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倫敦Ben Uri美術館展覽《藝術出走》:書寫移民藝術史,回應英國脫歐的百變政局

深入倫敦Ben Uri美術館展覽《藝術出走》:書寫移民藝術史,回應英國脫歐的百變政局
Photo Credit: © Claire Chu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脫歐並不是移民議題的終結,往後地區型美術館如何經營相關題目的討論空間,並透過典藏和展示保存多元族群的心靈地貌?

隨著2020年結束,英國脫歐的過渡期也邁入尾聲,2021年開始它將只是地理上的歐洲,以往機場出入境的歐盟快速通道也將關閉,歐洲人的身分再次退回1973年以前,被英國政府視為「移民」。然而政治上的定論,是否能緩解移民議題為社會帶來的衝擊?若選擇一條抹除外來影響的道路,往後英國的文化面貌是否將黯然失色?美術館及博物館作為回應社會思潮的「思想坦克」(Think Tank),從沒有在這場辯論中缺席。

從猶太美術展回視移民歷史

2019年9月,當英國政壇仍在和歐盟談判去留問題,而舉國上下人心惶惶之際,倫敦Ben Uri美術館曾在西敏寺市內的12星藝廊(12 Star Gallery)舉辦展覽《藝術出走:1939年,一個非常不同的歐洲》(Art-Exit: 1939 A Very Different Europe),展出約20位移民藝術家的作品。

名單中羅列了「愛的畫家」馬克.夏卡爾(Marc Chagall)、20世紀最重要的肖像畫家之一,同時也是心理學家佛洛伊德孫子的盧西安.佛洛伊德(Lucian Freud),以及啟發維也納表現主義運動的奧地利畫家奧斯卡.柯克西卡(Oskar Kokoschka)。他們的共通點在於具有猶太血統、都在納粹政權下被迫離開家園,並且在流亡途中短暫駐足或永久居留在英國。

europe_house300
Photo Credit: © Claire Chu
展覽開幕前幾小時「歐洲之家」外排起了等候隊伍。

展出時逢二次大戰爆發80週年,地點又位於歐洲社群的倫敦總部「歐洲之家」(Europe House),讓這場展覽被評為「高度政治化」[1]、「生動提醒了人們,超民族主義(Super-Nationalism)以及虛榮的愛國主義如何輕易引發暴力、絕望,以及經濟和社會上的混亂。」[2]

12星藝廊向來將策展焦點放在「身分認同、國境邊界和族群平等」,成立以來長期探索不同文化傳統之間對話的可能性。此次把發言權交給Ben Uri美術館,透過該館典藏品和長期借展的私人藏品,將時空牽引回二戰後的歐洲移民路徑。

有別於報導中用紀實手法客觀呈現的黑白身影,一幅幅畫作裡乘載的是第一人稱的旅路見聞和內心情感:猶太族裔聚集區(ghetto)裡揮舞著拳頭大聲反抗的女人、前往下一座城市前短暫駐足的擁擠渡口、疲憊不堪的流亡者前來回巡邏的拘留營看守員、妻兒臨別時的面容……一幕幕輪迴的地獄,在不同心靈刻下傷痕,倖存的時刻化為感性色彩轉錄於畫布,如同一首多聲部合唱的人性輓歌。

art-exit_exhibition_12_star_gallery300_(
Photo Credit: © Jamie Smith
《藝術出走:1939年,一個非常不同的歐洲》展出現場。

這段人類史上的集體創傷記憶,若幻化成一張臉孔,或許可用伊娃.法蘭克福特(Eva Frankfurther)的〈無國之人〉(Stateless Person)來表述。半身肖像中,無名人物背離光源朝左方垂首,臉龐和側身似乎即將消融在畫面邊界陰影處。從剃光的頭頂和特徵不明的五官猜不出性別或種族,但領口敞開的灰色無領上衣,明顯透著一絲凌亂與疲憊。

