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權威電影雜誌〈電影筆記〉70年興衰史:不斷遇上生存危機,與思考實踐戰鬥

法國權威電影雜誌〈電影筆記〉70年興衰史:不斷遇上生存危機,與思考實踐戰鬥
Photo Credit: 《四百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電影筆記〉於網飛宰制將臨的時代,命運仍在飄泊,「電影民主化」的近七十年戰鬥,仍在微微火花中,試圖尋找共振生機。

文:Yo Chen

緣起

有幸參與【無影無蹤】與【巴黎台灣電影節】共同舉辦的線上對談,將講題〈不斷死而復生的法國影評〉,其中一個重要案例、研討議題,整理成文字,希冀傳達出法國影評文化以至電影生態的演化變遷,形塑法國數十年培育之「藝術電影競爭力」,如此「電影生存策略」被韓國影業深刻學習,三十年成果豐碩,冀望在台拋磚引玉,引發更多思考討論。

〈電影筆記〉不斷的存在危機與戰鬥。

小影評人楚浮 vs. 片廠大導—「電影民主化」的民間戰鬥

二十出頭的新銳影評人—楚浮(Francois Truffaut),1953年於〈電影筆記〉發表震驚業界的〈法國電影的幾個傾向〉(Une certaine tendance du cinéma français),儘管已經由巴贊(André Bazin)盡量文辭委婉修飾,小影評人楚浮質疑當時呼風喚雨的片廠大導,認為由權威導演於封閉片廠,創造出風花雪月、精雕細琢的唯美經典名著,成為一種「法國品質」的「爸爸電影」,不斷以精美漂亮、不食人間煙火的看似完美作品,與戰後劇變世界產生結構鴻溝。楚浮的「控訴」、「政變企圖」,引發電影業界的強烈反彈、積極抵制,如將楚浮列入坎城影展不受歡迎名單。

〈電影筆記〉的年輕影評人,似以一種藝術直覺、文化理想和政治理念,將法國電影由權威大導的片廠制,轉向「羅賽里尼方法」之「街頭電影」,成為將臨「新浪潮」之在地街頭環境拍攝,轉至世界「電影民主化」之先聲。

巴贊英年早逝,新浪潮隨之風起雲湧

〈電影筆記〉創辦人巴贊,於四十歲之思想極盛時期,在1958年愕然去世。然而巴贊以其堅定又溫柔的哲思—「反人類中心主義」、「反美學主義之思想實踐」,不僅鼓舞了一整代的年輕人,更創造了風起雲湧的電影運動—在其死去的當天,正是其義子楚浮,首部電影《四百擊》的開拍日。楚浮將這部電影獻給巴贊,掀起了法國新浪潮運動,波動影響至世界之新電影。

a1351s1072451470199926
Photo Credit: 《四百擊》

希維特 vs. 侯麥—電影「政治化」 vs. 美學「去政治化」

巴贊死後,〈電影筆記〉主編轉至有文學教授資格的侯麥(Éric Rohmer)接手,著手一種電影同文學、繪畫,一種「美學化」(esthétisation)之工作,如於阿爾及利亞戰爭時期,侯麥把持一種藝術的超然立場,以一種「去政治」(a-politique),面對驚滔駭浪的現實世界。

如此面對劇變社會之中立美學,引發〈電影筆記〉極左派—希維特(Jacques Rivette)、高達(Jean-Luc Godard)、楚浮等之極度不滿與未來焦慮,終於1963年,於編輯會議上,推翻侯麥的主編職權,另推舉希維特為新任主編。

AP_090907038476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賈克希維特

這個「友情政變」(侯麥後來冰釋前嫌,於希維特13小時的《Out 1》,軋上一角),確認〈電影筆記〉六十年代的「藝術政治化」(politisation de l’art),希維特邀請如傅柯(Michel Foucault)、拉岡(Jacques Lacan)、巴特(Roland Barthes)… 等當時先進極端思想大師,撰稿、辯論,將電影主動帶至當代思潮漩渦之中。電影如此溫柔堅持的「政治介入」(engagement),讓希維特主編時期成為〈電影筆記〉繼巴贊後之「第二高峰」,更讓電影思考成為將臨68學運,一個主動力量。

毛派掌權,電影消失

七十年代,希維特、高達拍攝前衛政治電影,〈電影筆記〉落入毛派影評人之手,成為極端馬克思主義的政宣環節,電影成為次要的政治工具。〈電影筆記〉這個奇異時期與後68時代可說互相輝映,巴黎毛派工運份子滲透決策場域,引發社會波動,並讓〈電影筆記〉銷量直線下滑,發行量多數來自北美大專學院之自動訂閱。

回歸電影,發掘台灣新電影

經過多年巴黎毛派掌權,〈電影筆記〉到八十年代決定回歸電影,以當代世界電影創作為關注核心。此時一位新銳影評人,也就是後來的導演阿薩亞斯(Olivier Assayas),計畫飛到香港,觀察當地的武俠片、香港新浪潮,卻不經意在本來只是路過的海洋小島,發現正在發生的台灣新電影,與侯孝賢、楊德昌、陳國富成為好友。

回到巴黎,阿薩亞斯將來自小島的消息,經由〈電影筆記〉介紹到法國。〈電影筆記〉於是與台灣新電影,隔著歐亞大陸,相互關照演變,成為新浪潮波動世界電影,一個共振共享。

shutterstock_422364682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阿薩亞斯

〈世界報〉收購,傅東掌權

時至千禧年代,於新自由資本主義勝利之下,關注小眾藝術電影的〈電影筆記〉,遭受到存活邊緣的財政危機,最後在可能永遠結束之關鍵時刻,法國〈世界報〉決定收購,並指定其當家首席影評人,傅東(Jean-Michel Frodon),為新任主編。

傅東上任一方面專注於法國電影生態於新資本主義宰制下的「文化生存策略」,另一方面持續研討由新浪潮波動出世界新電影迴響之發展,如其於法國以至歐洲電影學界的關鍵著作—《侯孝賢電影》、《楊德昌電影》,發現一種當代電影連結〈電影筆記〉創辦人巴贊「反人類中心主義」、「反美學主義」之精神幽靈,發掘「台灣電影如何可能分享〈電影筆記〉理念」。

再被收購,編輯群總辭

〈電影筆記〉於二十一世紀之歷史,可說是不斷在財務危機中,被收購,主編被迫換人,如傅東之離開。最新一次風風雨雨的危機,在於2020年,新媒體集團決定收購,立下新的「更為友善、更吸引人」之編輯方針,引爆原編輯群為維持其電影獨立思考,全體總辭。〈電影筆記〉於網飛宰制將臨的時代,命運仍在飄泊,「電影民主化」的近七十年戰鬥,仍在微微火花中,試圖尋找共振生機。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