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入「SOGO案」索賄,蘇震清退出民進黨:不讓高層困擾,清白如屏東大武山堅定

涉入「SOGO案」索賄,蘇震清退出民進黨:不讓高層困擾,清白如屏東大武山堅定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蘇震清因收賄案被收押,也被民進黨停權,現在又退出民進黨;蘇震清與蘇家在屏東的政治勢力也隨之受影響。

*首圖為蘇震清日前在立法院受訪時的資料照

被控涉入「SOGO案」索賄,日前剛獲交保的民進黨立委蘇震清,今(26)日透過聲明表示,在司法上一定會全力捍衛清白,但為了不讓他摯愛的民進黨受到無辜的傷害,不讓府院黨高層困擾,即日起退出民主進步黨,直到以清白之身重新再回到民進黨。

蘇震清聲明全文:清白如同屏東大武山般堅定

30年的從政歷程以來,我蘇震清一步一腳印的揹負著屏東鄉親的付託,腳踏實地。我來自台灣最南端,每天最早出門,最晚休息,屏東鄉親時時刻刻都在檢驗蘇震清,蘇震清在屏東的服務,絕對不收紅包,不包工程,屏北的鄉親以十萬票肯定我的努力、屏南的鄉親也以十萬票肯定我的汗水。

然而,從檢調搜索當天,有一股力量,向媒體散播不實的謠言,極盡扭曲我的人格之能事,這些抹黑都不是事實,在司法上,我一定會全力捍衛我的清白。我要強調:為SOGO案發聲,是出於公理正義,而《公司法》的修正討論,更是完全依照黨團的立場表決,其中沒有利益交換,更沒有對價關係。

我是蘇震清,大家熟悉的阿忠,我忠於國家、忠於屏東、忠於鄉親。當然,我也忠誠於民主進步黨。但是,為了不讓我摯愛的民進黨受到無辜的傷害,不讓府院黨高層有所困擾,我宣布即日起退出民主進步黨,直到我以清白之身重新再回到民進黨。

我來自國境之南,強勁的落山風吹不倒屏東人堅強的意志,我的清白如同大武山一般堅定不容質疑。我一定會循司法途徑,捍衛聲譽的清白。我蘇震清,永遠站在守護屏東最前線,永遠是堅定的台灣隊,謝謝大家。

蘇震清涉貪,連帶影響蘇嘉全和屏東勢力版圖

今(2021)年56歲的蘇震清,其父親蘇嘉川曾擔任長治鄉代會副主席、長治農會理事長,三叔蘇嘉全曾擔任屏東縣長、農委會主委、立法院長及總統府秘書長等職務;蘇家在屏東是政治世家,在屏東具備雄厚政治基礎與地方人脈資源;在民進黨的派系內傾向英系。

蘇震清曾任屏東縣議員,2008年在泛綠分裂下,於屏北選區擊敗無黨籍的蔡豪進入立法院至今,蘇震清當選立委後就積極部署縣長之路;2013年與現任屏東縣長潘孟安競爭黨內初選敗陣,但他仍積極經營基層,即便是屏北地區立委,他仍經營屏南地區,在鄉鎮市長選舉中推舉自己的人馬。

蘇震清去(2020)年被控收受前太流公司董事長李恆隆賄款,在立法院透過立委職權修改《公司法》幫助SOGO經營權,經檢方調查後遭到起訴,自去年8月間被羈押禁見。這起風波讓一路培育、帶領蘇震清進入政壇,屆時才剛進入總統府擔任秘書長不久的蘇嘉全也辭職。

當時《上報》獨家報導,自蘇嘉全在520年接任總統府秘書長後,他的家族成員就不斷被點名、爆料,蘇震清印尼仲介人力案,到SOGO收賄案,紛擾不斷,也讓蘇嘉全體認到,因他位處總統府秘書長之位,已讓家族成為箭靶,為了不再對府黨造成困擾,為了定紛止爭,蘇嘉全幾日前已萌生辭意,而蘇震清的SOGO案正是讓他下定決心請辭的最後一根稻草。

台北地檢署認定,蘇震清自2012年8月15日起至2015年12月18日止,多次收受李恆隆的現金或支票共2580萬元。李恆隆另自2014年6月5日起至2019年11月7日止,交付現金或支票共計124萬元賄款給余學洋。

雖然行賄人李恆隆認罪轉當污點證人並獲得1000萬交保;但蘇震清本人一直強力否認犯行;去年12月1日時蘇震清請委任律師代為聲明,表示台灣司法已死,為捍衛他的清白將絕食抗議,蘇絕食進入第11天時,屏東鄉親更包車到台北看守所外聲援蘇震清,在接見室外齊聲大喊「蘇震清加油!」

蘇震清當時也透過聲明稿強調,自己過去在4屆立委加2屆議員任內,他從來沒包工程、沒收紅包跟賄款,也得到最高票的肯定,屏東服務處會繼續為鄉親服務不會有任何鬆懈,未來他會更加打拼,回報鄉親溫情跟栽培。太太和律師更召開記者會,指控檢方調查程序有瑕疵。

台北地方法院在農曆過年前開庭,裁定蘇震清新台幣1000萬元交保,並限制住居、出境、出海,並需按時到派出所報到。同案羈押中的蘇震清辦公室主任余學洋,北院裁定150萬元交保,並限制住居、出境、出海。

蘇震清因收賄案被收押,也被民進黨停權,現在又退出民進黨;蘇震清與蘇家在屏東的政治勢力也隨之受影響;下屆屏東縣長選舉,蘇震清如果無緣,民進黨立委鍾佳濱、周春米與莊瑞雄,分屬不同派系,黨內初選時恐再度陷入派系之爭,誰將出線將是2022年地方選舉的關注重點。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羅元祺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