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紐約出現令人憂心新變種病毒株,可能更具傳染性也更棘手

研究:紐約出現令人憂心新變種病毒株,可能更具傳染性也更棘手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哥倫比亞大學研究人員表示,公開資料庫的分析顯示,最近在紐約市和周邊地區採集的樣本中,並沒有發現大量的南非和巴西變種病毒株。「我們反而發現了大量這種本土變種病毒株。」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的研究團隊表示,一種新的「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以下簡稱武漢肺炎)變種病毒已在紐約蔓延開來,並且可能更具傳染性。雖然研究尚未接受同儕審查,但已引起許多專家的擔憂。專家表示,突變後具有優勢的病毒株,經常在很短時間內就迅速崛起,需要好好關注後續發展。

(中央社)哥倫比亞大學醫學院研究人員今(25)日表示,一種武漢肺炎新變種病毒株正在紐約市迅速蔓延,且與南非發現的變種病毒株有部分類似處,更具傳染性且更棘手。

研究人員今天表示,去(2020)年11月在紐約採集的樣本中,首度發現這個名為B.1.526的新變種病毒株,到2月中旬已占紐約病例數約12%。

加州理工學院(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本週也在網路發表的研究中,描述此變種病毒株,但外部專家還未對這2項研究進行審查。

​​

哥倫比亞大學醫學院研究團隊,目前將研究初步結果發表於MedRxiv網站,這個學術發表網站是由冷泉港實驗室(CSHL)、醫學期刊出版商BMJ和耶魯大學於2019年建立。需注意的是網站上的研究結果尚未經過專家審查,因此不該被視為確定資訊,也不應被考慮應用於臨床。

​​

哥倫比亞大學研究人員表示,公開資料庫的分析顯示,最近在紐約市和周邊地區採集的樣本中,並沒有發現大量的南非和巴西變種病毒株。

哥倫比亞大學內外科學院傳染病學助理教授烏勒曼(Anne-Catrin Uhlemann)在聲明中表示:「我們反而發現了大量這種本土變種病毒株。」

哥倫比亞大學的研究發現,B.1.526與最初在南非發現的B.1.351,和最早在巴西發現的P.1,有一些令人擔憂的相同特徵。數項研究指出,這些新變種病毒株比早期版本的冠狀病毒,對部分現有疫苗的抗藥性更高。

研究人員表示,他們主要擔心的是這些病毒棘蛋白(spike protein)上的一個部位發生變異,該部位稱E484K。目前紐約這株變種、南非變種與巴西變種這3種變種病毒株,都存在E484K變異,據信E484K突變,會削弱人體對該病毒的免疫反應。

未命名
圖片來源:Acta Pharmacologica Sinica volume 41, pages1141–1149(2020)
武漢肺炎病毒(SARS-CoV-2)構造與棘蛋白(spike protein)作用機制。(a)武漢肺炎病毒外圍的棘蛋白構造,(b)能讓病毒與目標細胞的膜蛋白ACE2受器結合,藉此完成感染(圖片來源:《Nature》

《紐約時報》報導,部分專家對於突然出現的武漢肺炎病毒變種表達憂心。美國加州斯克里普斯研究所(Scripps Research Institute)的病毒學家Kristian Andersen表示:「若考慮到此次病毒的突變位置,再加上紐約區域春季的一波感染疫情,這絕對是需要好好關注的發展。」

美國賓州州立大學(Penn State University)演化微生物學學者Andrew Read說:「突變後具有優勢的病毒株,經常在很短時間內就迅速崛起,特別是在整體疫情稍稍冷卻的時候。」

至於目前的疫苗對於變種病毒,是否有機會具有保護效果,美國紐約洛克菲勒大學(Rockefeller University)免疫學家Michel Nussenzweig則表示:「對於已經感染過武漢肺炎病毒並且康復,或是曾接受過疫苗接種的族群來說,身體在面對這些變異病毒株,將有很高的機會能夠戰勝;不過當下他們可能還是會有些不適的症狀。」

Michel Nussenzweig補充:「雖說如此,這些人仍然可能將變異病毒株感染給其他人,並可能拖延群體免疫的完成時間。」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