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陷羅興亞人權危機的翁山蘇姬,形象又因緬甸政變暫時由黑翻紅?

身陷羅興亞人權危機的翁山蘇姬,形象又因緬甸政變暫時由黑翻紅?
2月18日,上萬名民眾走上仰光街頭抗議緬甸軍方政變,並要求釋放翁山蘇姬。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翁山蘇姬雖為緬甸政府的實際領導人,但非真正的掌權者,在對內的諸多議題上仍受限於與軍方達成的「脆弱權力共享協議」,尤其是在處理少數民族的問題上,過去軍方倡導的「大緬甸主義」早已深植主流人心。

不知道大家對翁山蘇姬的印象是什麼?對多數的台灣人來說,不會特別去關心這號人物,即便有投以關注,很多也是透過國際媒體的引述,隨之當成茶餘飯後的話題。1991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2012年又獲美國國會頒發國會金質獎章,翁山蘇姬的個人聲望達到高峰,直到她歷經千辛萬苦,領導全國民主聯盟於2015年底勝選,卻又因為未能如國際社會所「期待」的處理好內部民族問題——特別是羅興亞議題時,各種批判毫不留情的紛至沓來,以西方媒體為首的國際輿論,紛紛以聳動的標題指責這位曾經的人權鬥士,「跌落神壇」、「幫凶」、甚至是「種族屠殺」等標題,也讓翁山蘇姬的國際聲望蒙上陰影,且充滿爭議。

對於翁山蘇姬,除了是筆者同為倫敦大學亞非學院(SOAS)的學姊之外,另外比較深刻的印象,應該算是2011年的電影《以愛之名:翁山蘇姬》了,這部由法盧貝松導演,楊紫瓊主演的傳記電影,講述了翁山蘇姬在大動盪時代背景下的愛情故事。劇中,對於軍政府的軟禁,並禁止丈夫與兒子入境探望,在這樣的條件下,翁山仍堅持民主改革,也讓她在後來成為了第一位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亞洲女性。

幾經政局動盪的緬甸,終於在2015年,由翁山領導的全民盟獲得勝選,而軍方也在各界壓力下,願意妥協並交出政權,只不過附帶了一連串苛刻的條件,例如:軍方仍保留25%的聯邦議會指定席次、翁山本人無法競選總統、政府的關鍵部門仍有軍系人馬掌控等,《BBC》當時評論,翁山蘇姬與全民盟被迫與軍方達成所謂的「脆弱權力共享協議」。

民主化的過程總要有個開始,即便不盡如人意,但至少是往正確的方向邁進了一小步。而翁山蘇姬雖礙於憲法未能就任總統,但仍以國務資政一職(相當於總理角色),成為緬甸政府的實質領導人。這也讓當時的歐巴馬政府,率先解除了對緬甸長年的經濟制裁與貿易禁運,仰光、曼德勒等大城市也開始有外資進駐,一片百廢待興蓄勢待發的樣貌,緬甸看似就要迎來他的黃金發展時期。

shutterstock_335577161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仰光大金塔

然而,雖為政府的領導人,但非真正的掌權者,翁山蘇姬雖確實有志在改革與振興經濟,但在對內諸多議題上,仍受限於與軍方達成的「脆弱權力共享協議」,尤其是在處理少數民族問題上,過去軍方倡導的「大緬甸主義」早已深植主流人心,對於像是撣邦、若開邦、克欽族、羅興亞人等,長年的對峙與武裝衝突,矛盾亦非朝夕可解。要說翁山蘇姬違背了她自己「致力於不同民族間的和解,及制定聯邦憲法將是首重事務」的理念,可能也有點言重了,畢竟在步步為營的緬甸政壇,又有軍方強勢主導的「緬族化」政策下,軍權不在手裡,光靠政治家的理想,很多政令是根本出不了首都圈的,更別說要落實在發展極為落後的偏鄉,與仍受軍閥把持的省份。當然,若說翁山蘇姬有扮演好人權守護者的角色,恐怕也不盡然,畢竟當將近70萬羅興亞穆斯林被暴力驅趕,作為名義上執政中心的翁山政府及內閣,竟無隻字片語譴責,事後也沒有相關的安置與配套措施,這就讓一向高唱人權至上的西方輿論,開始不高興了。

