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訪柬埔寨「垃圾村」:他們殺了那隻得狂犬病的狗,然後烤來吃……

探訪柬埔寨「垃圾村」:他們殺了那隻得狂犬病的狗,然後烤來吃……
11歲的索班整個早上都在收集食物的殘渣好拿來餵豬|地球圖輯隊|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腦中第一個念頭是,殺一隻得了狂犬病的狗是有道理的,如果有人被咬到,他們要花更多錢才能上醫院看病,這會給他們帶來很大的麻煩。

在柬埔寨有個垃圾場,在這裡住了150多個家庭,每天靠著撿垃圾換取不到2美元的收入。《路透社》攝影師佩拉翁米塔(Athit Perawongmetha)用鏡頭和文字記錄下一個個靠著撿垃圾維生的人,也拍下了讓他震驚的吃狗肉畫面。

早上撿垃圾 下午去上課

11歲的索班(Soburn)整個早上都在收集食物的殘渣好拿來餵豬,今年讀小學二年級的索班早上幫爸媽撿垃圾,下午才會去學校上課。

索班生活工作的地方是一個叫安隆啤(Anlong Pi)的垃圾場,垃圾場有8公頃大,坐落在柬埔寨的旅遊勝地暹粒市(Siem Reap)外圍。最近,這個垃圾場因為本身的特殊性吸引了旅客來拜訪,遊客紛紛來到這裡跟像索班這樣的小孩一起拍張照。

負責管理垃圾場的公司代表說,大約有150多個家庭住在安隆啤垃圾場,這些小孩每天靠著撿垃圾來賺取一天0.25~2美元(折新台幣8-63元)的收入。

13歲的賽優(Seu)正在把椰子從鐵鉤上移開,賽優靠著垃圾維生,每天可以賺0.25美元(折新台幣8元)|地球圖輯隊|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安隆啤垃圾場住了超過 100人,他們靠著撿垃圾維生,一天賺不到2美元(折新台幣63元)|地球圖輯隊|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一名日本觀光客拍下在垃圾場工作的人們。這名日本人去完觀光聖地吳哥窟(Angkor Wat)之後,自己一個人來探訪安隆啤垃圾場|地球圖輯隊|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照片中是薩蕾(Saray)和她1歲大的女兒,薩蕾在5年前嫁給一名住在垃圾場的男人,之後就搬到這裡住|地球圖輯隊|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工作一天後,男孩躺在床上邊聽手機邊休息|地球圖輯隊|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垃圾場工作的年輕人正忙著殺狗|地球圖輯隊|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吃了得狂犬病的狗

垃圾場又髒又臭,這裡並不是一個好玩的地方,當我到處走來走去的時候,我注意到有人在對著狗丟石頭,我的柬埔寨協調人告訴我說,丟石頭的人懷疑狗得了狂犬病,一種會造成人類跟動物大腦嚴重發炎的病。

我腦中第一個念頭是,殺一隻得了狂犬病的狗是有道理的,如果有人被咬到,他們要花更多錢才能上醫院看病,這會給他們帶來很大的麻煩。

接著,我就繼續在這個區域工作,一直到協調人告訴我,那群人已經殺了狗準備要烤來吃。

我覺得非常震驚。

我默默走開,替狗的靈魂祈禱

太陽已經要落下,人們熱切地燒起柴火,裝著狗屍體的麻布袋就躺在火的旁邊,所有等著要吃飯的人看起來都是那麼的開心。我不確定那個狗肉是不是夠衛生,是不是能夠安心吃下去,但每個人看起來都是那麼開心。

我很喜歡狗,我自己就有養兩隻狗,牠們跟我一起住了超過 10年,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家人。

我心裡充滿悲傷和同情,但我還是繼續拍照,我不停地想著食物安不安全,想著要怎麼跟女友解釋這一切,因為她是個比我還要愛狗的人。

一個小時後,他們終於把狗的毛皮都去掉,拿掉內臟然後分成一塊塊,把一部分的肉留著做下一餐。接著就是烤肉大餐時間。

當他們在吃大餐的時候,有個男人走過來,用柬埔寨話向這群吃大餐的人抱怨。我當時想他一定是跟我一樣愛狗的人。

但協調人告訴我,那個男人是烤爐的主人,他抱怨男孩們從他那裡偷走烤爐,還抱怨了烤肉的氣味。於是男孩們把烤爐還給那個男人,接著又繼續吃大餐。

我默默走開,心裡替狗的靈魂祈禱。

夜晚的安隆啤垃圾場,可以看到撿垃圾居民的頭燈留下光的軌跡|地球圖輯隊|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原文報導:Living on rubbish

本文獲地球圖輯隊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原標題:垃圾場是我家 柬埔寨垃圾村安隆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