

台灣農業化學會主辦的「食農教育推廣與分享」講座,2020年10月31日在台灣大學舉辦,包括台灣農業化學會理事長蘇南維、中華民國營養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理事長金惠民等人皆出席。

該場論壇以探討「農藥」為主題,從營養師、食品技師、農華領域專業學者跨領域討論,來破解一般大眾對農藥的迷思。

農委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前局長馮海東說,農藥是農業生產上很重要工具,使用必要性持續存在,大家對於農藥的負面概念來自於農藥是化學合成的,所以雖然使用農藥是必要之惡,但嚴加管理也很重要。

害蟲防治用藥得當,農作物產量未必減產

馮海東舉例,過去台灣沒有秋行軍蟲,近年才開始跑到台灣、中國、日本、韓國,「面對新害蟲,第一個最簡單就是殺蟲劑。」2019年金門做害蟲的防治,整體農作物產量沒有減產還增產5%,換句話說,只要防治得當,產量不會影響,在勤於照顧下,產量還會更高。

台北市營養公會理事陳盈蓉說,合理使用農藥的目的,包括防治植物病蟲害、確保農作產量穩定與外觀、降低生產成本與提高單位產量。她舉例,從很多醫學中心的蔬菜採購規格來看,通常會要求無病蟲害,和株長長度,可以看出從採購角度來看,合理使用農藥是有必要的,不然怎麼保持沒有病蟲害。

安全採收期之後,基本上農藥殘留量已在安全範圍

陳盈蓉說,每種農藥都有適合的濃度,以及農藥殘留的檢驗規範,另外「安全採收期」意思是噴灑農藥之後,隨時間拉長,農藥會慢慢衰減,過了安全採收期之後理論上對於人體沒有危害,一般實務上會將安全採收期設定提前幾天,每個農藥都會有對應的安全採收期,所以遵照安全採收期來採收農產,農藥殘留量是沒有問題的,「只要大家確實遵守規範,就跟添加物一樣是不需要太擔心的。」

台灣大學毒理學研究所教授姜至剛說,食物有天然性和複雜性,其中咖啡就是屬於已鑑定「非營養」化學物質含量比較高的飲品。他舉例,水喝太多會中毒,砒霜現在也開始入藥了,這也就是說風險來自於「物質的毒性」乘以「暴露量」。「量」非常重要,「所以談到農藥是必要之惡,也是必要之善,最重要是如何決定多少劑量對人體有毒。」

毒性和曝露量決定了風險,最大殘留安全容許量才是關鍵

如何訂定食品檢驗標準?姜至剛說,要根據每人每日可接受攝取量、田間農藥與動物用藥實際殘留量、食物攝取量來調查,來訂定出「最大殘留安全容許量(MRL)」。

萊克多巴胺(乙型受體素中的一種)前陣子受到熱烈討論,姜至剛說,以世界衛生組織食品添加物專業委員會對於萊克多巴胺的建議最大殘留限制量來說,牛肉每天要吃六公斤才會超標、豬肉也要吃六公斤、豬肝要吃1.5公斤、豬腎要吃1.5公斤,其餘可食用部分也要每天吃六公斤才超標,且超標還不等於中毒,這也可看出除了毒性之外,「暴露量」很重要。

具高度生物累積性的藥劑,絕大多數都被管制使用

台大農業化學系教授顏瑞泓說,在環境中流佈的農藥,有可能繞了一圈又回到人體,牽涉到農藥在環境中累積的因子,有生物累積、放大等效果,這是農藥使用在環境中藉由食物鏈又回到人的身上,累積的放大倍數很驚人。所以具有這樣效應的藥劑,經由食物鏈再回到人體身上的害處就很高。

顏瑞泓說,但這些具有高度生物累積性的藥劑,如DDT等,很多都已經被管制、禁止使用了,如今還持續在使用的藥劑,通常生物累積性已經是低的了。而農藥除了毒性、對環境影響,對非目標族群生物的影響也應該被重視。

曾是營養師、後來自己創業的「好食課」創辦人暨執行長林世航說,做食品教育,很多人未必真的想知道機制,所以要傳達資訊,必須透過不同媒介接觸不同的族群。

如今消費者的食安意識越來越提升,但資訊混雜、資訊來源多元,如何掌握正確的飲食、食安相關訊息,不因為不實訊息而恐慌,已是關鍵。

延伸閱讀

本文經食力(foodNEXT)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年薪破百萬在台北買不起房?調整資產配置,買房不難!

