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色小鴨沒有著作權?負責任的「鍵盤評論家」要更多說理

黃色小鴨沒有著作權?負責任的「鍵盤評論家」要更多說理
Photo Credit:DaineseWeiCC BY 2.0
Photo Credit:DaineseWeiCC BY 2.0

Photo Credit:DaineseWeiCC BY 2.0

這年頭,每當發生較受矚目的事件時,就可發現一堆「鍵盤評論家」的言論充斥於網路上。反正只要打打字,按下發送,再簡單不過的事情。

當然,人人都有表達意見的自由,筆者絕不反對鍵盤評論,畢竟這篇文章也算是鍵盤評論。但如果評論是基於扭曲事實甚或外行裝內行所作出,說實在只是令人貽笑大方罷了。

扭曲事實類的常見於批評所謂的「恐龍判決」,評論者看過完整判決書的應該是屈指可數,多數是斷章取義展開「稻草人謬誤」的攻擊,更可笑的是這些評論者往往連民、刑事訴訟程序差別,這類在法學領域相當於小一、小二程度的知識都不具備便大放厥詞。

(延伸閱讀:食品安全 沒收不法利益才有效 不要再無腦亂批評法院

而不懂裝懂的更是一堆,這些人喜歡在評論裡面引經據典,最常見的是引用些似是而非的經濟學理論,完全不知所云。

最近幾天,裝置藝術「黃色小鴨」作者霍夫曼和范可欽的隔空叫陣事件,不出意料地也引來了一堆鍵盤評論。有從禮儀的角度出發,有從商業操作手法來分析,也有哀悼台灣在全球市場所占地位的。這些評論的內容或許見仁見智,但至少沒有犯下前述的錯誤。

不過,有部分法律人在事實沒有完全釐清的情況下,就遽然作出范可欽沒有違約、沒有侵權的結論,不知是否是因為習慣以辯護人自居所導致。

法律人都知道契約自由是私法自治的重要原則,除少數例外,在平等的私法關係中,個人間的取得權利、負擔義務,純由個人間的自由意思去協商、決定。雖范可欽聲稱主辦單位與霍夫曼的合約沒有禁止A、B、C,但請問這些評論者有看過合約嗎?確定沒有這類條款或其他概括條款嗎?還是認定沒有違約是在幫范可欽的人格背書?

另外,從小鴨是小時候在浴缸裡玩過的玩具來評斷霍夫曼的黃色小鴨就沒有著作權,此論述相當地粗糙。請問這些評論者確定小時的玩具小鴨和霍夫曼的小鴨長得一模一樣?有原創性的作品就有可能是受著作權法保護的著作,而所謂原創性通常是指足以表現出作者之個性和獨特性,就黃色小鴨為何缺乏原創性,此些評論者可能需要更完整的說理。

至於說霍夫曼的黃色小鴨和自然界的小鴨長得很像所以沒有著作權的說法更是令人匪夷所思。那請問加菲貓有沒著作權,101忠狗有沒著作權?既然加菲貓長得很像常見的橘黃貓,101忠狗更是像大麥町,說沒有著作權的,麻煩快去大量複製來販賣。

其實,認定一樣作品有著作權的標準是寬鬆的,不然一張具有巧思的水果靜物攝影不會被認為有著作權,Burberry的格紋設計也不會被認為有著作權。所以除非提出黃色小鴨缺乏原創性的有力論述,或許要討論范可欽的小鴨沒有侵權,還是要拿兩隻小鴨來做比對,從著作權侵權的判斷標準:接觸、實質近似來討論才較有說服力。

再者,商標、專利這類要經過有權主管機關審查通過後才能取得的權利,目前看似並無討論必要。另外,有沒有違反公平交易法§20第1項第2款:「以相關事業或消費者所普遍認知之他人標章或其他表示他人營業、服務之表徵,為相同或類似之使用,致與他人營業或服務之設施或活動混淆者。」筆者沒看過展覽現場情形,也不適宜虛構情境說如果怎樣做即不算違反,作為一個負責任的鍵盤評論家,就不便多做論斷了。

就讓我們斷開過去的鎖鏈,抖擻地在未來當個快樂且負責任的「鍵盤評論家」吧!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