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電影就像一杯威士忌,都是生活的總和與淬煉——許承傑創作《孤味》之旅

一部電影就像一杯威士忌,都是生活的總和與淬煉——許承傑創作《孤味》之旅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何像淬煉一杯威士忌一樣,將生命故事也淬煉成一部電影,並引起觀眾的共鳴與體會?今天我們帶上「蘇格登15年單一麥芽威士忌」,與許承傑聊聊《孤味》的創作之旅。

入圍金馬獎6項大獎,並入選韓國釜山影展、東京國際影展、香港電影節開幕片的《孤味》,可以說是2020年最有台灣味的國片,也是許承傑導演首部賺人熱淚的長片作品;片中不僅潛藏著導演的家族故事,更隱含他對生命經歷的思索。

一個個看似平凡、卻堅毅不凡的台灣女性故事,在新生代男性導演許承傑的創作視角下,成為觀眾難以忘懷的《孤味》(Little Big Women);就像蘇格蘭首位女性調酒師、蘇格登傳奇桶藝大師Maureen Robinson,在男性主導的威士忌產業中,為酩家獻上許多驚艷味蕾的大師之作。如何像淬煉一杯威士忌一樣,將生命故事也淬煉成一部電影,並引起觀眾的共鳴與體會?今天我們帶上「蘇格登15年單一麥芽威士忌」,與許承傑聊聊《孤味》的創作之旅。

_E8A9865_batch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孤味》導演許承傑

創作就是敞開心去感知,並揉合再造

威士忌是用數種不同橡木桶的原酒調和後再裝瓶,也有直接裝瓶如單一桶威士忌;但要創造出讓人一喝就愛上的完美口感,就必須仰賴優秀的調酒師,以敏銳的嗅覺與味覺,與豐富的威士忌閱歷與人生經驗,調和出和諧卻馥郁的效果,帶給味蕾一層又一層的豐富刺激。

這樣的過程正如一部電影的製作,看似許承傑將外婆的故事改編搬上大螢幕,但更多時候需要的是導演以敏銳的感知力,將自身生命經歷與觀點揉合再造,轉化為一部充滿領悟與療癒的作品。

時間回到2016年,許承傑正在準備紐約大學電影製作研究所的畢業製作,卻遇上外婆過世。為了紀念她,許承傑決定以外婆的故事為原型,拍攝一部電影。

「什麼樣的瞬間最動人,就去把那一刻放大。」

許承傑的教授如此對他說。因此,他去回想外婆最讓他印象深刻的是什麼,遂想起多年前外公過世時,外婆與外公的情人「蔡阿姨」一起舉辦告白式的過程;那一刻,他看見外婆作為一個女人、一個母親、一個妻子的許多內在掙扎與自我和解,而這就是《孤味》的故事。

NVQl6P6INo4PjVKFMFDv-1082x720
Photo Credit:威視電影/導演許承傑與《孤味》女主角陳淑芳


《孤味》有短片版、長片版,除了聚焦與敘事方式不同,觀眾也有自己的詮釋與共鳴。有人說是關於放下,有人說是關於和解,那麼導演自己的想法是什麼?

「我想說的是,當一個人被負心後,如何去直視心中那塊怨懟、去面對內在受傷的部分。」

為了演繹出感動人心的作品,除了導演的創作驅動力,劇組與演員亦功不可沒。《孤味》的卡司陣容大多以女性為主,這也是許承傑首次與這麼多女性共事,「和很多女性一起工作,讓我獲得很多養分。尤其看見她們投入演員生命中的吉光片羽,為電影成就一顆顆很棒的鏡頭,令我非常敬佩與動容。」

啜飲一口蘇格登15年單一麥芽威士忌,導演心裡明白,一部電影就像一杯威士忌,參與製作的每一個角色都是帶有魔法的調酒師,唯有敞開心去感知,才能揉合再造大師化身之作。而導演之於一部電影,亦如調酒師之於一瓶威士忌,都是集合天時地利人和的幕後操盤手,唯有對每一個環節暸若指掌,以豐富經驗為底蘊,才能展演出豐富的可能性。以巧手實踐創意的想法,將思想與靈魂注入,導演和調酒師正是為人們創造精彩生活的藝術家。

