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血淚啟示錄 :「統一至上觀」是武統台灣的「必殺令」

228血淚啟示錄 :「統一至上觀」是武統台灣的「必殺令」
Photo Credit: 黃榮燦 @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我們這一代台灣人,還對中國存有什麼「兩岸一家親」、「中國人不打中國人」的幻想。甚至於,還傻B似的掉入「唯有兩岸統一,才能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中,那麼,遠比228更殘酷的屠殺,必將在台灣重演⋯⋯。

文:黃澎孝

今年是228事件74周年,隨著228的紀念被 「儀典化」和「假日化」,台灣人對228的記憶也逐漸流為「模式化」和 「教科書化」。然而,以我作為一個在台灣土生土長的外省人,尤其是,作為一個熟讀中國文史的所謂「中國人」,我的感受卻越來越「不寒而慄」⋯⋯。

傻B親中幻想,令人不寒而慄

我發現即便是民智已開,資訊發達的今日台灣,仍然有不少對中國存有美麗幻想的「傻B」。這就像 當年台灣「光復」前後,有一批台灣知識界和文化界人士,對於「祖國」懷有一份孺慕之思、或一廂情願、或被宣傳洗腦、甚或自我催眠而視中國為祖國母親⋯⋯把「台灣光復」或「兩岸統一」美化幻想為「回到祖國母親懷抱」。

殊不知現實中的「祖國母親」,與文人墨客筆下那個「愛好和平」「禮義之邦」講究「忠孝仁愛」的中國,有著截然不同的猙獰面目。

中國「率土地而食人肉」的歷史基因

在中國的歷史DNA裡,早在春秋戰國時代,就已紀錄下中國人有多麼恐怖的血腥基因。《孟子・盡心下》:不就説了:「春秋無義戰」嗎?在《孟子・離婁上》更赤裸裸揭露了戰國時代「爭地以戰,殺人盈野;爭城以戰,殺人盈城」的殘酷現象。因此,孟子總結説:

此所謂率土地而食人肉⋯⋯

擁有如此「食人肉」歷史基因的「祖國母親」,這也就難怪,當年台灣「回到祖國母親懷抱」不久後就被祖國母親狠咬一口。

秦始皇的「統一魔咒」種下逐鹿天下的噩夢

在中國歷史上,還有一個更恐怖的「幽靈」,那就叫做「統一」。遠從秦始皇滅六國統一天下的歷程,就留下了「長平之戰」白起坑趙降卒45萬人的駭人屠殺紀錄。史載,殺戮當時「血流淙淙有聲,楊谷之水皆變為丹,至今號為丹水。」當秦軍坑殺趙卒的暴行傳入趙國,整個國家「子哭其父,父哭其子,兄哭其弟,弟哭其兄,祖哭其孫,妻哭其夫,沿街滿市,號痛之聲不絕⋯⋯」

始皇死後,不旋踵,一統天下的秦皇朝就崩潰了,接下來「秦失其鹿,天下共逐」的過程,更是殺戮不斷⋯⋯

shutterstock_1759196462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統一至上」必然「殺戮不斷」

我們或許只知:項羽坑殺了秦降卒20萬人於「新安城南」。並「引兵西屠咸陽, 殺秦降王子嬰,燒秦宮室,火三月不滅;收其貨寶婦女而東。」殊不知,劉邦也是個屠城高手。

我們從《史記》的〈高祖本紀〉就能爬梳出:劉邦「屠城陽」、「屠穎陽」、「屠城父」的屠城紀錄。再從〈史記・樊酈滕灌列傳〉又可翻出「屠煮棗」、「屠胡陵」的歷史故事。至於〈史記・韓信盧綰列傳〉也可發現「屠參合」的記載。在〈史記・絳侯周勃世家〉則又記載了「屠馬邑」、「屠渾都」。以上,劉邦集團8次的「屠城」,所殺者並非敵對方的士兵或降卒,而是活生生的無辜百姓。

秦漢之際的大肆殺戮,造成西漢初年人口,與秦代相比大為減少,而且還造成了饑荒,經濟凋敝不堪。以致於「自天子不能具鈞駟,而將相或乘牛車,齊民無藏蓋」的窮困現象。

明清之際,中國人殺中國人遠甚滿洲

隨著中國歷史「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循環折騰,每次改朝換代的所謂「統一」過程中,都免不了一場接一場的大屠殺。就以近代史上的明清之際而言,教科書上所說的「揚州十日,嘉定三屠」我們以為只是滿洲八旗兵所為,其實卻並不盡然。

根據當時倖存者王秀楚所著《揚州十日記》中,除了記載清軍為期5天的屠殺之外,在清軍封刀後,「漢奸軍」在城中繼續搶劫殺戮的慘況竟是:

滿地皆嬰兒,或襯馬蹄,或藉人足,肝腦塗地,泣聲盈野。

換言之,除了滿洲人之外,中國人殺中國人也毫不心慈手軟⋯⋯。

至於,張獻忠這個漢人,明清之際,在四川的屠戮,更造成了「百里無人煙」的現象。以致於,清初,不得不實施「移湖廣以填四川」的移民政策。

克復金陵圖
曾國荃湘軍克復金陵圖|Photo Credit: Unknown @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曾國藩的湘軍是南京大屠殺的先行者

更離譜的是,歷史形象一貫正面,而且還同時獲得蔣介石和毛澤東視為偶像的曾國藩,他所率領的「湘軍」也是一群「屠城劊子手」。湘軍最駭人聽聞的莫過於「安慶大屠殺」和「天京大屠殺」。這兩次屠殺就連湘軍自己內部的人都覺得極為殘忍。

曾國藩幕僚趙烈文在他的《能靜居日記》中,紀錄了湘軍攻克「天京 」即南京城後的屠殺慘況:

其老弱本地人民,不能挑擔,盡遭殺死,沿街死屍十有九皆老者。其幼害未滿二三歲者亦斫戮以為戲,匍匐道上。⋯⋯哀嚎之聲達於四遠⋯⋯

相形之下,後來的日軍南京大屠殺,恐怕也要失色不少!

曾國藩是一個被視為「立功、立言、立德」三不朽,而獲清廷追謚為「文正」公的「儒將」。曾文正尚且如此嗜殺,這就難怪他的兩個私淑弟子:蔣介石和毛澤東,兩人雙手都沾滿了中國人自己的血。

蔣介石的「中國思維」決定派兵鎮壓

就以蔣介石為例,根據蔣介石日記的「自我檢討」:

臺灣事變自軍隊運到後,已大部敉平,然亦未曾根本解決也,可知新復之地與邊省全靠兵力維持也。

善後方策尚未決定,現時惟有懷柔。此種臺民初附,久受日寇奴化,遺亡〔忘〕祖國,故皆畏威而不懷德也。

從這兩段蔣介石的日記內容,可以窺見蔣氏對228事件的本能反應,就一如中國歷朝歷代爭奪天下的梟雄一般,視「武力」手段為理所當然,甚至於,視「清鄉」殺戮為必要手段。

換言之,不論蔣介石或陳儀,他們這些中國人的「觀念思維」是完全一致的。都認為唯有如此武力鎮壓,才能讓「初附」的「台民」,知所「畏威」。就此而言,台灣人228的血淚史,基本上就是中國歷代「統一即殺戮」的「台灣初體驗」而已。

「統一至上觀」是武統台灣的「必殺令」

228事件,雖然已經事隔70幾年,蔣介石也已過世半個世紀了。但是,當初主導他們做出:血腥鎮壓台灣人民決定的「中國統一至上觀」,仍然健在於十幾億中國人的腦海裡。

如果,我們這一代台灣人,還對中國存有什麼「兩岸一家親」、「中國人不打中國人」的幻想。甚至於,還傻B似的掉入「唯有兩岸統一,才能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中,那麼,遠比228更殘酷的屠殺,必將在台灣重演⋯⋯。

本文經黃澎孝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一分鐘講堂】不只控糖護腎保心!放寬糖尿病藥物「腸泌素」給付,為什麼能減少健保支出?

【一分鐘講堂】不只控糖護腎保心!放寬糖尿病藥物「腸泌素」給付,為什麼能減少健保支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糖尿病人口超過250萬人,每年健保支出近310億元,衍生的慢性腎臟病、心臟病等共病,每年健保負擔費用也名列前茅。財團法人糖尿病關懷基金會呼籲,若能早期介入使用適當藥物控制血糖並保護器官,不但可降低糖友發生心腎病變的風險,長期還可大幅減輕健保負擔。

根據中華民國糖尿病學會統計,2000至2014年全台第2型糖尿病人口由84萬人逐步上升至220萬人,且以每年約15萬人的速度持續增加。若以此成長趨勢來看,保守估計台灣目前糖尿病人口約有250-300萬人左右,數量相當驚人。

而台灣糖尿病人口逐年攀升的結果,也反映於國內健保給付支出上。根據健保署統計,2019年用於糖尿病的醫療費用,包括藥物、總診療費、住院費、其他醫材等治療費用,總支出近310億元,名列健保十大支出第二名。

【糖尿病關懷基金會】腸泌素_一分鐘講堂_3

血糖失控影響全身器官!糖尿病心腎共病增健保財務負擔

除了糖尿病本身健保支出醫療費用極高外,財團法人糖尿病關懷基金會執行長,台大醫院內科部臨床教授李弘元醫師表示,「糖尿病同時也是很多疾病的根源,若血糖控制不佳,將進一步影響全身血管與器官。」

尤其糖尿病引起的腎病變,可謂造成國人洗腎最大元兇之一,而腎臟病更是健保「最燒錢」的疾病,根據健保署2019的統計,慢性腎病治療費用高居「10大燒錢國病」之冠,全年度支出高達533億元。

根據統計,台灣有超過三成的糖尿病患者同時併有心血管疾病,健保署同年統計也發現,慢性缺血性心臟病治療費用全年度達122.66億元。綜合上述可知,光是將糖尿病與慢性缺血性心臟病、慢性腎病的健保支出加總,費用就相當可觀,足見糖尿病防治刻不容緩!

