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中的電影手繪海報(上):台灣第一人陳子福,是商業與藝術的精采融合

消失中的電影手繪海報(上):台灣第一人陳子福,是商業與藝術的精采融合
Photo Credit: 陳子福手繪海報圖像╱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陳子福是台灣影壇最重要的手繪海報師,從他的作品中不僅顯露出再現一部電影的企圖,也可見到他在美術形式上努力探求的鑿鑿痕跡。

文:陳雅雯

身處在數位科技的時代,我們已經很難去追想,沒有電腦繪圖、沒有大型輸出、沒有社群媒體的古早時期,電影宣傳究竟是如何進行的。舊時的電影海報提供了一道線索,讓我們稍稍靠近那個殊異的時空:觀影彷彿是一場集體狂熱、票根上還有手寫的座位號碼、正片開始前得起立唱國歌、腦後還聽得到放映機嘎嘎作響。而這場古典儀式,以張貼在戲院前的海報作為起點,那是一扇窺探之窗,勾起了無限想像。

台灣手繪海報第一人:陳子福

說到最有台味的網路獵奇圖像,《大俠梅花鹿》、《王哥柳哥遊台灣》、《蛇郎君》大概算名列前茅。這些老台語片的海報,都出自今年九十五歲的陳子福先生之手。

他是台灣影壇最重要的手繪海報師,作品涵蓋了影史各個時期、語種,穿梭於各種類型之間,包括粵語片、廈語片、台語片、國語片、外語片,主題則包含歌舞表演、戲曲、文藝、倫理、喜劇、神怪、俠義、社會寫實、諜報、功夫、武俠、健康寫實等,這些作品是半世紀珍貴的平面宣傳史料;另一方面,也見證了商業與藝術的精采融合,不僅顯露出陳子福再現一部電影的企圖,也可見到他在美術形式上努力探求的鑿鑿痕跡。

如同許多極富生命力的民俗藝術一樣,陳子福的作品扎根於一個未受重視的大環境中,卻因本身旺盛的創作力,突破歷史的塵封,成為一道鮮明的時代印記。

陳子福作品中,最精彩的是台語片和武俠片。根據他的說法,有九成以上的台語片海報都出自他的手筆,總數約有五千張,加上他習慣將原稿繪於棉布上,歷經數十年而保存下來的,目前還有約一千多幅;其他同時期的海報畫家則是畫在紙上,容易破損腐爛,因此無法完整保存至今。而在武俠片的海報表現上,他的筆法更形洗鍊成熟,盡顯個人風格,包括享譽國際的《俠女》一作。

筆者曾在一九九九年參與了國家電影中心[1]的「陳子福手繪海報修復計劃」,始有了接觸這一批珍貴海報原稿的機會。在當時整理的過程中,發現原作經常是被剪成三到四大塊的,因此建檔的初步工作,即是將這些塊狀原稿拼回原本整幅狀態,再進行細部修補。

根據陳子福的自述,「早期的海報印刷是用人工分色的,也就是說我畫出來的東西,製版師要一筆一筆地描出來,包括海報上的字也要描出來,然後再分七個版:黃、紅、黑、藍、粉紅、淺藍及灰色,才能印刷。」[2]

也就是說,為了遷就製版方式,原稿切成兩塊讓兩個人同時工作,最後再拼成一塊版,以加速製版時間。要讓作業時間快三倍或四倍,就將原作切成三四塊便是。[3]因此,在製作之初,海報就具備了「拼貼」特色,這首先來自製版過程的物質條件,是屬於物理性的拼貼。這些在原畫稿上清晰可見的剪痕,經過製版後在印刷品上是看不出來的。

e5adabe6829fe7a9bae9818ae58fb0e781a3e59c
Photo Credit: 陳子福手繪海報圖像╱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提供
孫悟空遊台灣(矮仔財遊台灣),1962,75 x 52 cm,棉布.台語╱喜劇.導演╱李泉溪。據宣傳文案,是當年的春節賀歲片。陳子福:「卡通畫法一定要淺底色,才能將主題或人物襯托出來。」

我們在修補海報的過程中,發現頭像部分經常是單獨剪下,與海報其他區域以大片塊狀剪下的情形不同,也因此,許多海報在拼組後獨缺明星頭像,無法進行全面修補,例如一九六六年的《故鄉聯絡船》以及一九六七年的《飛賊黑衣女》海報。明星臉孔的描繪是一幅海報最重要的元素,因此我們有理由認為這些從原稿中獨立裁出的明星頭像,是因為必須進一步細密的描繪與修改。

陳子福曾說,「我到現在……算人頭的話,大概畫了好幾萬個人頭了。」[4]由此可見他是以一種零件組裝的方式來思考構圖,而這有助於他機動性地對各項細節著手增修。有了這層對其製作邏輯的認識,我們可以更好地理解陳子福的海報繪畫風格。

和那個時代的年輕人一樣,陳子福也會在戲院看日本時代劇,中學時曾在同學家借閱日本電影雜誌,並特別留意日本畫,放學後也流連在住家附近的電影看板店一帶。戰後初期,雖然禁演日本片,但仍能在非法的映演管道下觀賞。