這幅油畫被柏林出身的猶太女性藝術家法蘭克福特定位為「整體人性的共像」,黯淡眼神和噤默表情,彷彿由無數戰亂下流離失所的人民肖像覆疊而成。1962年在Ben Uri美術館展出時,報社《猶太編年史》(The Jewish Chronicle)將這幅作品評為:「富有同情心但不多愁善感,可視為一種典型卻不失個性。」[3]

stateless_person_eva_frankfurther300
Photo Credit: ©Eva Frankfurther estate
伊娃.法蘭克福特,〈無國之人〉,約1955年,油彩、紙張,76 x 55公分。

與之對比下,被無數人崇拜、服從、懼怕、痛恨過的獨裁者圖像,在展覽中以滑稽面貌現身。阿諾.達格尼(Arnold Daghani)直至70歲之後,才願意重訪年少時期身處勞動營的記憶,他用報紙拼貼出〈諷刺漫畫:希特勒〉。雖然能遠遠認出著名的小鬍子和額頭上一撮黑髮,靠近細看會發現臉部輪廓是一具女人的胴體,豐滿乳房剛好遮住眼睛部位,上緣還被幽默地添上兩道眉毛。

這件作品周圍展示著雨果.達欣格(Hugo Dachinger)在拘留營中的自畫像、喬治.葛羅茲(George Grosz)的友人被納粹軍官嚴刑拷打的牢獄紀錄,和恩斯特.艾森梅耶(Ernst Eisenmayer)所繪的拘留營高牆和冷清街道。希特勒的面孔在這三幅作品中間,顯得窘迫而面目模糊。

Caricature_of_Hitler_Arnold_Daghani300
Photo Credit: ©Arnold Daghani estate
阿諾.達格尼,〈諷刺漫畫:希特勒〉,1978年,油墨與鋼筆、紙張,54 x 38公分。

一座書寫移民藝術史的美術館

從成立背景和收藏方向來看,Ben Uri美術館對這場展覽的促成並非偶然。1915年起家於倫敦東部白教堂地區,Ben Uri美術館由流亡(émigré)到英國的俄羅斯藝術家拉札.貝森(Lazar Berson)成立,館內專營猶太藝術家作品,在猶太族裔聚集區(ghetto)裡,提供難以融入主流藝術圈的工匠和藝術家們發聲的場域。

106年的歲月中,美術館曾一度因為容身的猶太會堂被出售而失去實體館所。爾後在2002年遷徙到倫敦西北方聖約翰伍德社區的現址。目前館內收藏由445位藝術家創作的1500多件作品,其中超過6成是移民藝術家。除了猶太裔創作者之外,近年來透過策略性的館藏出售(deaccession),將收藏範圍擴及二戰時期在納粹德國迫害下流亡的歐洲藝術家。此外策展人也特別統計出約占總體名單三分之一的女性藝術家,表現出對族群和女性議題的高度關注。

ben_uri_gallery300
Photo Credit: ©Ben Uri Gallery and Museum
Ben Uri美術館位於聖約翰伍德社區的現址外觀。

這份關注不僅限於猶太族群在歷史上的數度流亡和離散,也著眼於他們對英國藝術史造成的影響。自1925年首場展覽開始,Ben Uri美術館致力回應猶太藝術家的展出需求,期間集結成龐大的文獻檔案和出版品,為「1900年以來猶太人和移民對英國視覺藝術的貢獻」這個研究命題提供豐富史料,逐年建立起「猶太藝術」的定位和論述。


猜你喜歡


挖掘雲端開放架構優勢!Amazon EKS高可用性叢集快速部署容器

挖掘雲端開放架構優勢!Amazon EKS高可用性叢集快速部署容器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企業如何在 Amazon EKS(Elastic Kubernetes Services)上使用 GitLab 創建自動化部署,減輕人力負擔,提升專案服務運作效率?