如同文章首段所述,當聯合國調查小組在2016年指出緬甸軍方殘忍殺害、強姦少數民族,以及洗劫穆斯林、放火燒屋等行為,翁山蘇姬政府選擇避重就輕,到了2017年衝突加劇,數十萬人流離失所。2019年翁山蘇姬迎來生涯中最大的聲望重挫,起因是甘比亞政府代表伊斯蘭合作組織(OIC),於國際法院對緬甸提起訴訟,指控其涉嫌種族滅絕罪行,而翁山蘇姬率領律師團親赴法庭抗辯。當然,我們誰都沒認重頭到尾真看完當時的報告(相信很多媒體也沒有),亦無從得知翁山蘇姬對整起事件始末的抗辯緣由,但誰又在乎呢?但只要你被放在政治正確的反對面,那就是千夫所指,只要抓到碎片化的脈絡,或任何可供斷章取義的片段,就可以加諸評價,全憑看誰更有媒體話語權。

你看,形塑一個英雄很簡單,要摧毀他,也只是片刻之間。

RTS2UG14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緬甸領導人翁山蘇姬到海牙的國際法院,為緬甸政府對洛興雅穆斯林發動的軍事行動辯護。

有趣的是,轉眼到了2020年底,緬甸迎來第二次的民主大選,毫無懸念,翁山蘇姬與全民盟仍以壓倒性的多數取得國會席次,並順利組閣。但軍方這次不買帳了,無論是基於根本不想再演那齣什麼「脆弱權力共享協議」,假惺惺的交出政權,或眼看鄰國泰國軍政府不也獨裁,在2014發動政變,接著又操縱選舉幫自己洗白,堂而皇之成為具正當性的民選政權,既然大家都是軍閥,幹嘛我們不也這麼幹?於是,2021年初,疫情持續蔓延之際的震撼彈,翁山蘇姬和政府高層被無預警逮補,軍方領導人敏昂萊接管緬甸政局,政變拉開序幕。而大批翁山蘇姬的支持者,隨即也開始了從2月初政變到現在,開始了遍地開花的街頭抗爭。

只要你有關注這陣子的緬甸局勢,不難看到這些新聞,輪流佔據著版面:軍方打人、實彈射擊民眾、裝甲車開上主要幹道、火爆衝突在各大城市上演、實施宵禁、聯合國譴責、駐緬辦事處安排台商包機逃離。這些議題當然一點都不有趣,但有趣的點是,翁山蘇姬的國際聲望,反而又隨著被軟禁,重新燃起了眾多輿論對她「對抗強權」、「堅持民主」以及「人權鬥士」的形象,好像她轉眼間又成了民族英雄,緬甸的民主發展希望,又需要由她一肩扛起。

最令人玩味的莫過於《經濟學人》雜誌,我常看他們的文章,特別是每期都會有幾幅充滿諷刺寓意的黑白漫畫,很多時候多半在嘲弄自己英國政府,但也有時會去針砭國際時事。翻看他們2017年與2021年的漫畫,描繪的同樣是翁山蘇姬,卻是截然不同的敘事角度,伴隨著其背後希望帶起的輿論風向,以及作為「權威的國際媒體」,所想要加諸或形塑政治正確的觀點

有趣吧?創造一個英雄,跟打造民主制度有很相似的地方,兩著都需要相對漫長的累積和建構,以及需要很多人的努力,才能稍有雛型。然而,要摧毀他們,往往不用太難,幾個野心家/權威機構的力量,加上一些資訊科技的助攻,就可以做到了。

RTX9BXOI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2月15日在緬甸仰光的抗議活動,民眾高舉寫著「請拯救我們的領袖、未來的希望」旗幟,要求釋放翁山蘇姬。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吳象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