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四大會計師事務所龍頭,「勤業眾信」光環真的殞落了嗎?

身為四大會計師事務所龍頭,「勤業眾信」光環真的殞落了嗎?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同屬Deloitte聯盟,台灣稱為勤業眾信,中國卻叫德勤華永,香港之前則是德勤關黃陳方。在一般狀況下,為什麼會計師很難提早發現簽證客戶的舞弊行為?

2020年8月爆發的康友假帳風暴,金管會在調閱勤業眾信的工作底稿後,認為簽證會計師查核程序有重大缺失,因此決定對施姓與江姓會計師處以兩年內不得幫公開發行公司簽證的重罰。沒想到,同年12月又爆發同為KY股的淘帝買基金做假帳,檢調也約談了同樣的勤業眾信、不變的施江二會。

無獨有偶,不僅台灣勤業出事,中國德勤的牛年也過得不平靜。

unnamed
圖片來源:吹哨者YW
德勤牛年大驚喜……

今(2021)年春節前夕,德勤華永會計師事務所北京分所一位名為YW的員工,將四年來遇到的種種不合規定情事做成55頁的簡報,並用郵件廣發公司同事;同時向中國證監會、香港證監會、美國SEC等主管機關舉報

簡報內容不僅有YW本人親身經歷,還加上其他同事遭遇,主要陳述德勤在三家上市公司審計工作中如何「放水」。該簡報在網路迅速流傳,並且立即登上微博熱搜,引起熱議。

會計師在做什麼?

為了讓投資者願意掏錢、讓銀行願意借錢、讓政府願意拿錢等原因,企業必須端出牛肉,證明自己值得買、值得借、值得補助,而財務報表正是企業營運績效的最好成績單。這項成績單,如果是由應考的企業自己來改考卷、自己再把分數填上,在有求於人的壓力下,可信度有多高?

這時,若有專業公正人士,可以協助我們確認財務報表數字沒有「太大的問題」,可信度的問題不就迎刃而解了嗎?

這就是會計師們所扮演的角色。

確認財務報表數字的過程,稱為「審計」、「查帳」或「查核」;查完帳確認沒問題,為財務報表背書畫押,專業術語是「財報簽證」。會計師的執業機構(公司),通常取名為「某某會計師事務所」。

傳說中的四大會計師事務所

經過數次整併後,全球最大的四個會計師事務所聯盟,分別為Deloitte、PwC、EY與KPMG(以2020年營收排序)。之所以稱為「聯盟」,是因為跨國會計師事務所的發展,並不像一般公司跨足其他國家時,採用自行設立分子公司或併購,而是讓當地會計師事務所「加盟」。因此各地區的會計師事務所在經營上,仍保有一定的自主權。

這也是為什麼同屬Deloitte聯盟,台灣稱為勤業眾信,中國卻叫德勤華永,香港之前則是德勤關黃陳方。

在會計師事務所內,「會計師」三字是帶著光環、專屬於各合夥人的,因為只有他們可以在「會計師查核報告」上署名。其他員工即使考上會計師,也只會以職稱或職務被稱呼,像是經理、協理、IC(In-charge,審計團隊領組)、L1(Level 1,新人)、Senior(資深新人)、小朋友(非理級通稱)等。

如何確保財報數字無誤?

每當有食安風暴,幾乎所有店家或食材供應商,都會把原料送幾份到實驗室,再把檢驗報告貼出來,好讓消費者安心。檢驗報告中,除了說明是否檢出有毒物質外,還有一般人不會注意、但非常重要的兩段文字── 「以下測試之樣品係由申請廠商所提供」、「低於定量極限或偵測極限之測定值以未檢出或陰性表示」。

基本上,會計師的查帳重點與精神,其實跟食安檢驗報告頗為類似。

首先,若想檢查企業當年度所有交易,來確認財報數字分毫不差,是非常不切實際的夢想。因為翻遍所有交易的資料、重新估算所有數字,得耗費大量人力。就算會計師願意把所有人力投注在單一客戶上,客戶不僅付不起超高額公費,自己也沒有足夠人力來對應。

因此,改用「抽樣」檢查,並對數字設下容許的「誤差值」(專業術語為重大性),才是比較務實的方法。

以損益表中的「收入」數字為例,會從一整年的銷貨紀錄中,依據風險與內控的強度評估,抽出多筆紀錄作為樣本;接著檢查與這些紀錄相關的原始文件(如客戶訂單、出貨單、發票等),確認這多筆紀錄是否屬實,並把重要的資訊紀錄在工作底稿中。

這些繁瑣的苦工,靠的都是實際到客戶辦公室工作的IC與團隊成員,上層經協理與會計師負責覆核工作底稿,若覺得內容錯誤或不足則會出意見(Review Notes, RN)給團隊成員修改。來來回回過招數次,直到會計師滿意後,工作才算完成。

加盟總部、主管機關還會定期派人抽核案件,確保查核品質。

既然層層嚴格把關,為什麼還會出現德勤YW舉報的違規放水情形?

審計人員為何想放水?

原因很複雜,而且是長久以來累積的結構性問題。若將審計工作視為專案,這些結構性問題嚴重破壞了維繫專案管理品質的鐵三角:工作範圍、時間與資源。

一、工作範圍(Scope)

雖然不須全看、只需要抽樣,不過每筆樣本要翻找的資料與文件並不少;而且數字、日期等還得前後勾稽,判斷是否為合理的交易,再將重要資訊填入底稿,因此遠比想像中繁瑣耗時。另外,依據風險等級,抽樣筆數最多可超過75筆,再加上財報各種數字都需抽樣驗證,工作負擔可想而知。

每當有重大弊案發生,無論是事務所本身或主管機關,都會發布新的查核規範,這也意味著更多的查核負擔。以康友案為例,主管機關認為會計師執行銀行函證有疏失,因此頒布了《銀行函證查核實務指引》,日後審計團隊所須確認與強化的查核步驟大大增加。

也就是說,如果狀況不變,越晚出生的審計員,所須遵循的查核規範越複雜、查核工作越多,導致一線審計人員的工作量永遠只增不減。

二、時間(Time)

工作量暴增的狀況下,若要維持一定的專案品質,只有兩個方法,其中一個就是「神啊!請多給我一點時間」。但很不巧的,神連一首歌的時間也無法多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