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迴路追殺令》:大玩時間輪迴,讓人想起80年代「硬漢風格」動作電影

《迴路追殺令》:大玩時間輪迴,讓人想起80年代「硬漢風格」動作電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你喜歡法蘭克葛里洛、喜歡那些中彈以後用高粱止痛的硬漢、喜歡那些先殺再說的動作電影,那麼《迴路追殺令》是個久違的好選擇。

文:龍貓大王通信

如今要在好萊塢找一部歌頌男子氣概的電影,難如登天。「男子氣概」在好萊塢甚至已經是一種嘲諷用詞,但是,如果喬卡納漢還在影壇,那就代表,至少還有他會堅守硬漢的最後一方小天地。《迴路追殺令》就是這樣的電影,它會令你想起那些甚至遠在80年代的「男子漢」動作電影,有許多不合時宜、許多冷笑話、很多爆炸、最後硬漢還要展現他心中最軟的那一塊。

大玩時間輪迴,展露80硬漢風格的《迴路追殺令》

其實從《迴路追殺令》的劇情大綱,觀眾很快就能理解這是什麼樣的電影:一位硬漢法蘭克葛里洛,發現自己陷入了無窮迴圈的一天。他每天起床後,就成為各式各樣殺手不停追殺的目標,他不知道原因,但也很快地從每日的陣亡裡,體悟出活命的行動套路公式。而儘管他已經被迫看淡死亡的嚴重性,有天卻發現,等於無限擁有這一天的他,可以在死前做些有意義的事……也許可以挽救他疏遠已久的前妻與兒子。而當然,邪惡的上校梅爾吉勃遜跟他的想法相違,兩人勢必要一決生死。

如此高概念的電影,想必很快令觀眾聯想到許多玩弄時間迴圈的電影,重複每一天的部份就像《今天暫時停止》、《忌日快樂》、《啟動原始碼》、《棕櫚泉不思議》;主角陷入無限追殺的部份就像《忌日快樂》還有《極限遊戲》。

等等,《忌日快樂》好像出現了兩次,沒錯,你其實可以將《迴路追殺令》視為《忌日快樂3》,連最後的家庭價值議題都有點像──主角不斷被殺害的過程,其實在逼迫主角離開他原本不正常的生活,回歸他久違的另一種生活型態,也就是親情。

不過我們先不要談到親情,既然這部電影是由《美國隊長2:酷寒戰士》的「十字骨」(Crossbone)法蘭克葛里洛主演,你當然可以期待一些很硬派的動作場面。這部電影當然是限制級的──這才能滿足導演喬卡納漢真正的硬漢風格,所以你能看到葛里洛不停地被砍頭/砍別人頭,或以其他千奇百怪的方式中槍中劍與重傷。葛里洛在這無窮無盡的一天裡,飆車、雙槍飛撲掃射、學習武當劍術、還玩了《快打旋風2》,十足熱鬧。

wicked-cool-new-trailer-for-frank-gillos
Photo Credit: 《迴路追殺令》

要挑《迴路追殺令》的毛病非常簡單,首先它有許多技術細節充滿毛邊:你能看到有電玩玩家,拿著任天堂Gamecube搖桿,玩街機版《快打旋風2》(對電玩迷來說這是很詭異的一件事);或是所謂的中國劍術大師,執中國劍卻像在拿《神鬼戰士》裡的劍鬥士單手劍,還有許多劈砍動作──那是刀術而非中國劍術。但是話說回來,細節從來不是喬卡納漢會特別留心之處,而連這一點都很有80年代的大男人主義:解釋那麼多幹嘛!不過儘管《迴路追殺令》細節沒有處理好,但至少在這些片段裡,電影想要表達的情緒效果尚稱到位。

