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為自己工作,這樣反而賺得比較多

只為自己工作,這樣反而賺得比較多
Photo Credit: oarranzli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Photo Credit:  oarranzli  CC BY ND 2.0

Photo Credit: oarranzli CC BY ND 2.0

作者:王志鈞

有一句話說:「如果你懂得為興趣而工作,那麼,你將來連一天都不必工作了。」

我非常認同這句話,因為這兩年起,我也是連一天也不工作,我只做我想做的事情,決不做我不想做的事情。

人生要活到這樣,並不是指要脫離職場。我自己雖然停掉了勞保也有兩年之久,但是,我可不是就脫離職場了,我反而是更積極投入工作,在每一個我喜歡的工作項目上,戮力以赴,以贏得更高的成就感。

因為我只為我自己工作,所以,我根本不覺得是在工作,而是在玩樂。這種玩樂人生,真是再愜意也不過了。

日前請一位朋友吃飯,我們坐下來之後,卻發現朋友一點也不敢點東西。我以為是他肚子不餓,後來才想通了,他是不是善意的認為,我已經失業了兩年,加上近來經濟不景氣,擔心我阮囊羞澀,所以不敢點太貴的東西呢?

我乾脆就直接跟他說:「別擔心,我沒有受經濟不景氣影響,放心點餐吧!」

有了我掛保證之後,他才敢放心的點起他想吃的東西。然後,他不解的問我,現在經濟環境不好,許多人都失業了,你真的不受影響嗎?

我看著他,想了好久,呃呃啊啊聲在喉嚨裡響了好久,不知該如何回覆他,最後只好訕訕的說:「我只為自己工作,這樣反而賺得比較多。」

他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似乎認為怎麼可能有人的工作不受影響呢?

我只好清清喉嚨,闡述了我的工作哲學,那就是:天上的鳥兒,也不耕耘,也不撒種,老天爺不是也讓鳥兒活得快快樂樂的?

我只為自己工作,對我來說,工作與生活是一樣的。我不知道明天會做什麼工作,但我卻知道,今天我要生活,明天也是,我每天都要生活,只要保持好自己的競爭力,任何人每天都會活得好好的。

天上的鳥兒不耕種、也不撒種,是聖經上耶穌說的話。而在我認為,古代原住民也不擔心明天要吃什麼,肚子餓了,就到山林裡去打獵,日子一樣是無憂無慮的。

要活到這樣工作與生活二合一的境界,當然不是嘴巴說說,美夢就能成真。

古代原住民若非勇士,能保證百發百中,每次出門打獵都能射中飛鼠、山豬或山羌的話,如何敢不準備點存糧在身上,以備不時之需呢?

所以,職場專業的本領是必備條件,沒有本事的人,就只能回家吃老本,而非將工作與生活雙效合一。

但是除了專業本領以外,多數上班族不敢過著將生活與工作合而為一的日子,主要還是因為缺乏生活哲學。(也能說是缺乏工作哲學吧?)

所謂的哲學,在古代希臘文philosophy的原意來解讀,就是「愛好智慧」。哲學家則是一個愛好智慧的人。對一個現代文明人來說,愛好智慧指的是探索自我的價值和生存意義,也包括思考人與天地萬物在時空流轉過程中的關係。

如果一個人從沒有深沉思考過,作為一個人的價值和意義,可說是一個毫無大智慧之人。

職場上有許許多多的聰明人,懂得如何幫公司創造經營績效,並幫自己創造業績與財富;但是,卻僅僅只有極少數比例的人,願意深沉思考和定位自己在工作場合中的自我價值。

當然,有許多人下班後活得有智慧,懂得去學習或充實自己的興趣,但是,這些人當中卻太少有人願意將生活中的智慧搬到職場裡,讓工作與生活的哲學觀,一以貫之,成為他生命的全部。

我自己就看過太多周六、周日是一個虔誠基督徒者,在周一至周五的工作日,是如何成為貪婪的魔鬼,彷彿非自己基督教弟兄的生意就可以巧取豪奪、利用殆盡。

我也看過許多樂善好施的生意人,如何參加各種公益活動而展露出無私的光芒,但是,一旦回到辦公室,他卻忙於計算公司獲利而從不計算這些獲利的來源是否有益於國計民生?

我曾經在一場針對大學生的演講中提醒過年輕的朋友,如果,美國百年的雷曼兄弟銀行中,有一位中高階的白領上班族,願意秉著良心,告訴公司主管,濫發連動債以憑空創造公司投資額度的作法,形同合法詐騙的話,那麼,也許2008年的全球金融大海嘯,根本就不會發生。

一家銀行透過發行一種幫債券持有者炒作債券利息的結構債商品形式,將結構債放到自家金庫裡,從而憑空創造了投資銀行自身的槓桿操作額度,並為自己在多頭時期巧取豪奪了無數利潤。

只是這個過度被輕忽的槓桿風險,卻因為市場轉入空頭,趨勢一夕逆轉,大賺成了大虧,最後這家銀行自己卻成了買空賣空遊戲下的刀下鬼魂,損失更多的,則是無辜的連動債購買人,以及全球金融市場都被迫捲入這場危機。

如果有一個雷曼兄弟銀行內的工作者,因著這種行銷哲學與他的生命價值觀不符,大聲跟公司說NO!整個歷史是否會改觀呢?我不知道。但我肯定知道的是,這個敢跟體制說NO的人,日子剛開始肯定不好受,他可能會受到公司刁難、調職,甚至資遣的命運。

但最後呢?只要這位上班族選擇過自己的生活,選擇從自己的生活哲學出發,尋找與他價值觀一致的工作來幹,相信錢或許賺得少一點,但他心的快活與富裕,卻絕不亞於世界上任何一個快樂的人。

(推薦閱讀:華爾街的放逐者

我為何敢這麼說呢?因為我就是一個曾經勇敢跟媒體說NO!的資深媒體記者,我知道失去職場光環的窘境,卻也深知迷失自我的可怕,當許多多的人只把賺錢、公司獲利目標無限上綱,而不願意堅持新聞價值、職場道德等等事情時,我黯然離開了新聞圈,但卻找回了真正屬於我自己的生命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