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想在香港立法會「過半席次」,對北京政府來說就等於串謀顛覆政權

有人想在香港立法會「過半席次」,對北京政府來說就等於串謀顛覆政權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外界關注香港的未來,中共則是關心自己的政權,2021年是建立典範的一年,各種指標都必須達到,不管是數字灌水或是隱惡揚善,創黨一百年就是要風光出行才能安心,「合不合理」都比不過「穩不穩定」重要。

曾參與香港泛民派初選的相關人士再次遭到港府的政治迫害,今年1月初,當時就有53名遭到抓捕居留,雖然嗣後都獲得保釋,但國際社會與香港內部都對未來都感到風雨飄渺;果不其然,就在二二八這一天,有47名民主派人士被通知到香港警署報到,隨即以違反《港版國安法》,的「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雖然仍在押後聆訊中,但若全部都遭到審理確定後,那這會是《港版國安法》施行至今最大規模的國安判決。

香港民主覺醒,北京強壓解除擔憂

中共的用意當然是要殺雞儆猴,衍生香港社會的寒蟬效應,為的就是讓香港情勢是可控的範圍之內,讓樂善好事的指標性人物一一入監服刑,切斷與社會的連結,社會底層在抗爭中群龍無首,民主火苗不易傳承下去。更直白地說,在中共的思維邏輯中,民主僅是形式主義,不容許在民主過程中出現任何挑戰政權的勢力,2019年香港區議會的改選,民主派占了八成的席次,結果引起中共的擔憂,深怕香港情勢愈演愈烈。

從去年《港版國安法》施行後,中國壓制香港民主的手段愈來愈多,採取三部曲的步驟,首先,選區主任掌握判斷符合候選資格的權力,就算泛民提出通過初選的名單,選區主任還是可以取消參選資格;其次,以疫情為由直接取消原本去年9月該舉行的立法會改選,「延選至少一年」是重要的伏筆;最後,因延選而延任的現任議員,中共隨時可以來「DQ」(Disqualify)不合上意的議員,可以說香港立法會的監督功能一夕間蕩然無存。

威權統治思維下,席次過半等於顛覆

正常民主國家中的政黨競爭,就是爭奪席次數的最大化,各種合作模式或競爭手法猶如商品市場常會出現的現象,各政黨各憑本事來吸引選民投票支持,香港泛民派辦理「聯合初選」的方式,就像是「在野大聯盟」的型態,爭取席次過半來制衡由北京中央掌控的行政權,這是民主社會的常態,但在沒有民主思維的中共眼中,這是在眼皮子底下顛覆專權,假若過半成真在立法會上進行議題攻防,難防內地有樣學樣要求比照辦理。

所以,在極權專制的腦袋裡,泛民爭取「35+」就有「串謀顛覆國家政權」之虞,這樣的聯想力看似天馬行空,畢竟香港立法會選舉不算是完全直選,且議會的權力實在有限,無法實質監督特區政府,更遑論特首是「小圈子選舉」,最後還是需要由北京委任才算數,一個附屬於中國內部的地方選舉何來顛覆國家的能耐,根本難以想像。

但是,香港的自治怎麼玩?如何設計?北京說了才算,說穿了,真正的監督權不是立法會,而是橡皮圖章的全國人大。

北京擬改革香港政治 立法會選舉恐再延後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沒錯!北京天朝下旨說「顛覆」就是「顛覆」,就像是少林足球的魔鬼隊一樣,「球證、旁證、技術委員、主辦、協辦,所有單位都是我的人」,泛民派要怎麼跟中共鬥?!2022年,習近平要連任中共總書記,林鄭月娥也要連任香港特首,誰都不能倒,也就必須同舟共濟強行懲治這些他們眼中的「亂港者」,至於所犯何事?罪證在哪?根本不重要。

國家安全的定義可以很廣,有問題反正全國人大會釋法,港人能做的就是乖乖聽話。

維穩習近平政權,超前懲治加大管制

當外界關注香港的未來,中共則是關心自己的政權,2021年是建立典範的一年,各種指標都必須達到,不管是數字灌水或是隱惡揚善,創黨一百年就是要風光出行才能安心,「合不合理」都比不過「穩不穩定」重要,面對國際社會的責難,一句「停止干涉中國內政」又能奈何,反正中共就是鐵了心壓制到底;這段期間最好不要犯事,全國兩會召開在即,敢上街抗爭就快打撲滅,然後秋後算帳就一個一個慢慢抓,就算「留島不留人」也在所不惜。

日前,傳出北京考慮改變香港特首選舉委員會的組成,有意廢除泛民主派選舉特首的權利,落實「愛國者治港」的意念,只有愛國才能擁有自治的權利,而且愛國就是愛黨(中共),這才能符合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中所指的「堅持黨對一切工作的領導」,所以,有人揣測DQ泛民區議員資格是下一步,甚至可能取消區議員選舉特首的資格。

有趣的是,與緬甸軍方推翻選舉進行政變的後知後覺相比,中共超前部署的提早防備則顯得細膩,堪稱極權體制的典範。

港府還有3種手段處理反送中
Photo Credit: 中央社

2021年的香港形勢非常不樂觀,如果真如中共所願,香港社會因而產生「寒蟬效應」,被關進牢獄的意念傳遞恐會斷接,香港民主前程相當渺茫;相反的,如果香港社會持續堅守信念,不畏懼打壓力求真正的民主自由,那麼會否引來解放軍與港府聯手鎮壓,沒有人敢想像。

有人說「民主絕對不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需要不懈的拋頭顱灑熱血爭取,也需要用心呵護以防止倒流或滲透;然而,面對北京當局來勢洶洶的恫嚇,視民主為萬惡終究不可能妥協,香港爭民主的過程勢必更為險峻,外界能做的也相當有限,唯有天佑香港,盼香港民主順遂平安。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