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妹書籍的盲點:為何大男人主義與「追逃模式」,不能讓你擁有美好愛情?

把妹書籍的盲點:為何大男人主義與「追逃模式」,不能讓你擁有美好愛情?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自從開始談戀愛,不斷經歷挫折後,我對於把妹書的一些理念開始產生懷疑,因此決定來談談把妹策略的幾大盲點。

對於戀愛有著強烈渴望的我,從高中開始就不斷地閱讀「把妹」相關的書籍,對於把妹、脫單的書,大抵上了解他們在傳達什麼樣的理念。

然而,自從開始談戀愛,不斷經歷挫折之後,其實我對於把妹書的一些理念開始產生懷疑,因此決定撰寫這篇文章,來談談把妹書籍的盲點。

把自己變得很強大,女生就會靠近你?

市面上大多的把妹書籍,都不斷地強調一個重點:「女生喜歡強者、討厭弱者」,之所以會有這樣的觀念,他們認為是從演化而來的──因為女生一次只能為一個男性懷胎,為了確保在懷孕期間,自己仍然能夠受到保護,所以勢必得找強者來保護自己。

然而,這種觀念本身存在邏輯上的盲點。試想,若女性是個弱者,必須依靠強者保護才能順利產下後代,那麼他們尋找的對象,更應該是一個可以信賴的對象,而不是一個強者。因為強者既然有能力保護一個女性,他同時也就有能力保護其他女性。而女性在懷胎期間,若是特別需要男性照顧,那麼,找尋一個強者其實是很危險的。因為這位強者可以隨時拋棄自己,和其他人發生關係,採取大量播種的方式,讓自己的基因在許多女生身上傳遞下去。對女生而言,若是選擇強者,豈不是太沒有保障了嗎?因此,這類思考方式其實存在上述盲點。

談完根本的盲點後,接著再來談所謂的把妹策略。

基於前面「女性喜歡強者」的理論,把妹書總要男性不能示弱、要表現得很Man、很理性、很有目標、很清楚自己要什麼;而女性則是扮演著順從、跟隨、討好的角色,唯有透過如此,女生才會離不開你。而當女性干涉到你的生活目標時,你要做的其實是直接離開,畢竟強者是不怕找不到伴的,那是弱者才需要擔心的事情。

這些把妹書籍所傳遞的大男人主義,其實引起不少人的反感,但崇尚這種觀念的人大多認為這是其他人忌妒他們所致。雖然世界上確實存在著喜歡大男人主義的小女生,也有一些男性喜歡扮演大男人的角色,他們若能在一起,也沒有什麼不對。然而,並不是每個女性都喜歡大男人主義的男生,也不是每個男性都能「偽裝」成一個大男人,要強迫自己表現得不像自己,這樣的感情真的會讓人快樂嗎?我不覺得。

安全依附的互動方式:愛情維持長久的真諦

自從接觸到依附理論之後,我發現,那些把妹書籍要讓女性留在身邊的方式,其實就是所謂「焦逃配」的「追逃模式」。那些書籍期望男性扮演起一個逃避依附的角色,盡量不要讓女生知道自己在想什麼、不能對女生示弱,要表現得堅強、在情感上要表現得疏離,好讓女生離不開自己、交往前千萬不能讓對方知道自己喜歡對方,而是要透過忽冷忽熱的方式,讓對方慢慢對自己上癮。

其實這些手段,正是逃避依附在感情裡自然展現出來的樣子,因為他們害怕與人太過親近會使自己受傷,所以才會表現出冷漠的樣子。而對焦慮型依附的人來說,正因為對方忽冷忽熱、難以靠近,因而被對方那些少數對自己好、對自己愛慕的話語給吸引住了。就像制約實驗裡的老鼠,比起每次按按鈕都有糖水可以喝,時有時無更能加快老鼠學會按按鈕的速度。這樣的感情,我會把它稱之為「成癮式的感情」,我們和對方在一起,並不是因為彼此可以互相成長,而是因為我們的大腦,被對方的忽冷忽熱給制約住了,因而難以離開對方。

然而,一段關係要長久,最好的模式其實是「安全依附」的模式,這是數十年來相關研究不斷支持的結果。所謂安全依附的模式指的是:雙方在感情中都能獲得充足的安全感,因而能夠很安心地在感情裡面走下去。

什麼樣的感情能夠讓彼此獲得充分的安全感呢?那勢必得在互動中,每一個事件發生時,雙方能夠不斷採取安全依附式的回應方式來陪伴對方。要形成安全依附式的回應方式,就必須要在對方感受到威脅時,滿足對方的「安全感三要素」:覺察到對方感受到不安全感並適時陪伴對方、能夠敏感地辨識出對方感到不安全感的事件與源頭、能夠適切地給予對方支持與回應。

透過這樣的互動模式,比起扮演一個逃避依附型的大男人,更能深耕雙方的感情。畢竟成癮所帶來的痛苦,其實往往和愛戀的感覺是不相上下的,如果你採取的是傳統把妹書當中的逃避依附策略在經營感情的話,對方遲早會有忍受不了而爆炸的一天。再者,如果你和我一樣,本身就是一個焦慮依附者,又要如何假裝自己不在乎、不重視對方,保持著逃避依附的形象,藉此吸引對方留在你身邊呢?我想這個過程本身會是很痛苦。

最後,也是我最想強調的一點是:如果你也認同,一段感情應該是要讓彼此互相成長的話,那麼,唯有透過「製造安全依附相處模式」的一段愛情,才能讓你有精力去提升自己在生涯上其他地方的發展。若你的感情整天充滿著爭執與不安,光是維繫感情就得花上不少精力的話,又要如何把心思放在其他地方呢?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