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行止批信報總編「免責聲明」失當 抨梁振英無量度

林行止批信報總編「免責聲明」失當 抨梁振英無量度
Photo Credit:POPO數位書城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9年前沽出報社控股權予電盈主席李澤楷控制的公司後,信報創辦人林行止罕有出手批評現任管理層處事手法。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已退休的《信報》創辦人林行止,罕有地在專欄批評《信報》處理特約評論員練乙錚題為《梁齊昕的處境不就是香港人的一個縮影嗎?》一文,引發特首梁振英反彈一事。

相關新聞:練乙錚撰文評梁齊昕事件 梁振英叫停手:禍不及家人

林行止指出,對於梁振英家中的疑似家暴事件,作為寫作人,難免心癢想寫上幾筆,但基於「對『可憐天下父母』的老話有點會心」,也就只得保持冷眼旁觀。然而,信報前總編輯、現任特約評論員練乙錚於3月19日,發表文章,由梁齊昕的事引伸至香港社會的困局,引發甚大迴響,議論紛紛。梁振英亦隨即發表「嚴正聲明」,指練乙錚是借題發揮。信報總編輯郭艷明回應事件時說,《信報》只是一個發表意見的平台,練乙錚一向有個人觀點,而「文章觀點並不代表報社的立場」。

林行止認為,印刷媒體跟電子媒體的編審程序有不同,前者有較長時間校對斟酌,後者則因為有直播節目,有時難以控制現場情況,故電子媒體確有需要發表「嘉賓意見不代表本台立場」一類的免責聲明。然而,印刷媒體也來這一套 「只會令相關作者難過甚至難堪而於事無補。」

對於練乙錚其後為事件道歉,並在文末要寫上「筆者的文章不代表《信報》立場,上面各段文字也然!」林行止說,「那是痛入心脾的幽默!」他指出,編輯可以不同意寫作者的立場,但由於每篇文章都是經過編輯之手處理過才刊出,在出了狀況之後,社方竟說「問題文章」不代表報方立場以求免責,是說不過去的。

對於梁振英指摘練乙錚「借題發揮」,林行止反問誰的文章不是借題發揮,即使梁振英的聲明也是一種借題發揮。如果梁真的有如其聲明中說「不介意有不同意見」,則何以如此介懷有人覺得香港處境跟其女兒相似,且認為這說法是「有政治宣傳目的」?林行止認為,梁揭英聲明的措詞盛氣凌人,「以命令式口吻『懇求』大家給他的女兒和家人一點空間,又以指令式筆鋒,『請』練先生和《信報》停手」,霸氣盡露,欠缺作為領導人應有的量度。

借題發揮誰意氣 笨伯聰明慶今朝  (林行止專欄,信報)

核稿編輯:歐嘉俊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周雪君』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