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蘭走過轉型正義最後一哩路,但台灣的《除垢法》何時會通過?

波蘭走過轉型正義最後一哩路,但台灣的《除垢法》何時會通過?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身為一個主權雖有,但國家定位不明的台灣人,對於波蘭的命運,只覺得極其悲慘,心想波蘭的過去式,很有可能也會是台灣的未來式,因為我們都是在列強夾縫中求生存的人民。

二戰時期波蘭政府流亡與再度復國

1994年我與帕特伯恩(Paderborn)中學師生,來到締結姊妹市的波蘭小鎮普熱梅希爾(Przemysl),我和同學們對這小城都很好奇,因為它顯得特別寧靜而神祕。

就在我們四下張望群聚聊天時,這期間來了一位滿臉皺紋、留著長鬍子的波蘭當地男性長者,加入了我們聊天。他看到我是團體中唯一一個亞洲面孔,問明來歷後,話匣子大開,嘩啦嘩啦地激動地用波蘭語說了一長串波蘭文。

經過翻譯,我才得知長者是在述說波蘭的歷史,他說波蘭曾被德國和俄國等國家分割併吞消失,好不容易現在波蘭又重新建立了自己國家,看他憤慨的神情,令人感同身受。身為一個主權雖有,但國家定位不明的台灣人,對於波蘭的命運,只覺得極其悲慘,心想波蘭的過去式,很有可能也會是台灣的未來式,因為我們都是在列強夾縫中求生存的人民。

就在我們閒暇聊天時,突然有個學生說,他們昨晚一行人本要去迪斯可跳舞,結果在門口就被當地的年輕人給擋住了,當地波蘭人對著德國年輕人嗆聲喊著「出去,德國人出去!」

這是二戰後將近50年的波蘭與德國的民間仇恨,雖然與德國第三代的後人沒有直接關係,但是現今德國年輕人祖輩做的侵略行為,至今都還深深地刻在波蘭年輕人的記憶裡,波蘭人國恨家仇,怎是一個1970年匆匆造訪波蘭的德國總理布蘭特(Willy Brandt)來個道歉下跪就能原諒的?

輕信盟國

沒錯,德國的確虧欠波蘭太多,一個國家總理的道歉,完全無法道出波蘭人內心數百年來的痛苦與辛酸。波蘭身在兩個列強德國與蘇聯的夾縫下,國家領土數次變遷,從16世紀至今,波蘭滅亡再復國至少四次,這之中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前的1918年,波蘭被整個滅國超過130年以上。

波蘭共和國這個國家名稱前後更是更動了五次以上,為了在二戰中求生存,波蘭曾與前俄國與前納粹德國都簽下互不侵略的合約,心想可以充分得到西方英法等國的支援。但波蘭總統誤判形勢,當年希特勒(Adolf Hitler)違約侵略捷克時,波蘭選擇不出聲,而且趁勢得到一小塊土地的紅利。當俄國想和波蘭締結盟國合力阻絕希特勒侵略時,波蘭卻甘心放棄,一廂情願地認為英、法會為他們出力。

波蘭總統沒想到,希特勒與俄國早已打好算盤,他們相互背著波蘭秘密協定雙方不侵略波蘭,但這只是表面上要求對方克制,雙方心知肚明,誰要不先行侵略誰就是傻瓜,好似大好魚肉放眼前,不吃白不吃。

史實確實也如實演出,1939年3月在英法避戰的情況下,希特勒輕鬆併吞捷克,波蘭唇寒齒亡的結果就是遭納粹閃電攻擊,直取華沙。當年波蘭在歐洲的軍力排名是第六,可以說是相當堅強,力抗敵軍的兵力與決心都有如鐵的決心。

但波蘭除了面對來自西方的納粹外,東方夾擊的俄國也同樣虎視眈眈地侵門踏戶。戰爭正在進行,而波蘭軍在抗戰期間竟會收到不能抵禦俄軍的密訊,讓他們國軍進退失準。而二戰期間被打得沒地方跑的流亡政府,1943年流亡,流亡的政府首腦先跑巴黎,再轉往英國。

一個流亡的領袖,不能和軍隊與人民站在一起,波蘭注定是要再次消失。

卡廷大屠殺,波蘭被俄軍與納粹共屠殺3萬3000人

對於波蘭而言,1939年不僅被納粹而起的希特勒蹂躪,幾乎是同一段時間也被俄國侵略,俄軍於1940年甚至把波蘭的戰俘與平民菁英約2萬1000人殘忍殺害。當年殺人大魔王史達林(Joseph Stalin)是西方盟國的之一,也因為這樣要究責俄國,對於盟軍國家來說,更顯困難,二戰期間英國更是否認俄國屠殺波蘭人的罪刑。

被俄軍殺害的波蘭人屍體,是在1941年由攻佔波蘭的德軍發現,從此揭櫫於世。俄軍當年矢口否認,硬是把罪刑全部加諸在邪惡的納粹身上。最終德軍在戰敗後,結算在卡廷的屠殺人命,德軍也加殺了至少1萬2000人的波蘭人。

一場列強侵略,波蘭就是個列強爭奪肥羊的殺戮戰場,波蘭人死亡高達630萬人,佔人口比例的五分之一,也是二戰中死亡比例最高的國家。

司法除垢是轉型正義最重要的一哩路

近代波蘭這個命運多舛的國度,為了從共產獨裁政權真正轉型民主,他們在共產政權倒台之後,也在1997年通過《除垢法》,真正走向民主之路。《除垢法》的通過,象徵的是現在政府對過去政府的一個清楚的切割,透過解聘體系中的獨裁共犯,來重新獲得人民對民主化政權的信任。

而台灣在轉型正義的路上,除了舉行國殤之外,對於最後一哩路的除垢工程,卻完全無視也不願討論,甚至連一個殺人魔的崇拜都無法遏止,更遑論司法界的除垢改革。

人民期盼的司法改革,其實不是變幻的魔術,但它也絕不是政治人物和稀泥的產物,可以睜一眼閉一眼就蒙混過去。轉型正義做得不徹底,司法界人士就會持續以獨裁時期所受的訓練方法與態度來對待公民,台灣人民因此也將無法得到真正公平的調查與審判,而整個司法界的公信力更將與之陪葬。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