想減少健保負擔?糖友控制血糖更要盡早保護器官預防共病

有鑑於此,想要減少健保負擔,及早介入糖尿病患用藥與治療,避免血糖失控引起後續共病的發生非常重要。李弘元醫師指出,「近年來國際上對於糖尿病治療觀念有大幅度的轉變,不再是單純控制血糖,更要盡早保護器官。」

美國糖尿病學會(ADA)最新公布的治療指引,便建議醫師應從糖尿病患者治療初期就評估心血管疾病與腎臟病等共病風險,而腸泌素(GLP-1 RA)與排糖藥(SGLT2抑制劑)即為指引建議優先考慮使用的藥物。

腸泌素不只穩定血糖、體重,研究:更能減少心腎共病風險

其中,腸泌素在穩定血糖、減重、減緩共病上都有優異表現。但到底什麼是腸泌素呢?李弘元醫師解釋,腸泌素是人體腸道原本就會分泌的一種蛋白質激素,能促進胰島細胞分泌胰島素,並抑制升糖素分泌,達到調控血糖的作用。

腸泌素同時還能進一步作用在人體胃部,抑制胃的排空(胃的排空速度變快便容易產生飢餓感);並促進大腦中樞神經產生飽足感,對於體型較胖(糖胖症)的糖友也有輔助控制體重的益處。

且國外大型研究數據顯示,在血糖控制相同的狀況下,相較其他控糖藥物者,選用腸泌素治療可減少14%的心血管疾病風險、21%的腎病變發生及12%死亡率。因此,腸泌素自然也成為近年來全世界的各大糖尿病學會指引建議的優先治療選擇。

台灣腸泌素藥物健保給付有多嚴格?為何糖友看得到用不到?

雖然腸泌素在臨床益處顯而易見,可受到健保財務吃緊,2019年起健保給付限縮影響,目前國內腸泌素健保給付僅限於糖化血色素達到8.5%,且時間持續長達6個月;或已發生如心肌梗塞、缺血性腦中風等重大心血管疾病者。

但因為多數醫師不會眼睜睜看著病人血糖持續居高不下,大部分在糖化血色素超標但未達8.5%之前就會調整藥物,導致健保給付門檻和臨床狀況有極大落差,使糖友們看得到卻用不到。

糖化血色素換算平均血糖值

  • 正常血糖控制目標:空腹血糖130 mg/dL、餐後血糖160-180 mg/dL、糖化血色素7%以下(根據不同年紀與臨床狀況,控制目標會有些微差異)。
  • 糖化血色素8.5%時:平均血糖在200 mg/dL以上,相當於空腹血糖接近200 mg/dL、餐後血糖250-260mg/dL,而這樣的數值離建議目標有一段距離。

李弘元醫師指出,如不符合上述健保給付標準者須自費使用腸泌素,每個月平均要花上3000至4000元的藥物支出,還不含門診掛號、診療、照護等相關費用,長期累積下來金額相當可觀。

因此在現行健保給付條件下,造成很多糖友即使血糖控制不佳,卻因經濟不允許,無法及早使用腸泌素治療,進一步增加衍生心腎共病的風險。此一結果不僅對糖友病情控制是一大打擊,長期也反而更無助於降低整體健保財務支出。

3年就回本!糖尿病關懷基金會:盼下修腸泌素健保給付條件打造雙贏局面

而對於此一現況,李弘元醫師強調,雖然他認同為維持台灣醫療體系長久運作,健保財務考量有其必要性。但就長遠目標來看,腸泌素現有的健保給付標準不僅在臨床實務上有違常理,更不符合國際現況。

李弘元醫師進一步分享,綜觀亞洲地區鄰近國家的藥物給付標準,在日本、韓國、中國大陸都沒有針對腸泌素訂定類似的使用限制;全世界目前也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像台灣一樣,必須糖化血色素超過8.5%以上,且持續長達半年才能開立。

同時,李弘元醫師表示,根據糖尿病學會與醫療經濟學專家的計算數據顯示,若能將腸泌素給付標準從糖化血色素8.5%下修到7.5%,雖然短期內藥費支出會增加,但在第三年起即可因減少重大心腎併發症支出,減輕約2300萬點健保支出,相當於前兩年增加藥費支出的總和;且於第四年與第五年分別可節省約6800萬與1億2400萬點,長期下來,有望減少的健保支出花費將相當可觀。

總結來說,如未來相關單位有機會放寬給付標準,幫助糖友盡早使用腸泌素介入治療,不僅有助節省健保開銷,對糖友來說也有器官保護、降低死亡率的益處,是患者與社會皆能受惠的雙贏局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