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預警解散的傻瓜龐克,有什麼魅力讓全球樂迷同聲惋惜?

無預警解散的傻瓜龐克,有什麼魅力讓全球樂迷同聲惋惜?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傻瓜龐克於日前無預警的解散引起樂迷們的軒然大波,姑且不管原因為何,但傻瓜龐克的創作,都啟發後來崛起的電音團體及新一代的創作者。

2021年2月22日,各大影音平台上,無預警的出現由法國巴黎二人組傻瓜龐克(Daft Punk)上傳的一支名為《Epilogue》短片,畫面裡兩名團員走到沙漠中,其中一名希望另一位夥伴將他背後裝置引爆自身的軀體,並以「1993-2021」的字樣,正式宣告該團體解散。

短片結尾則伴隨著他們最後一張專輯《Random Access Memories》中的一首歌曲〈Touch〉的中段副歌「Hold on, If love is the answer. You’re home.」直到結束,整支八分鐘的短片則是摘自他們在2006年發行的《Electroma》紀錄片影像。

但當被詢問到分手的原因時,他們的公關人員沒有給出分手的原因。但消息傳出後不到幾小時,在網路上炸開,引起全世界各地樂迷的錯愕與惋惜之情。

回顧傻瓜龐克的28年的成軍歷史,兩位巴黎青年Thomas Bangalter和Guy-Manuel de Homem-Christo於1993年成立傻瓜龐克樂團之際,正好趕上當時九零年代初期,由美國芝加哥、底特律開始,隨後很快就傳至英、德三地的浩室舞曲和科技舞曲,進而掀起第一波全球電子舞曲文化浪頭的鋭舞風潮,從而開始了所謂的法國電音文化浪潮(French Waves又稱French Touch),與其他DJ及音樂人共同定義了有別於英美主流的法國電音風格及場景。

在當時,除了傻瓜龐克外,幾個樂團包括Air、David Guetta、Justice、M83、Stardust、Cassius、Supermen Lovers、Modjo和Étienne de Crécy等團。

傻瓜龐克的首張專輯《Homework》於1997年發行,這張專輯一出版後,立即被視為電音舞曲的經典專輯,其中經典單曲包括〈Around the World〉、〈Da Funk〉等暢銷單曲均受到各地舞池裡眾舞客的歡迎。隨後在2001年發行的第二張專輯《Discovery》,這個雙人組便開始以機器人的裝扮公開露面而成為日後的著名商標。

裡頭的單曲〈One More Time〉、〈Harder, Better, Faster, Stronger〉以驚人的商業成績讓他們順利成為千禧年初最受歡迎的電音團體,尤其他們與日本東映動畫的松本零士合作製作的動漫科幻電影《星際5555:異星夢系統秘傳》(Interstella 5555: The 5tory of the 5ecret 5tar 5ystem)不僅是這張專輯的主要視覺,而且片中許多部分畫面同時也分別用作幾首單曲如〈One More Time〉的影像。

可想見,此舉不僅迅速攻佔歐洲各國年輕世代的心房,同時也一舉拿下亞洲地區,尤其是日本年輕世代的愛戴。

其實細究傻瓜龐克為何成功的原因,會發現他們與一般電音舞曲最大的差異在於,他們的作品是能將多種音樂類型的元素全部成功融合在一起的最佳示範。例如早期第一張專輯時,他們是率先能將Acid House、科技舞曲與流行音樂、獨立搖滾和嘻哈音樂完美融合的勁旅。

另一方面,他們改變了七零年代德國流行電子音樂隊伍Kraftwerk的機器擬人概念,並將之發揮到極致,並同時在音樂上使用音頻濾波器的濾聲效果、自動調諧人聲(Auto-Tune)及相位偏移等手法,創造出更趨近機器人金屬質地聲腔的未來感。這種手法在第二張專輯《Discovery》單曲〈Aerodynamic〉中巧妙的將搖滾、重金屬電吉他、迪斯可、Electro等元素結合又再次得到例證。

許多樂迷聆聽他們的音樂可能大多是在舞池裡跟著節奏擺動,但其實他們的音樂也適合靜態欣賞。傻瓜龐克在一次訪談中提到,當今許多浩室舞曲都只是拿七零、八零年代的迪斯可唱片當取樣源再搭配舞曲節拍混音而成,但他們覺得想將他們小時候喜歡過的所有音樂元素,無論是迪斯可、電子、重金屬、搖滾還是古典音樂全部放進作品裡。而這樣的想法使得他們的歌曲有了更豐富的層次變化及架構轉換。

許多外界媒體對於團員為何以機器人面具或將自己定義成機器人的態度,在某次雜誌的專訪中解釋了為什麼他們會戴著機器人面具的原因,是因為在製作《Discovery》這張專輯的歌曲取樣的時候,在1999年9月9日早上的9點9分,錄音室突然發生大爆炸意外,等到他們清醒過來時,他們已經變成了現今眾人看到的機器人模樣。

想當然,這版本的答案是瞎掰式的幽默惡搞。而是後來他們解釋,人們看到機器人頭盔裝扮會比看到真實面孔更令人興奮。

而事實上,在往後各地的樂迷反應,也確實如此。因為他們創造了現實生活中存在的虛構人物,模糊了虛構與現實之間的界線,讓他們除了音樂作品的呈現外,還多增添了一份想像及趣味。而對樂團來說,這一切就等同是科幻小說,如同過去的Kraftwerk舞台造型及大衛鮑伊的Ziggy Stardust人物角色。

151580884_288004732676892_43970734249255
Photo Credit: Daft Punk

傻瓜龐克歷年作品中,錄音專輯只發行了四張,其餘則是兩張現場專輯及一張《創:光速戰記》電影原聲帶。片中傻瓜龐克還以樂團之姿客串出現在片中為克魯演奏。整張原聲帶以亮眼而流暢的電子聲響及節奏貫穿整片,如同劇中刻畫著數位世界的建造及殞落,寓意著未來數位世界必將出現。

2015年樂團的最後一張專輯《Random Access Memories》發表,伴隨著的單曲〈Get Lucky〉以流暢的律動及節奏立刻成為各大舞廳裡經常播放的曲目,共同合作製作的幾位音樂人包括Nile Rodgers、Pharrell Williams均受惠不少,兩人均因這張專輯奪下兩座格葛萊美獎。

接著他們又和Kanye West 合作製作了他的《Yeezus》專輯。而傻瓜龐克自己則以這張專輯一舉摘下年度專輯、年度歌曲及年度最佳舞曲/電音專輯三項大獎。

shutterstock_190727495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可惜,在經歷了28年後,樂團也終究面臨了解散的命運。只是姑且不管原因為何,但這些年傻瓜龐克所創造的視覺形象,星際旅行的神秘感及舞曲派對音樂的引領風潮,都在在啟發了後來崛起的電音團體及新一代的創作者。一種難以取代,引發人們純真且憧憬未來的興奮感,以及傻瓜龐克遺留下的新經典。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