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子化與高齡化衝擊中國社會 ,李克強宣布「逐步延遲法定退休年齡」

少子化與高齡化衝擊中國社會 ,李克強宣布「逐步延遲法定退休年齡」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受到少子化與高齡化衝擊,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3月5日在人大會議上宣布「逐步延遲法定退休年齡」;但中國現行養老保險機制不一問題若不解決,提高法定退休年齡恐引發對立。

(中央社)受到少子化與高齡化衝擊,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3月5日在人大會議上宣布「逐步延遲法定退休年齡」;但中國現行養老保險機制不一問題若不解決,提高法定退休年齡恐引發對立。

這次中國全國兩會(人大、政協)召開前,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2月18日透露有人大代表建議東北地區全面放開生育政策限制;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則在2月26日的記者會提及,已在研究提高法定退休年齡的具體方案。

李克強5日在中國13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4次會議作政府工作報告,談及人口政策時則說,將「實施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國家戰略,以『一老一小』為重點完善人口服務體系,推動實現適度生育水平,逐步延遲法定退休年齡。」

若回溯上述2月間官方透露的訊息可以發現,無一不能呼應李克強所提出的「應對人口老齡化國家戰略」。

由於少子化與高齡化社會來臨,中國政府近10年左右除漸進鬆綁生育政策,也計劃逐步推行提高法定退休年齡。

中共中央在2013年11月提出的「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便指將「研究制定漸進式延遲退休年齡政策」。

而2020年底,中共第19屆中央委員會第5次全體會議審議的「十四五規劃(建議)」則進一步提出,「實施漸進式延遲法定退休年齡」。

公開資料顯示,中國現行法定退休年齡是根據1978年的法規要求,男性60周歲,女性幹部55周歲,女性工人50周歲。但社會輿論對這項機制長期缺乏共識,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中國的養老保險金機制並不統一。

中國目前的養老保險制度共有三種,分別為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以及機關事業單位退休制度。

其中,機關事業單位退休制度沿襲計劃經濟體制的退休模式,個人不用繳費養老金,由國家財政支付且受益較高;而其餘兩者都需要個人不同比例繳費,受益相對較低。這種現象也被詬病為「退休雙軌制」。

根據官方數據,截至2019年底,參加中國全國城鄉居民養老保險人數突破5.3億,參加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則為4.3億人,而享機關事業單位退休制度的編制內總人數則是3000多萬人。

可以預見的是,若在這種分配不均的養老保險前提下討論提高法定退休年齡,恐將陷入不用繳費而養老金高者會贊成,需要繳費而養老金低者反對的對立。

《新華網》報導,中國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副部長游鈞2月26日在國新辦發佈會上表示,提高退休年齡有四個原因:

一、中國現行法定退休年齡規定,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初期,根據當時的人均預期壽命、勞動條件、用工方式等諸多因素確定的。中國人均預期壽命當時是40歲左右,到2019年已經提高到77.3歲。城鎮居民人均預期壽命更高,已經超過了80歲。

二、預計「十四五」期間,中國老年人口將超過3億人,從輕度老齡化進入到中度老齡化階段。

三、中國國勞動年齡人口數量從2012年開始出現下降,年均減少300萬人以上,並且減少幅度在加大,預計「十四五」期間還將減少3500萬人。

四、中國新增勞動力中,接受過高等教育的比例已經超過了一半,平均受教育的年限延長到了13.7年,人們開始工作的年齡也相應推後。在退休年齡不變的情況下,平均工作年限自然就會縮短。

RTSU4H8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兩會」提案,將優先考慮高級專業技術人才延遲退休

《澎湃新聞》報導,在中國「兩會」上,全國政協委員、中科院南京天文光學技術研究所研究員崔向群的提案是,優先考慮高級專業技術人才延遲退休,對高級專業技術人才的退休時間給予更大幅度的自主選擇權。

崔向群表示目前的高技術人才普遍具有博士學位,獲得博士學位年齡普遍在30歲左右,還有不少人有2年左右博士後流動找工作經歷。出國留學在國外接受專業技術教育的時間更長。

與學士學歷人員相比,博士學位人員比學士學歷人員參加工作時間至少晚6-8年,「如果60歲退休,為國家服務的時間只有30年左右,加上需要積累經驗的時間,為國家服務的時間縮短了1/5左右。」崔向群說。

人口高齡化對中國社會的衝擊

《界面新聞》報導,中國老年人口佔比越來越多。據中國國家統計局,截至2019年,65歲及以上人口佔總人口比例達12.6%,連續19年上漲,人數與2001年相比翻了近一番。2019年,15歲至64歲的勞動年齡人口佔總人口比例還是超7成,但已經連續9年下降。19年來,老年撫養比(老年人口數/勞動年齡人口數)上升了7.7個百分點,2019年達到17.8%。2019年中國老年撫養比達17.8%,這意味著1名老年人需要約6個勞動年齡人口來負擔。

從各地來看,部分地區出現「未富先老」現象。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2019年老年撫養比較高的省區市中,上海、江蘇、遼寧和山東4地人均收入在3萬元人民幣以上,重慶、安徽和四川3地人均收入不足3萬元人民幣。

據《老齡藍皮書:中國城鄉老年人生活狀況調查報告(2018)》,2015年中國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中,超過4成還在工作,其中80%以上的老年人工作以體力勞動為主,而且農業勞動居多。

延遲退休可能加劇「少子化」問題

《香港01》訪問北京的「80後」民眾表示,依照中國社會的發展,長照議題和育兒議題也有聯動的層面。在都市化進程的發展下,都市青年新手父母很大程度上得仰賴家中的老人來協助帶娃。

中國退休的時程設定較歐美國家早,因此對個人來說,在有父母輩的協助下,生育的意願會比較高,但這樣的優勢可能會被高房價和高教育經費給抵消,這得看每個家庭的狀況和條件而定。一旦延遲退休的話,可能會打消更多家庭的生育意願。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