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軍警徹夜圍堵百名青年震驚國際,仰光青年抗爭者在清晨陸續脫困

緬甸軍警徹夜圍堵百名青年震驚國際,仰光青年抗爭者在清晨陸續脫困
3月8日,民眾看著正包圍仰光市三橋區的軍警。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緬甸軍警的鎮壓行動日趨強硬,數以百計的緬甸年輕抗爭8日者被軍警圍堵在三橋區,最終在西方國家與聯合國的強烈要求緬甸軍方放人的壓力下,抗爭者在9日清晨陸續脫困。

3月8日,國際婦女節的這一天,緬甸最大城市仰光又陷入了一個不平靜的夜晚,數以百計的緬甸年輕抗爭者被軍政府的安全部隊圍堵在三橋區(Sanchuang),最終在西方國家與聯合國的強烈要求緬甸軍方放人的壓力下,抗爭者在9日清晨陸續脫困。

自緬甸軍方於2月1日發動軍事政變之後,仰光市民已連續多日不顧宵禁走上街頭示威,反對軍人統治復辟,而軍警也予以反擊,民眾傷亡人數、被捕人數日增。中央社報導,緬甸軍警迄今已殺害逾60名抗議人士、拘留超過1800人。

就在3月8日晚上,軍警在三橋區圍捕年輕抗爭者的消息迅速在網路上傳播開來後,數以千計的抗爭者也在仰光市內各處集會,呼喊著「釋放三橋青年」的口號,聲援被困在三橋區的年輕人。

中央社》報導,軍方在政變後實施每晚8時到翌日凌晨4時的宵禁政策,因此抗爭者則多在白天上街遊行抗議,入夜後則各自散場回家,然而仰光的軍警卻從6日晚間開始,在市內多處區域對著民宅開槍與逮捕路人。

接著到8日,警方宣布要在三橋區檢查屋宅,查看是區內民眾是否有藏匿外來者,否則將予以懲罰;當日稍早國營的緬甸廣播電視台(MRTV)更提到:「政府的耐心已告罄,雖然試圖在鎮暴時將傷亡降到最小程度,但多數人尋求徹底穩定,並要求採取更有效措施來對付暴動。」

為聲援三橋區內的抗爭者,不顧宵禁令的仰光市民,在夜晚再次走上街頭抗爭,而這如潮水般的串聯,也很快引起彼時已處於白天的西方社會的關注。

美國之音》報導,當緬甸軍隊威脅要挨家挨戶搜捕這些年輕人的新聞傳出來後,聯合國、美國、加拿大、英國和歐盟等國便發出聲明,呼籲軍方允許這批年輕人離開。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也呼籲,軍警應「盡其所能地克制」,並在不使用暴力、不逮捕的情況下放人。聯合國稱許多被圍困的抗爭者,是和平遊行紀念三八國際婦女節的女性。

最終大約到了凌晨3點,軍警部隊就撤離了現場。路透社報導,年輕抗爭者沙亞孟(Shar Ya Mone)表示,她原本與其他15到20人一起待在一棟建築內,而他們在軍警撤離後終於可回家了;而另一名抗爭者則在社群媒體發文表示,軍警撤離後,他們大約在清晨5時左右離開了三橋區。

緬甸5家獨立媒體執照遭撤銷

另一方面,除了走上街頭的抗爭者遭軍警鎮壓外,軍政府也開始對傳播軍方負面新聞的獨立媒體進行打壓,目前已有5家獨立媒體的執照遭撤銷,而上街採訪的記者也遭到逮捕,新聞自由的空間在政變後進一步萎縮。

中央社》報導,緬甸獨立媒體「今日緬甸」的辦公室8日遭到軍警搜查,軍方控制的緬甸廣播電視台(MRTV)指出,今日緬甸、DVB、7 Days、Mizzima以及Khitthit media等5家獨立媒體的執照已被撤銷。一位在仰光不具名的媒體工作者告訴中央社,之前軍警多是逮捕個別記者,而這是軍方首次直接瞄準媒體,讓在緬甸獨立媒體的壓力會越來越大。

今日緬甸8日晚間發布聲明指出,他們的新聞工作人員已從1月28日起不在辦公室工作,因此軍警在當日的突擊行動中沒有逮捕任何人,但辦公室門鎖已遭破壞,而電腦、印表機、部分的資料伺服器已遭軍警帶走。此外,今日緬甸的記者凱宗暖(Kay Zon Nway)2月在抗議現場連線直播訪問時遭軍警逮捕,預計被拘禁到3月12日。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