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隱藏在動漫文化中的保守價值觀」:作者的錯誤論證與話術,造成圈內圈外更強的對立

回應「隱藏在動漫文化中的保守價值觀」:作者的錯誤論證與話術,造成圈內圈外更強的對立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就算非ACGN圈的人也該好好的理解,雖然劇情、設定、世界觀都可以被評論,但不是用片面、限制、錯誤的一面來理解,那是不公平的。為什麼到了今天,看待動漫文化時還是有人這麼保守?

文:張馨

這個社會對所謂的ACGN(動畫、漫畫、遊戲、小說)的喜好者從來就沒有少給偏見與歧視,即使娛樂產業的確不該毫無限制,但是一味地用自己的價值觀去武斷的評價動漫畫產業這種行為,仍然是相當常見於不了解動漫產業的人身上。

之前有篇〈隱藏在動漫文化中,「教壞囝仔大小」的保守價值觀入侵〉這樣聳動標題的文章在網路上廣為流傳,他沒有解釋所謂「保守價值觀」的意思和立場,文章裡面還不僅使用了各種挑撥的話術,更使用許多誤導文字,使文章乍看有條有理,實則貧乏空泛,真正的ACGN愛好者當然不會上當,但是圈外人就可能因此受到影響。

該文作者可是因為認為展現自己閱讀過不少作品,就可以來評論所謂的動漫文化存在的「保守價值觀」,因此,我決定來藉由幾點去給予回應:論證的不正確、閱讀作品的偏頗、舉例的錯誤等等。

一、錯誤的論證與話術

首先,其開宗明義就說動漫挾帶保守價值觀,然而卻沒有說明同樣是青少年容易接觸的載體,為什麼其他的載體例如各種大眾娛樂的電影小說或是腥羶色的新聞以及各式各樣的社交網站卻不是保守價值觀的來源,甚至對人格養成影響甚鉅的的重要他人,都有高度的可能性培養出下一代的各種負面價值觀。

作者使用的論述完全是一種誤導用法,他直接講出結論,再提出例子,潛意識中會讓讀者以為只要例子符合論述就可以證明這個觀點,但明明「保守價值觀」的東西何其多,卻集中在討論動漫畫的原因卻毫無證實,只有連接卻毫無證明與框架,這中間到底有何居心?更不用說明明動畫與漫畫目前都在推廣分級制度,也早就行之有年,卻絲毫不提。

只說很多作品很保守,這何嘗不是一種信口開河?

二、自己閱讀的口味不能代表整個動漫文化圈

通篇看下來,舉的例子相當多,甚至還直接提出作品中的角色,如果只是一個所謂動漫文化圈子外的讀者似乎會覺得看過這麼多作品,應該滿有資格來評論政治不正確的設定。

然而,動漫文化的圈子何其之廣,作者的閱讀的作品卻有著某種程度上的偏頗,幾乎超過七成以上的作品都是偏向於所謂的男性向作品,意即作品的客群偏向於男性,因此當然會有許多偏向於當代男性價值觀下喜歡閱讀的作品口味,從已經偏向於某些客群的作品中說整個動漫產業,完全是以管窺天夜郎自大,因此舉證上的可信度相當令人質疑。

要看過這麼多作的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圈外的人自然會覺得舉證合理,但圈內的人一看就知道完全是不負責任的說法。

三、各種例子中的錯誤

看完此文後,文章中舉例的錯誤更是比比皆是,甚至讓人懷疑作者是真的看過,還是查詢了幾個關鍵字就提出這個例子?因為族繁不及備載,此處僅提出五個,但基本上一半以上都有舉證上的謬誤。

先以較有名的作品為例,《鋼之煉金術師》是個充滿各種戰鬥的作品沒有錯,但是認真閱讀這部作品的讀者絕對不會說這是「以戰鬥為故事主軸,貫串全劇的主旨就是不斷變強」的作品(更不用說主角根本反其道而行沒有變得亂七八糟的武力強大,而是用胸襟和氣度展現自己的強大),同時搭配上作者荒川弘的後記跟採訪戰爭後的倖存者的語錄,更讓人感受到其諷刺與反思戰爭的可怕,是漫畫中擁有反戰思想的傑出作品。

在這篇文章中,被作者說這部作品的主軸是戰鬥,也將其歸類在動漫畫的暴力,完全讓人匪夷所思。

又或者最近紅遍半片天的《鬼滅之刃》,就算主角開門見山就是要殺鬼,但是真的看過這部作品的,就會知道,鬼的多面性還有他們經歷過的遭遇,就是此作最精彩的亮點之一,而不是單純「沒有意識的魔物」,再來,「只要這些騷擾者是相貌標緻的女性就沒關係,因為男生總是想要性。」此話真的是笑掉我的大牙。

在ACG圈大名鼎鼎的公認病嬌之一,是《未來日記》的我妻由乃,請問看到她的行為有多少人會覺得完全沒有問題?她對待男主角的方式,有多少讀者會覺得是個女性就沒有關係?更不提諸多各種電影或是連續劇中都同樣會有誇張化角色行為的作法,只提出動漫畫作品中有這些角色,忽略背景的脈絡便直接斷章取義的言論,此舉相當偏激。

作者還說「任何不符現代價值的問題都可以推託給時空背景,就算主角來自現代社會,有現代的價值觀,也可以用『尊重當地文化』和『不應把自己的文化強加在別人身上』的名義一筆勾消。」這種話來正當化自己的行為,難道作者這種「不僅錯誤敘述而且覺得不管背景都要符合現代價值」的想法不正是真正違背所謂進步自由的本質嗎?

更不用說,該文作者竟然舉出《獵人》在「反派往往是純粹的邪惡、以殺人為樂的瘋子」這部分。

反派設定之豐富,與摩擦下的各種立場思考還有反派不見得是壞人只是關係有衝突等等元素就是《獵人》此作的看點之一,更是「反派一定是單純的壞人」這個觀點的反證代表,完全無法理解為何在他人眼中刺激讀者多面向思考跟理解不同處境的這種包容與進步的思維,會成為了作者口中聽起來毫無可取之處的「保守價值觀」,這難道映證了佛印的故事嗎?

最後一個例子是,我私心相當喜歡的清水玲子所創作的《輝夜姬》。

陰柔美麗卻常常游移不定的男主角由和成為全世界最有權力者之一的女主角晶,便是清水玲子此漫畫家代表風格的中性外貌與身材,此作中不僅有BL元素,卻沒有變成搞笑角色,更是在桃莉羊都尚未出現之前就在故事中畫出了複製人的設定(類似的設定下,石黑一雄的《別讓我走》成為了諾貝爾文學獎)。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