所謂現代化智慧 IT,所有工程師最希望的境界,莫過於只要輕鬆點幾下設定,系統就會自動跑起來,管理者再也不用隨時待命在機台旁邊,從此工作悠哉又快樂!儘管這樣情境還沒到來,但隨著敏捷式開發的流行,除了 DevOps 人員,有越來越多開發者將 CI/CD 概念融入到工作流程當中,例如從 build code、執行 unit test、到部署應用程式。

透過 AWS 增加雲端技能 在組織發揮影響力

上述種種反覆步驟自動化執行,也就能提昇服務品質、主動通知開發人員以減輕人力負擔,讓專案服務能持續運作。

其中,GitLab 是執行 CI/CD 常用的工具之一,也是開發者使用程式碼儲存庫的地方。為了讓 GitLab Runner 在雲端快速實踐 CI/CD,《AWS 開發者系列》透過影片分享,如何在 Amazon EKS(Elastic Kubernetes Services)上使用 GitLab 創建自動化部署。

以下節錄工作坊影音內容,幫助開發者快速理解如何運用 Amazon EKS 的高可用性且安全的叢集,將修補、部署節點、更新等關鍵任務,全部做到自動化設定。同時影片也會示範 Amazon EKS 搭配 GitLab 如何展開自動部署,幫助工程團隊實踐 CI/CD 價值。

Amazon EKS 對容器管理輕鬆簡單、維運省時省力

容器化服務越來越興盛,當容器(Container)越來越多,在複雜的微服務(Microservice)系統環境之下,運維團隊的管理成本可能相對會增加不少,為了有效調度容器部署, 導入Kubernetes 無疑是近年企業熱門的話題之一。

建構 Kubernetes Cluster 流主要可區分兩大塊,一是安排容器調度的Control Plane、另一則是容器運行時需要用到的 Worker Node。

Control Plane 裡面涵蓋有儲存狀態的 ETCD、CoController manager 、Scheduler 的調度管理、甚至是操作時進行互動的 APIServer,若是自己創建 的 Kubernetes Cluster ,需要自己安裝這些元件,後續仍需要對 Control Plane 進行相關管理、維護、升級工作。為了減少上述 Components 的繁複維護,在透過 AWS EKS 代管的 Kubernete Control Plane 部可以獲得以下三大好處。

Amazon EKS 一鍵式部署,展現三大優勢

第一,Amazon EKS代管的 Control Plane實踐了跨AZ的高可用部署,使用者不需要擔心單一節點故障的風險。

第二,Amazon EKS 支持至少四個 Kubernetes版本,持續跟進每季 CNCF 的發佈,同時 EKS 也完全符合上游 CNCF 規範。

第三,部署 Amazon EKS 之後,可直接使用 AWS 平台上現成的服務工具,在安全性管理、網路設定方面,可以做到無縫整合。

最後 AWS 台灣解決方案架構師也提到,若想在容器環境進行 CI/CD 及應用程式的管理,可以進一步透過 IaC 整合部署 Amazon EKS 叢集,透過使用 Console、把 EKS 變成 Cloudformation 的模板、使用 AWS 所開發出來的 eksctl.io、或指令是採用 AWS CDK 可以讓開發者用自身熟悉的語言,在 AWS 平台整合 CI/CD 工具進行維運及部署 EKS。

打造第一個在 AWS 上的應用程式

了解 Amazon EKS 整合 GitLab ,獲得三面向價值

對開發者而言,想把 Amazon EKS 整合到 CI/CD 工具之一的 GitLab 平台上,可以看到那些實際的優勢?