年薪破百萬在台北買不起房?調整資產配置,買房不難!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想在買房時擁有好的貸款條件,一定要趁有穩定好工作的時候申貸較佳。面對通膨升息時代的來臨,大家務必聰明善用資產配置成為人生最佳助力,而不是讓買房成為拖垮自己財務的稻草。

本文作者: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

買房是很多人畢生夢想,許多上班族開始投資的動機,也是希望透過能扣除每月支出後、盡可能放大剩餘的存款,更快買到人生第一間房。但是看著房價不斷飛漲,媒體不斷報導百萬年薪工程師、醫師都無法在台北置產,讓很多人感到恐慌、甚至放棄買房念頭。

32歲的飛輪教練阿謙很努力賺錢,汲汲營營忙於工作,希望能買一兩千萬的房子,好安身立命。為了達成目標他相當努力培養技能,除了具有飛輪跟肌力教練資格外,平時也提供學員筋膜按摩服務。

因為服務口碑很好,目前團體加個人每月穩定都有100小時課程,即使前段時間疫情不穩定也只有少掉一成教練收入,月收入約為6至10萬。

對於未來目標,阿謙除了希望可以透過被動收入增加、改變目前靠時間及體力換取金錢的現況,也希望能夠買入兩間2000萬的房子,一間自住、一間出租賺取被動收入。

既有資產配置上,由於懷抱著買房夢,因此阿謙保留110萬活存現金,另外有一張台幣56萬的美元保單,投入美股58萬有不錯獲利。

買房對平均月收入8萬的阿謙來說是否為不可能任務?我認為,阿謙應該先拋掉想法便是:別為了賺頭期款而投資。

五月第一篇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建議阿謙讓投資為自己置產。

給阿謙的投資建議一:別為買房投資,要讓投資為你置產。

遇到像阿謙這樣懷抱著買房夢的學員,我都會先要他們反覆問自己:為什麼要買房?

如果從資產及投資角度來看,房子算是防守型資產,如果將房屋價值放進整個資產配置後,花在買房的錢就不能超過總資產50%,否則就會讓自己變成房奴,更會因為多數資產都卡在房子,而因為房價變化影響心態。

假設買房能為自己帶來安全感,那這想法相當好、也值得去達成這個人生目標,這時就可以思考如何利用投資來幫自己買房。

以阿謙希望買到2000萬的房這個目標來看,房價2000萬首購需支出頭期款為400萬,這時除了要因為固定支出增加房貸這一項,因此要提高保障型資產外,也要確保進攻型投資組合有400萬,並透過選擇權等投資方式妥善配置讓自己能利用每年10-20%投資報酬來支付房貸本金及利息。

給阿謙的投資建議二:想買房保障人生,別抱持保障心態投資

在與阿謙諮詢對談過程中,我也看到許多保守型投資人最容易落入的「陷阱」:認為是保障,其實處於風險中。

將錢投入投資市場,因為跌價造成損失,這是一種可視但未知的風險。但是如果將錢都投入到定存、活存現金中,每年因為通貨膨脹造成損失,加上失去將錢轉進保守型甚至進攻型投資組合中能產生的獲利,這是屬於容易忽略但已知的風險。

保障型資產是為了當有突發風險產生時,讓我們不用擔心生計並可渡過半年時間進行避險。就阿謙每月支出約5萬來說,保留30萬是足夠的。特別是在進攻型投資組合都握有許多高價值公司並有不錯獲利時,應該將額外80萬緊急帳戶資金及活存轉進進攻型投資組合,才能更快達成買房目標。

而究竟是否該買第二間房出租賺取被動收入,我也請阿謙好好想想:買第二間房的目的是什麼?

如果買房是為了投資,那麼比起將一大筆錢投入保守型資產,以阿謙還年輕並且收入相對穩定情況下,該如何積極進攻讓自己退休時可以擁有千萬甚至億萬資產,才是最適當思考方式。

這些建議也適合你:購買投資型保單前先停看聽

在阿謙現有投資組合當中,我也看到在許多學員資產配置中都會出現的「投資型保單」。這類同時具備投資及保險功能的保單屬於保守型資產,因此建議在購買時要注意投入金額加上其他保守型投資不要超過總資產20%外,更要先釐清以下關鍵。

首先便是保單報酬形式為何?是在一定年限後固定會發放股息給保戶,還是保險公司會每年將這些錢投入特定投資標的做為報酬?這些資產增長能否看得見,甚至是否穩定,必須先了解。

其次則是這些保單綁約年限,這會影響可動用資金及運用彈性。當然,既然是保險更要確認又是綁定哪方面保險,在自己真正需要時是否能夠降低醫療或意外造成風險。懂得從資產角度思考保單,可以讓你在投資道路上少走相當多冤枉路。

附帶一提,想在買房時擁有好的貸款條件,一定要趁有穩定好工作的時候申貸較佳。面對通膨升息時代的來臨,大家務必聰明善用資產配置成為人生最佳助力,而不是讓買房成為拖垮自己財務的稻草。

image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