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國老鄰居

我的美國老鄰居
Photo Credit: unsplash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搬進現在的房子,是十五年前的事了,那時Chrys和Liz已在這裏居住了好幾年。另外一邊的鄰居搬出搬進幾次了,跟我們有交往而當了十五年鄰居的,只有Chrys和Liz這一家。

Chrys和Liz的房子出售不到兩星期便賣出了。這是意料中事,一來由於兩年前的巨大山火燒毀了附近不少房屋,令需求大增;二來是我們這個地區屬於「好區」,房屋質素亦高,除非是地產市道很差,否則放出來的房子一向不會待多久便有買主。無論如何,看著兩老人去樓空,很快便有新鄰居搬進,難免有些感慨。

我們搬進現在的房子,是十五年前的事了,那時Chrys和Liz已在這裏居住了好幾年。另外一邊的鄰居搬出搬進幾次了,跟我們有交往而當了十五年鄰居的,只有Chrys和Liz這一家。我稱他們為「兩老」,其實十五年前他們是七十歲左右,一直就是兩老。兩位很和善的老人家,都是白人;我們搬來時他們已是過著退休的生活,遠離煩囂,悠然閒適;雖恬淡而非沒趣,在淙淙流水聲中(我們後院那邊確實有聽到流水聲的小溪)度夕陽之年。

jnsjkw5nuogg48ozyurd9c1jbhey72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兩老和我家不是有很深入的交往,一直都保持在寒暄和互幫小忙的程度。他們在不太遠的山林擁有一間小屋(英文叫cabin),一年幾次「上山」住十天八天;雖非晨興理荒穢、帶月荷鋤歸,但無疑多一點勞動,也更加接近大自然,都是他們享受的生活。在那些日子,我們替他們推垃圾桶和留意有沒有郵寄來的包裹放在門口;而我們幾乎每年都到外地旅遊,到時兩老自然是幫我們做同樣的事。

我們家有一株柑樹,他們家有橙樹和西柚樹,那投桃報李(不,是投柑報橙和西柚)更不在話下了。倒是有一種幫忙是單向的,就是Chrys和Liz的互聯網連接或電腦其他方面出現小問題時,我們極速過去解決;舉手之勞而已,況且老人家不抗拒新科技,樂意運用,已值得鼓勵。

如是者便當了十五年和睦鄰居。這幾年Chrys和Liz都明顯比之前老態龍鍾多了,Chrys的腳更做過手術,活動能力減弱了不少,Liz照顧他漸感力有不逮。去年初,Chrys終於要搬進有人幫忙起居的住所,就在附近,步行十多分鐘可至。那不是老人院,英文叫「assisted living」,有自己的獨立套房,活動自由,只是在醫療、飲食和清潔得到方便的服務。Assisted living費用不菲,每人要四、五千美元一個月。大約兩個月前,連Liz也搬進去與Chrys同住了。兩老都搬進assisted living後,我們還拿過幾次剛摘下的柑送給他們吃。

不久,他們的房子便出售了。兩老的兒女很孝順,搬進assisted living和賣房子的事都安排及打點得十分妥貼,看得出他們一家人關係良好。不知道Chrys和Liz在青壯時是否活得精彩,但退休後過如此寧靜逍遙的日子,過了十多年,堪稱安享晚年。人各有志,不是每個人都嚮往這樣的晚年,然而,想到一些七老八十的人還在力圖興波作浪、呼風喚雨,我不禁暗問:「何苦來哉?」做壞事的,及早收手吧;有建樹的,讓路給年青人吧。人生似幻化,終當歸空無。

本文獲授權轉載,題目由編輯所改,原題目為「老鄰居」,原文見作者網誌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