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年國教能確保我們不被職場淘汰嗎?

十二年國教能確保我們不被職場淘汰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Photo Credit: Sean MacEntee CC BY SA 2.0

猶記得高三時對於十二年國教的憤怒,當時下定決心要在考完大學指定科目考試後,投書報紙反對這項政策。但隨著時間過去,當它不會直接影響到自己,底下也沒有弟弟妹妹會遭遇到,那滿腔熱血便隨著時間消逝。台灣教育的現況與問題,一位學長在臉書上描寫得蠻傳神:

「哲學系?那種系應該要廢掉,唸那個沒用」
「音樂系?以後是能賺多少錢?唸那個沒用」
「學藝術?會養不活你自己吧,唸那個沒用」
以上不外乎就是現今許多台灣家長、企業家等
在談論台灣的大學教育經常出現的語句之一。

哲學思想,不就是文明的信念體現嗎?
音樂歌曲,不就是文明的聲音樣貌嗎?
美學藝術,不就是文明的面孔外表嗎?

覺得哲學思想沒用,於是沒有了信念。
覺得音樂歌曲沒用,於是沒有了聲音。
覺得美學藝術沒用,於是沒有了面孔。

信念消失了,所以也沒有目標,然後未來沒有願景。
聲音消失了,所以也沒有表達,然後憤怒無處宣洩。
面孔消失了,所以也沒有身分,然後自我沒有認同。

如果有朝一日,
台灣島真正變成了這個樣子,
那麼便不能以「鬼島」來稱呼之,
而是一座甚麼都沒有的「空島」,
連鬼都不願意住在這座島上。

學長後來又分享了一段話,大意是:

台灣教育目前最大的問題是「被就業市場牽著鼻子走」,造成學校在教育學生時,最終目的是「培養學生的謀生技能」,結果我們現在嘗到苦果了。我們培養出了一堆擁有專業技能的專家學者,然而他們在哲理思想上的訓練卻相當不足。因此許多身為領導者的知識份子做出令人匪夷所思的決策。真正的教育,應該是實務訓練與抽象思考並重,讓學生在社會上學有所用,同時保有正確的信念與理想,最終引導著每個人為整體社會的進步而努力。

我回想起高中時對於大學的想像。想像中,大學是學術與知識的殿堂,在這裡,我們閱讀、我們討論,盡情發掘自我,為夢想而奮鬥;學到的是一輩子受用的能力,而不僅是書本裡的理論知識。但實際上,我們捫心自問,多少大學生的生活就是夜唱、夜衝、熬夜、翹課,不曾思考、不曾為未來做打算?

「學會解決問題的能力,進每一行都不是學非所用。」另一位學長曾經分享過這麼一句話。我自己主修政治,當初是基於對國際事務和外交的興趣而選填,實際就讀之後,慶幸這是個偏通才、博雅概念的科系,提供了足夠的彈性,讓學生在本科之外,多方嘗試不同活動或課程。

或許所學不像會計系、法律系這麼專精,但政治系的訓練讓我們擅於書寫和擁有自己的意見與觀點,能培養一些「可以帶得走的能力」:獨立思考、國際視野、掌握社會脈動、關心公共事務、口頭及文字的表達等等。這種文憑上看不見的潛實力,才能確保我在40年的職場生涯維持競爭力,而不是僅靠大學4年所學度過。

在不久的將來,十二年國教之後,台灣教育的樣貌更令人難以想像⋯⋯居住的學區決定就讀學校、師資,甚至家境好的直接選擇私立貴族學校。比起現在,弱勢家庭的小孩更難透過教育翻身。補習班只會更加林立和興盛,因為大考的戰線拉長,並且更為關鍵。對於教育,我們都應該思考更多一些,畢竟影響的是台灣的未來,也是你我的將來。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 芙蕾雅』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