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後】《花漾女子》:從妝髮設計到服裝造型,都提示了女性復仇的諸多細節

【幕後】《花漾女子》:從妝髮設計到服裝造型,都提示了女性復仇的諸多細節
Photo Credit: 《花漾女子》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花漾女子》透過嶄新的女性復仇視角,不僅相當契合當代性別議題,從影像色調、妝髮造型到服裝設計等,更處處展現鮮明獨特的作者印記。

文:邱昶維(DCFS編輯部)

劇情驚悚片《花漾女子》,是導演艾美爾拉德芬內爾(Emerald Fennell)自編自導的原創電影,講述主角Cassie每晚都會在夜店假裝醉酒,教育那些不懷好意的陌生男子們,直到某天的意外相遇,她終於有機會糾正過去的錯誤。

透過嶄新的女性復仇視角,本片不僅相當契合當代性別議題,從影像色調、妝髮造型到服裝設計等,更處處展現鮮明獨特的作者印記,令艾美爾拉德第一部劇情長片即備受影評人肯定,並且入圍2021年金球獎四項大獎。

01_promisingyoungwoman
Photo Credit: 《花漾女子》

(文內可能有雷,請斟酌閱讀。)

非典型女性復仇寓言,透過繽紛色彩鋪陳驚悚

這是一部關於原諒的電影, 但是人們必須承認錯誤才能得到原諒。—導演艾美爾拉德芬內爾

2017年春天,導演艾美爾拉德芬內爾構想出一個場景:「有一個女人醉倒在床上,有人試著脫下她的褲子,女人醉醺醺地說『你在做什麼?你在做什麼?』,接著她突然轉換語調,清醒地說『你在做什麼?』。」兩年後,她順利把這場戲發展成本片故事,並在二十三天拍攝期內,挺著孕肚執導這部既大膽又悲傷的復仇電影。

芬內爾表示,由於她對復仇、西部或公路等類型電影很感興趣,卻又想以女性為主角,並避開她不熟悉的暴力犯罪內容,因此她以希臘神話復仇女神Cassandra為主角原型,從陳年心理創傷的角度出發,透過日常情景傳遞濃厚寓言性,她表示:「這是一個關於特定人物的特定故事,但它能夠讓人深刻地感受到真實與不安。」

花漾
Photo Credit: 《花漾女子》

繽紛誘人的色彩運用

「這部電影必須看起來柔軟、粉紅、誘人、甜蜜且無害。」芬內爾說明,為了呈現主角Cassie所面對的世界,她親自製作情緒板給劇組參考,其中包括六零年代法國電影、美國肥皂劇小說《Sweet Valley High》、繽紛美甲造型,以及亮色服飾等,希望觀眾能夠先認識這個安全、熟悉的女性世界,再經歷電影後半段的驚悚轉折,感受故事寓意。

「我想要讓觀眾覺得那些熟悉的事物不再熟悉,那些有趣的東西也不再有趣。」芬內爾強調,之所以會選擇可愛風格探討嚴肅議題,都是為了突顯日常生活的恐怖真相,而主角不斷變裝以誘惑男性進行復仇的舉動,更蘊藏她的反諷觀點:「若要論女性最擅長使用的武器,那肯定是衣服、髮型跟化妝品。」

02_promisingyoungwoman
Photo Credit: 《花漾女子》

從白天到夜晚的妝容,描繪主角的復仇心路

主角妝容擁有自己的變化歷程, 因為它代表主角進行復仇的每一個時刻。—化妝師Angie Wells

對化妝師Angie Wells而言,主角Cassie是個會刻意改變妝容並偽裝自我的人,所以在設計主角的不同妝容時,Wells必須像是在替不同角色設計,以便做出明顯的差異性,並說明:「化妝最重要的部分是嘴唇和眼睛。」其中,主角在咖啡店上班的妝容,以及她在酒吧的妝容,即有非常明顯的不同。

