藻礁爭議:去吧!我把所有的柴山多杯孔珊瑚都放在大潭了!

藻礁爭議:去吧!我把所有的柴山多杯孔珊瑚都放在大潭了!
Photo Credit: 中央社(搶救大潭藻礁行動聯盟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只是目前因為僅能在低潮時徒步調查的情況下,珊瑚藻、柴山多杯孔珊瑚生態資料無法補足,不代表經濟部能以中油三張水下攝影,就判定施工區不存在造礁珊瑚藻及柴山多杯孔珊瑚,這樣實在有失公允。

多杯孔珊瑚是一類大多棲息於高緯度冷水域或深海的珊瑚,並不和共生藻共生,少數種類則適應淺海環境,又具共生藻,柴山多杯孔珊瑚就是如此特別的存在。

此外,柴山多杯孔珊瑚與共生藻的共生關係,還具有特殊「選擇性」(facultative),部分個體有共生藻,部分沒有;說明了柴山多杯孔珊瑚適應淺海,在特徵或生態上又同時保留了深海起源的特質。此特性除了增加生物多樣性外,亦具有演化上的意義。

而大潭藻礁獨特性之一,是比起觀新藻礁保護區內及柴山的模式產地,於2016年在G1、G2藻礁區內所發現的柴山多杯孔珊瑚具有更多穩定、健康的族群。

林務局曾於2018年3月,聘請國內中研院及多所大學專家學者進行大規模的藻礁生態調查,希望在三接環評結果出爐前,有進一步的了解。

然而生態報告尚未出爐前,環評卻過了。協會與環評委員希望重啟環評,但仍被賴清德一聲令下「觀塘換深澳」「力拚環評過關」結束這回合。隨後環評委員利用不出席造成流會,前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亦透過請辭抗議如此的不公義。然最終仍通過環差,中油於2019年開始建造三接。

2018年中油為了避免破壞柴山多杯孔珊瑚而觸犯《野生動物保育法》,改以棧橋向外延伸興建工業港,並將工業區範圍232公頃縮減到23公頃,也避開了主要族群分布的G1、G2區。不過據環評資料,工業港將新增填海造地、設置碼頭海堤、北防坡堤、浚挖航道及迴船池,總水域面積仍有913公頃。

150523509_2896616487282578_3317972072796
柴山多杯孔珊瑚(照片提供者:李宜龍)
柴山多杯孔珊瑚

博士後研究員郭兆揚表示,大潭藻礁的柴山多杯孔珊瑚所生活的區域和模式產地一樣,沉積物多、水非常濁。徒步調查後,更發現水深愈深的地方珊瑚群體就可以長到愈大,因此推測也許潮下帶是柴山多杯孔珊瑚的潛在棲地。

且據林務局2018年農村再生基金補助計畫「『藻』回南桃園的里山海」成果報告,以多波束測深儀對海底地形進行掃描,G1、G2區的水下礁體在水深6米之內為連續分佈藻礁,G2則在水深15米又出現礁體,具94%連續礁體。

G1、G2及白玉海岸在生態、生物多樣性、棲地組成及複雜度,皆優於觀新藻礁保護區。該計畫更發現,南桃園藻礁大型藻類2個新發表屬、3個新發表種、3個台灣新紀錄種。

只是目前因為僅能在低潮時徒步調查的情況下,珊瑚藻、柴山多杯孔珊瑚生態資料無法補足,不代表經濟部能以中油三張水下攝影,就判定施工區不存在造礁珊瑚藻及柴山多杯孔珊瑚,這樣實在有失公允。

查閱最後一次環評(第340次會議記錄),中油對G1、G2淤沙的評估也相當不足。由於目前規劃的離岸堤仍為L型,環評委員劉小如說明,北面仍有相當寬度阻擋海流,中油不能僅以開放式設計,假設堤防對沿岸流的阻擋及影響不存在。流動水域中建設橋墩除了可能造成淘空,也會影響淤沙位置及沉積量。中油一面拿水工模擬模型說無法精準模擬,又保證施工不會有嚴重傷害,相當矛盾。

而從特有生物中心副研究員aka藻礁媽媽劉靜榆自行拍攝的照片可見,2007對照2014年,大潭電廠南岸已被淤沙覆蓋,觀新藻礁保護區也有部分已經因為突堤效應被淤沙覆蓋。以他的估計,如果加上第三天然氣接收港(預計施工3公里突堤),其積沙區域可能會是觀新保護區的精華。

再回顧中油施工後的意外事件,工作船2020年3月28日發生擱淺事件,又於4月7日未經告知拖離船隻。海保署套疊2019年柴山多杯孔珊瑚活體調查後發現,藻礁受損面積約0.58公頃,遠大於中油對外說的0.25公頃,且最深厚度達30公分。

然5月8日現勘時,環保署署長表示,珊瑚點位都在,但受損原因是工作船直接或間接傷害判定困難。在9月21日海保署官員出席因應對策會議時,也迴避說明為何報告書中對珊瑚活體受損隻字未提。由此可見中油工作船相當「識相」,僅刮除堅硬的藻礁礁體,獨留一級保育類柴山多杯孔珊瑚。

世界僅存的柴山多杯孔珊瑚已經幾乎失去柴山的家,而毫無程序正義的環評、環保署及海保署監督不起的中油,極有可能成為物種滅絕的元兇。

野生動物追思會在以不犧牲珍貴自然資源的前提下,支持政府能源轉型政策,但仍呼籲政府應做到以下兩點:

  1. 依照科學證據,重新規劃藻礁保育的優先性及範圍
  2. 與專家重新完整評估第三天然氣接收站選址

參考資料

本文同步刊登於野生動物追思會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