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被大學「篤灰」給秘密警察的紹爾兄妹

紀念被大學「篤灰」給秘密警察的紹爾兄妹
圖片由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蘇菲對漢斯說的最後一句話,就是「陽光還在照耀」。

兩周前路經德南斯圖加特一處藥房,門外放有悼念78年前那天遇害的紹爾兄妹的紙牌。這藥房是他們倆小時候住過的故居。1943年,他們倆因在慕尼黑大學散發寫有德軍在蘇聯戰場大敗的傳單而被校務處「篤灰」給秘密警察,最終被捕,不久後上了斷頭台。

紙牌上用了「謀殺」(ermodert)這個字,但在當年,他們卻被視為國家敵人,犯有叛國和貶損軍隊罪的暴徒。這雙兄妹死時僅20多歲,是慕大的學生。哥哥漢斯少年時是基督教青年會 (YMCA,德文稱「CVJM」)的成員,後來曾活躍於希特拉青年團,但在慕尼黑讀醫科時,接觸到一些反納粹的教師和同學,慢慢改變了他的思想。而妹妹蘇菲在入讀大學前當過幼稚園教師,後來進入大學修讀生物和哲學。在那裡,她從兄長身上接觸到反納粹的學生,後來使她決志投身反抗運動。

AP_546060136987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今天這家藥房門口,還釘著一塊紀念牌,寫著這是紹爾兄妹的故居。平時走過的人多,但停下來細看的寥寥可數。在多事之秋的今年,藥房多了許多買口罩的客人,另外還有有心人沒有忘記他們倆,特意放下鮮花。除了德國人外,其實所有熱愛德國文化和學習德文的人,都應該感念紹爾兄妹和無數反納粹志士。沒有他們那年付出的努力、血淚、生命,今天我們在德文課學到的第一句問候語,不會是「Guten Morgen」,而是「Sieg Heil」——「元首萬歲」。

那天,我特意佇立這束花前,回想這段歷史。身後一雙中東裔男子經過,說著不是德文的外文,然後指著紙牌說了一番我聽不懂的話。看見今天的德國,有著這麼多不同膚色和文化背景的人,紹爾兄妹必會感到欣慰。蘇菲對漢斯說的最後一句話,就是「陽光還在照耀」。就如那天照著這紮鮮花的陽光般,普照著今天在德國不同膚色的你和我。

本文獲授權轉載,題目由編輯所擬,原文可見於作者Facebook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