平常上班時,主角妝容是以棕色眼線、淡淡腮紅、自然膚色粉底,與簡單的護唇膏為主,整體乾淨整齊,給人一種溫和、甜美的形象,而在酒吧時,主角臉上則除了有深色眼線、濃密假睫毛、厚重腮紅、紅色系口紅之外,Wells也利用護膚噴霧使睫毛膏浸濕暈染,讓主角的妝容顯得凌亂、髒污,就像喝醉酒的人一樣。

03_promisingyoungwoman
Photo Credit: 《花漾女子》

悲痛的復仇妝容

主角進行最終復仇時,為了潛進復仇對象的單身派對,她不但換上性感護士服、頭戴彩色假髮、嘴塗深紅口紅,眼睛部分更畫得巨大而恐怖,整體外觀相當浮誇黑暗,是Wells耗費最多心力設計的妝容,她解釋:「主角此時正在向這個世界投射某種信念,但內心非常難過和失望。」

為了讓主角眼睛看起來更大,Wells先是透過兩層上假睫毛、一層下假睫毛,以及藍色眼影修飾,突顯眼睛在臉上的位置,再利用膚色色調的內眼線筆製造層次,使眼白部分看起來更大,而黑色上眼線也被Wells刻意畫得稍微拉長,藉以營造護士妝容的悲傷情緒。

04_promisingyoungwoman
Photo Credit: 《花漾女子》

復古可愛的服裝造型,主角穿搭展現不同面貌

我意識到主角身上的每一件衣服, 其實都是在掩飾她內心深處的真實性格。 —服裝設計Nancy Steiner

受到這個立意鮮明的故事吸引,服裝設計Nancy Steiner很快就理解主角Cassie的復仇任務,並設想服裝風格會比較偏向黑暗、絕望;然而,導演艾美爾拉德芬內爾卻提出截然相反的設計方向,反而希望這部電影能夠展現更多甜美、輕浮、明亮的女性元素,藉以表現片中的虛假世界,令Steiner稱讚:「這是一個很棒的改變。」

「導演希望主角穿得像是一個樂天女孩,但你永遠不會知道她有多消沉。」Steiner解釋,考量到主角善於偽裝自己的性格,她參考六零年代法國女星Brigitte Bardot形象,到古董店、古著店或購物網站等地方採買復古服飾及配件,讓主角的穿著顯得可愛、幸福又夢幻,與她內心真實狀態相差甚遠。

  • 輕盈的女孩打扮

白天的時候,主角身上的衣物通常以淺色、毛絨材質為主,包括帶有粉紅玫瑰斑點的淡粉色上衣、充滿繽紛花卉圖案的泡泡袖連衣裙,以及導演的設計師妹妹Coco Fennell所設計的彩虹圖案棒球T恤等。

0953-557-CNS-MOVIE-REVIEW-PROMISING-YOUN
Photo Credit: 《花漾女子》
  • 狼狽的醉酒衣著

夜晚的時候,主角會根據她前往的酒吧改變服飾風格。像是前往商務酒吧時,她身穿傳統西裝外套、商務襯衫等,藉此勾引那些剛下班的男人,而在前往歐式酒吧時,她則身穿佈有亮片的緊身迷你連衣裙,並配戴銀圈耳環,以便接觸當地客人。

07_promisingyoungwoman
Photo Credit: 《花漾女子》
  • 性感的邪惡護士

「我們不想要太過浮誇的東西,但希望它看起來既性感又嘲諷。」Steiner表示,劇組從網路上購賣數套俗氣的護士服後,耗費一天時間重新製作服裝,並加上蕾絲、拉鍊等配件增添頑皮特質,令護士造型能夠看起來更有趣。

hbz-pyw-index-1602272961
Photo Credit: 《花漾女子》

這是一部真正的復仇電影,就這樣。—導演艾美爾拉德芬內爾

面對有人質疑電影中的男性形象過於卑劣,導演艾美爾拉德芬內爾除了搞笑澄清自己依舊熱愛男性之外,也解釋:「因為我們是在討論那些不好的事情,所以這部片實在沒必要去關注那些大家都知道的善行。」並打趣地說:「反正我們早就看過這種復仇電影幾十億遍了,各位就坦承一點吧。」

本文經DC Film School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