_E8A0062_batch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蘇格登15年單一麥芽威士忌,展現蘇格登的極致慢工藝,以最繁複的工法緩蒸慢餾、歷經15年長時雙桶熟成。唯有仰賴首席調酒師Maureen Robinson對於製酒細節瞭若指掌,才得以運用極致、探索出完美平衡,造就醇順平衡的口感與溫暖馥郁的花果香氣。

精準與嚴謹,才不會愧對投資人對創作者的信賴

除了感性面,電影導演就像威士忌的釀酒師,不能只有熱忱,還必須具備精準精湛的工藝,並專注做好每一件事,才能打造完美之作。

儘管大學非電影科班出身,但憑藉一股對電影的熱情,許承傑在清大畢業後勇敢遠赴異鄉學電影。在紐約大學的訓練下,許承傑的片場有別於台灣普遍的拍片生態,對於資源的節省與掌握非常嚴謹。由於預算限制,《孤味》整部片都是單機拍攝,且總是準時收工,嚴守不讓劇組超時工作的原則。

「拍片不是為了抒發導演個人情緒,一旦我們掌握投資人的資金,這就是團隊的事。」

因此,在單機拍攝與絕對守時的雙重條件下,許承傑從演員走位、故事情節、動作設計等層面去調整,透過演員的專業演出與全劇組的齊心配合,不只能準時收工,有時甚至還能提早收工。

在豐沛的情感原動力之外,許承傑也展現一個導演該有的嚴謹與專業。誠如每一口「蘇格登15年單一麥芽威士忌」,都能品飲出釀酒師分毫不差的精湛工藝,體驗威士忌帶來的精彩底蘊。

_E8A0070_batch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蘇格登15年單一麥芽威士忌,富含夏季甜瓜與花卉的濃郁香氣,口感優雅清爽,彷彿在喉間輕盈飛舞,尾韻則帶有甜美水果風味。

完美佳作值得等待,也能陪伴等待

《孤味》中有一幕,在秀英阿嬤(陳淑芳飾)的壽宴上,賓客多喝紅酒,唯獨秀英以一杯威士忌向眾人敬酒。導演說,那一杯威士忌不僅展現一家之主的霸氣風範,也有那麼一點把心事深藏的意味。

酒不僅是一部電影中的符號象徵,也是導演生活中的日常陪伴。平時就喜歡小酌放鬆的許承傑,無論是和朋友聚會,或是獨自沉澱思緒,威士忌都經常是他主要的杯中物。

在人生首部長片作品屢獲佳績後,許承傑的下一步計畫,仍是持續尋找創作靈感,希望能將片刻的生命經驗、淬煉轉化成為觸動人心的作品,為人們的生活帶來豐富可能。為了找到淬煉的來源、覓得創作題材,許承傑願意不斷探索、挖掘豐富。

就像蘇格蘭女性調酒大師Maureen Robinson創作首席優雅之作「蘇格登15年單一麥芽威士忌」,其背後的純熟技藝,正如導演製作電影一般,來自於沉醉的探索與執著,創造豐富與講究。

DIA_1282_A3_2000
Photo Credit:蘇格登/蘇格登15年單一麥芽威士忌,展現蘇格登的極致慢工藝,以最繁複的工法緩蒸慢餾、歷經15年長時雙桶熟成。唯有仰賴首席調酒師Maureen Robinson對於製酒細節瞭若指掌,才得以運用極致、探索出完美平衡,造就醇順平衡的口感與溫暖馥郁的花果香氣。
_E8A0092_batch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2013年Maureen Robinson初訪台灣,她發現台灣食物的風味非常多元和豐富,一道菜中融合鮮甜、煙燻、辛辣等香風味。正是這樣來自美食王國的豐味驚喜為她帶來靈感,遂將台灣美食帶來的感動放大,以「豐味」設定為蘇格登Glen Ord酒款的主要人設。

《孤味》的空前成功,僅是許承傑電影之路的一篇章節;一部好電影正如一杯蘇格登威士忌,時間會證明,它們確實觸動人心。

看更多精彩的人物故事—新秀主廚傅昭蓉沉醉探索的廚藝人生

禁止酒駕,未滿18歲禁止飲酒

關鍵藝文週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