時至今日,還會想看一部在海報上就充滿爆炸的電影的觀眾,其實很有可能也是熱愛80年代動作電影的死忠阿諾迷或是史特龍迷。那麼,《迴路追殺令》可以稍稍紓解你們乾涸已久的渴望,因為它看起來真的很復古,除了法蘭克葛里洛全身上下每一塊骨頭與腹肌都很硬漢(與克里斯漢斯沃那樣小白臉充硬漢是截然不同),再者它明確直白,沒有什麼複雜劇情需要動腦。如果你好奇主角為何會陷在無窮迴圈裡,請放心,電影沒有什麼超燒(ㄊ一ㄢ)腦(ㄋㄥˊ)物理理論,總之主角就是可以這樣無限接關,重點是,他每次接關以後,殺人更快了點,這才重要。

而且不只爆炸與拳腳,《迴路追殺令》還有許多政治不正確的冷笑話──這也許是如今已經見慣大爆炸的觀眾,會真正懷念80年代的原因。因為在以前的動作商業電影裡,主角與觀眾會一起嘲笑屍體、拿壞人的死狀開玩笑、或是在開槍前先說一句俏皮話(像是「你被終結了!」)。而現在,這種不恰當的言語暴力,已經悄悄地從好萊塢電影裡撤退,導致那些所謂的現代動作英雄,一個比一個還要沉默,如果要聒噪一點,他就必須變成死侍才行。

所以《迴路追殺令》裡,也直接不留情地嘲諷了《即刻救援》與連恩尼遜(其實他是導演的老相好);直接嘲諷了美國隊長的傳世名言:「我可以XX一整天唷❤」甚至還透過現在的梅爾吉勃遜嘲諷了以前的梅爾吉勃遜……在這部電影裡擔任魔王角色的梅爾,變成了刻板印象裡的魔王,動不動就要長篇大論……讓主角在心裡狂黜臭:「他一定有寫講稿!每次都可以背出這一大段!」

boss-level_f_improf_1200x671
Photo Credit: 《迴路追殺令》

來的或許晚些,但單純的硬派動作片仍不會消失

事實是,《迴路追殺令》推出得太晚了,它是屬於80、90年代那些週五啤酒夜的;屬於那些哥兒們還會一起看《終極戰士》然後一起背誦裡頭台詞的時代。對現在憤世嫉俗的觀眾來說,他們需要電影更清楚的解釋角色性格與理論邏輯,或是需要電影微言大義與文以載道,要不就是得塞滿眼花撩亂的視覺奇觀,以讓觀眾停止思考。像是《迴路追殺令》這樣純粹又直觀的80年代動作電影,看起來就像是過氣老英雄還在口沫橫飛當年勇。

事實是,《迴路追殺令》也不算喬卡納漢最好的電影,甚至可以感受到他有明顯的退步。就拿卡納漢個人最不喜歡的《天龍特攻隊》來說好了,即便觀眾也不算喜歡它,但至少這部電影裡,還用心設計了幾個動作橋段。

但《迴路追殺令》花了許多時間讓法蘭克葛里洛自嘲嘲人,卻沒有任何真的算是用心設計的動作段落。不管是飛車追逐、兩人鬥劍、甚至是最平常的槍戰,通通都是一閃即逝。《迴路追殺令》連玩弄鏡頭技巧都欠奉,與卡納漢之前的《五路追殺令》相較之下,真是天差地遠。

但是,《迴路追殺令》還是努力地弄出了一個劇情逆轉,讓已經準備起身離席的觀眾,在70分鐘後突然發現,劇情還能冒出一個新方向。當然,這個新方向與卡納漢近來的轉變很有關係:這位硬漢導演越來越喜歡著墨硬漢心中的懺悔,以及這些不善表達情緒的硬漢,硬是要彌補錯誤的努力,儘管這些努力看來有點徒勞無功,但那至少對觀眾與硬漢來說,是一件新鮮事──有更多銀幕硬漢是死也不會悔改的。《迴路追殺令》最後,主角還是努力地讓自己成為一個遲來的好丈夫與好爸爸,這也許是這部電影與80年代動作電影之間最大的不同。

如果你喜歡法蘭克葛里洛、喜歡那些中彈以後用高粱止痛的硬漢、喜歡那些先殺再說的動作電影,那麼《迴路追殺令》是個久違的好選擇。

y5nwvm87psvt6wmp6wgq
Photo Credit: 《迴路追殺令》

本文經電影神搜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