在 DevOps 開發者示範工作坊當中,GitLab 資深解決方案架構師指出,GitLab 使用到 Kubernetes 技術,主要有三種搭配方法,包含 GitLab Server、GitLab Runner、以及創建 Deployment Environment。

本次示範教學會主要聚焦在 GitLab Runner 如何採取 Auto-scaled 方式進行 Build、Test、Package Apps;以及在 Deployment Environment 運用 Kubernetes 技術,做到 Auto Deploy、Review App。

正因為 Amazon EKS 能夠在 DevOps 過程提供所需要的彈性計算資源,幫助開發者在 GitLab 平台上面獲得以下三個層次的優勢:

  • 在 GitLab 內建的部署工作流程當中,自動生成整套 CI/CD 最佳實踐腳本。
  • Review App 過程,從 Merge Request 中可直接訪問應用程式 /App 的 UI 介面,並且根據 Git branch 名稱、專案名稱,自動生成 Review App 的 URL,以及在 Merge 前的最後防線進行 Approval 檢查。
  • 加速 CI/CD 流水線,GitLab Runner 運行時候還可藉由 Amazon EKS Cluster 進行 Auto-scaled 的支援。

Amazon EKS 整合 GitLab ,需要兩大流程

影片最後,GitLab 資深解決方案架構師示範如何把 Amazon EKS 整合至 GitLab 執行 Auto Deploy,主要可分為兩大區塊流程,第一部分聚焦在 Amazon EKS cluster 的設置,第二部分則執行 Auto Deploy 設置。

第一塊可拆分為四個階段,首先教學怎麼創建 EC2 節點的 EKS cluster,第二階段示範把 EKS Cluster 連接到開發者的 GitLab Instance、Group 或 Project,下一步則使用 Cluster Management Project Template 創建一個 Cluster Management Project,以及最後一階段透過 Cluster Management Project 自帶的 Helm Chart,安裝在 Cluster 所需要的內建 App。

第二塊執行 Auto Deploy 設置,針對需要部署的 App 創建一個 GitLab Project,接著再把 gitlab-ci.yml 添加到 Project,並從 Web IDE 選擇及導入 Auto Deploy 的 CI 模版,讓 GitLab 自動生成最佳實踐的整套流水線。

幫助開發者更了解 Amazon EKS 整合 GitLab 的 QA 系列

Q:使用 Amazon EKS 之後,如何更有效率或優化資源去配置 Worker Node 的機器數量,以及如何有效空管開發維運的成本?

A:Kubernetes 除了本身有 HPA(Horizontal Pod Autoscaling)可根據使用程度自動調整資源流量,另外也能延伸使用 AWS Auto Scaling 方案,針對可擴展資源去設定自動擴展管理。另外在成本管控,雖然 Amazon EKS 會收取額外管理費用,但可透過 AWS 平台的 Calculato r計算每個 EKS 的價格,你會發現自動化部署及管理的費用,相對工程師人力的成本更加便宜。

Q:越來越多客戶考慮把現有 Application 變成容器部署,大多是爲了加快部署的效率,那麼變成容器模式之後,對 CI/CD 的工作流程有什麽影響嗎?

A:運用容器技術最直接的效果,可以讓應用程式的環境更一致化,例如 testing 環節、stage production,讓容器避開一些差異問題。至於 CD 部分要 delivery 一些 usage 不太一樣的時候,容器會幫忙做配置,所以 CI/CD 對容器的效益是相輔相成的。

Q: 客戶在開發流程漸漸會把 Infrastructure 變成代碼或文檔,是不是可以把程式碼跟現有的應用程式的 CI/CD 流水線整合在一起,達到一套完整的 CI/CD 部署流程?

A:觀察目前市場作法,主要分成兩個階段去做整體部署。如果規模比較小的團隊,會把 Infrastructure 代碼跟 App 代碼分開,在管理上會比較靈活;如果企業規模比較大,會有另外一個 Infrastructure 團隊來控制部署事情,這種情况之下,APP 的項目會生成一個 APP package,主要做到 delivery 這個階段爲止。而 Infrastructure 的項目會指定把需要版本的文檔,部署到他們的 Kubernetes Cluster。

填寫表單 找到適合的快速上雲服務與工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