在所有外片中,最受歡迎的要算是日本片,除了長久以來的習慣之外,當時台灣有八百多萬的觀眾,半數以上熟諳日語,對日本殖民時期所給予的影響還有所眷戀,因此觀看日本片的人潮遠比美國片還多。[5]

特別是文藝片類型受日本電影影響更深,很受觀眾歡迎[6],這種現象也反映在陳子福的電影海報上,經常可見對日本文化符碼的運用,包括服裝、建築、櫻花等。

陳子福的海報繪師生涯始於二戰結束後,他在自述中指出:「當時(按:戰後初期)台灣有四家電影公司:國泰、中電、大中華及大同公司,是負責國片發行,而且那時新片很少,多半是從上海來的舊片。

片子賣來台灣,通常會附海報,這些電影海報是在上海印的,紙質很厚,數量也很少,隨片放映幾次後就會破損。我有時看不過去,就把海報帶回家修補,甚至重畫。」[7]

從這段話,我們注意到的不是「修補」,而是「重畫」。重畫指的並不是另行創新、製作出新的海報,而是依據原來海報的用色、筆法去模仿、複製原畫。陳子福的海報創作是從直接臨摹原作開始,而在若干細部進行更動;可以說,對原版進口海報的參考,構成陳子福重要的學習內容。

歷經了臨摹學習的階段之後,陳子福的繪畫技巧經過磨練,在一九五五至一九五九年台語片興盛的第一階段,他已是獨當一面的畫師。一九五六年,麥寮拱樂社團主陳澄三投資拍攝第一部三十五釐米台語片《薛平貴與王寶釧》,找來留學日本的導演何基明執導,當家花旦劉梅英、吳碧玉擔綱男女主角,海報由陳子福繪製。


猜你喜歡


新創盛會線上回歸,技術、經驗、創投全都包!7月15日AWS Startup Day現正報名中

新創盛會線上回歸,技術、經驗、創投全都包!7月15日AWS Startup Day現正報名中
Photo Credit:AW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AWS Startup Day 即將於 7 月 15 日重磅回歸,此次不只聚焦新創趨勢與數位應用,更聯合 AWS 創投新創媒合會,提供參與者豐富的資源,所有與新創生態系相關的夥伴都不容錯過。

隨著Web3.0去中心化的趨勢開展與現在進行式的產業數位轉型浪潮,雲端技術早已成為許多早期新創發展產品或服務的關鍵金鑰,甚至為其奠定高速發展的穩健根基。而台灣雲端服務供應龍頭 AWS(亞馬遜網路服務公司)更自Web2.0時代開始就從未缺席,始終在技術新知、應用實務等方方面面致力支持新創,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免費論壇活動──AWS Startup Day也將於今年7月15日重磅回歸,在線上和參與者相會!

今年度AWS Startup Day持續聚焦新創趨勢與數位應用,精心規劃八場新創專題演說,非常適合長期關注新創生態系統的相關人士,或是正要起步、成長的新創夥伴報名參加。

立即報名2022 AWS Startup Day!

五大特色議程安排,給你滿滿新創觀點與技術乾貨

AWS_Startup_Day活動特色02
Photo Credit:AWS

「新創如何運用雲端科技打出一手好牌,投注資源延續未來業務?」這是今年AWS Startup Day欲探討的核心議題之一。為解答雲端科技之於新創企業的珍貴價值,AWS以「國際市場」、「創投趨勢」、「多元創業」、「雲端技術」、「焦點產業」等五大特色精心規劃講座內容,完整收錄新創趨勢脈動、雲端技術實務、佈局策略觀點與創投媒合等新創事業歷程的重要節點。為此,AWS不只力邀Web3.0、電商、串流、B2B解決方案等不同領域的新創合作夥伴,分享選擇AWS開展新創事業的策略考量,更毫不藏私地解析雲端技術如何快速又穩定的開拓事業。

議程02
Photo Credit:AWS

無論新創還是育成,想要洞見機會就不能錯過AWS Startup Day

活動對象
Photo Credit:AWS

任何產業或技術的發展,不單要前人的引領,也需要後繼者無窮盡的創新思維與打破框架的勇氣,缺乏其中一個環節,生態系都無法平衡永續。所以無論是天使創投、孵化器,還是剛起步或處於早期新創的企業,只要你身為新創生態系統中的一份子,渴望尋求創意突破或開展新興業務,AWS Startup Day都是你絕對不能錯過的最佳活動。

填單取得2022 AWS Startup Day 免費入場券!

尋找下一個新創獨角獸──同場加映AWS年度創投新創媒合會

本次AWS Startup Day除新創及創投相關講座外,AWS更直接邀請多家國際及台灣知名創投公司,與AWS Startup Day同場舉辦今年度唯一的線上「新創創投媒合會」,欲透過串聯本地深具潛力的新創與創投,幫助台灣新創企業獲得更豐富的資源,孕育下一個獨角獸。

根據AWS釋出的消息,媒合會將以早期天使輪或Pre-A輪融資為主,重點關注AI/ML工具和平台、智能零售、MarTech、Web3.0、媒體和娛樂等產業,並以快速輪流的形式替新創獲得最大的曝光。

立即報名2022 AWS Startup Day,共構台灣新創生態系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