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政變後銀行服務大亂,移工難以匯錢回國:「家人要怎麼生活?」

緬甸政變後銀行服務大亂,移工難以匯錢回國:「家人要怎麼生活?」
在泰國曼谷工作的緬甸移工。示意圖。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據聯合國統計,緬甸人口約5400萬,就有400萬緬甸人在海外工作,他們是自身家庭經濟的主要支柱。據世界銀行統計,2019年,緬甸移工匯回母國24億美元(約667億元新臺幣),佔緬甸國內生產毛額(GDP)超過3%。

2月1日緬甸發生軍事政變以來,銀行匯兌服務陷入混亂,這危及超過數百萬人的生計——約有四百萬緬甸人在國外工作,他們的家庭則仰賴匯款維生。

路透社》報導,數年前到泰國工作的41歲緬甸移工Own Mar Shwe,每個月都會匯錢回家,讓家人購買日常所需包括食物與藥品。然而,自從上個月(2月)緬甸政變以來,一切都亂了套。

緬甸軍方推翻民選翁山蘇姬( Aung San Suu Ky,港譯「昂山素季」)政府,並強制切斷當地的網路,引發緬甸各地人民走上街頭抗爭、罷工,銀行和匯兌服務嚴重地被干擾,形同切斷了她家庭的金源。Own Mar Shwe下有三個孩子,上有76歲且生病的母親,醫藥費仰賴她的收入。Own Mar Shwe相當憂心,「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每天都好擔心(我的家人)要怎麼生活。」Own Mar Shwe透過電話告訴記者,她人在泰國龍仔厝府(Samut Sakhon),位於曼谷南邊,是泰國海鮮漁獲的集散地,去年底龍仔厝府的海鮮市場,曾爆發緬甸移工受感染「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以下簡稱武漢肺炎),而引起大規模群聚感染事件,使得備受歧視的緬甸移工,在泰國的處境更艱難。Own Mar Shwe每個月從蝦市賺到6000泰銖(約5563元新臺幣)的薪水,付費給掮客透過電子支付服務Wave Money將錢轉到緬甸的便利商店,再讓家人領出。

據聯合國(United Nations)數據顯示,緬甸約5,400萬人口中,就有400萬緬甸人在海外工作,他們主要目的國是泰國和馬來西亞,從事職業範圍從製造業到農業均有。緬甸移工通常扮演家庭經濟支柱的角色。據世界銀行(World Bank)統計,2019年,緬甸移工匯回母國24億美元(約667億元新臺幣),佔緬甸國內生產毛額(GDP)超過3%。

緬甸有許多銀行關閉以表示支持反對政變的抗爭,或者允許員工在上班時間參加示威活動。銀行服務並不穩定,有的關閉分行、有的縮短營業時間,也有的限制提款。

這導致一些海外銀行或金融機構暫時停止匯款到緬甸的服務,或者他們會建議顧客先不要匯款到緬甸以避免延遲,泰國開泰銀行(Kasikornbank)曼谷分行、西聯電子國際匯款服務(Western Union and International Money Transfer)吉隆坡( Kuala Lumpur)分部均證實上述說法。西聯匯款是全球最大的匯款服務公司,對於匯款到緬甸的服務,也在2月19日時在官網上表示,「無法告知確切時程。」而泰國匯商銀行(Siam Commercial Bank)則表示,匯款服務仍繼續營運。

金融時報》報導,緬甸越來越強烈的公民不服從運動(civil disobedience movement),讓原本就脆弱的經濟體系統更岌岌可危。軍方斷網、缺乏員工也讓 ATMs 和網路服務陷入難關。有些商人和分析家警告,銀行面臨的困難在公司行號遇到發薪日時,會成為不可忽視的問題。「私營銀行現在處在瓶頸。」緬甸企業責任中心(Myanmar Centre for Responsible Business)主任Vicky Bowman說,「軍方國家領導委員會 (State Administration Council)、央行每天都會打電話來威脅他們營業。

2月中,阿馬亞聯合銀行(UAB)、優馬銀行(Yoma Bank)、緬甸最大私營銀行KBZ加入簽署一項聲明,表達對緬甸商業營運的關注,希望可以透過對話和和解找出危機的解方。

「我是唯一經濟來源」

路透社》報導,倫敦瑪麗王后大學(Queen Mary University of London)國際人口遷移系教授Nicola Piper,專研於亞洲的勞工移動,「匯款是(移工)母國家庭重要維持生活的來源。」他指出,「在武漢肺炎疫情和政治危機的影響下,對於這些家庭的生計將會有很大的衝擊。」

在政變發生以前,武漢肺炎疫情就已「劇烈影響」緬甸移工與其家庭的經濟狀況,有百萬人失業、收入減少,聯合國2020年一份報告指出。

聯合國駐緬甸官員Benjamin Harkins是生計與糧食安全基金(Livelihoods and Food Security Fund)駐仰光資深專案經理。他表示,用非正規管道匯錢回家也是頗受移工歡迎的方式,此時這可能可以在正規金融機構紛紛暫時關閉時,提供一些緩衝。互助會式匯款系統像是亨遞(hundi)、哈瓦拉(hawala),由沒有正式執照的金融掮客營運,Benjamin Harkins指出,這些服務非正式的金流算進來,緬甸每年收到海外匯款可能達到100億美元(約新台幣2782億元)。

Benjamin Harkins分析,政變後外商開始重新考量是否投資緬甸,因為他們可能在當地勞動市場受到負面影響,所以匯款對人民生計重要性將會提高。另外,像是緬甸移工多的泰國、馬來西亞,其常規金融體系也因為武漢肺炎關閉。「對匯款的需求會大於移工能供給的,受衝擊的家戶會更貧窮,移工也會在養活家庭的責任上承擔更大的壓力。」Benjamin Harkins說。

2013年時從緬甸家鄉到馬來西亞工作的For Ko Nai Ling,今年33歲現職洗車工人,過去每個月都會寄1200令吉(約8345元新臺幣)回家,目前正在找薪資更佳的工作以供錢給他的家庭。

政變後,For Ko Nai Ling很難透過臉書(Facebook)和家人取得聯繫,緬甸有半數以上人口使用臉書,軍方仍持續禁用。「我是(家裡)唯一經濟來源,所以我很擔心。」For Ko Nai Ling說,「如果我無法寄錢回去,我不知道他們要如何生存。」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徐卉馨
核稿編輯:杜晉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