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布斯堡帝國》:民主選舉如何加深了基層民眾對帝國的忠誠?

《哈布斯堡帝國》:民主選舉如何加深了基層民眾對帝國的忠誠?
Photo Credit:Wilhelm Müller@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奧地利境內的政治改革使選民多了成千上萬人的動蕩過渡期間,摩擦就產生在那些地點,產生於帝國對族群有最大利害關係的時刻:選舉。

文:彼得・賈德森(Pieter M. Judson)

新人當政

自由主義的願景、理念、習慣做法把持了政界,在十九世紀中期支配政策制訂,但到了一八八○年代,這一獨大地位漸漸瓦解,主要因為出現一個日益群眾導向的社會。群眾導向的都市化模式、消費模式、通訊模式和社會組織模式,對自由主義處理社會問題時採取的高度受限、個人主義、不插手的做法和行使政治權力的方式,構成挑戰。

一八八○、九○年代帝國議會選舉權改革,使更多人直接參與帝國的公共生活。這時,選舉成了重大的社會、文化活動,使基礎自治體的所有成員,乃至沒有選舉權者,都參與從群眾大會到暴動的種種共同的公共儀式。

群眾社會的崛起,也創造出多種似乎令哈布斯堡自由主義完全猝不及防的社會問題。

出身中產階級下層和工人階級的男女,在自由主義學校體系裡受過教育,已學到寶貴的教訓。他們想要成為積極有為的公民,想要貢獻帝國。基礎自治體政府不也是他們的政府?政府不是該回應他們的經濟、社會、文化需求?決定帝國的走向時,他們不配置喙?一八七三年經濟崩盤引發長期衰退時,就已露出這一劇變的跡象,面對此長期衰退的連帶影響(失業、破產),自由主義似乎無力招架。

自由主義精英拿虛構的資產階級政治一體性,合理化他們對奧地利許多鎮議會的牢牢掌控,但這場衰退掏空了一體性的基礎。自由主義者把地方政治說成團結的製造業者(地方資產階級)反擊外人入侵的鬥爭,而帝國政府官僚、領邦政府或晚近移入該鎮的社會主義工作者,都屬於他們所謂的外人。

地方中產階級的成員,對於可取之經濟發展的本質,和鎮上對較不幸者提供的服務的範圍,歧見愈來愈大,虛構的一體性也無法掩蓋這些歧見。掌權者在選舉時公開利用自治體共有之土地的讓予合同或租約,恩庇在政治上支持他們的人,如同火上加油,使情勢更加惡化。

屬於中產階級下層的手藝人、小零售業者、白領工業工人,挑戰了銀行業者、實業家、大商人的支配地位,虛構的資產階級一體性迅即瓦解。一八七三年後,較小的製造業者開始自組協會,申明他們的政治利益,反對本地商貿、製造業精英的宰制。例如,在波希米亞北部的工業城奧西希,鎮上的手藝人自組了經濟協會,選舉時挑戰支配該鎮政務的自由主義者,舉辦公共集會(自由主義者所不願碰的事),利用本地報紙抒發不滿。

這些行動主義挑戰者從公平與道地本地人的角度爭取選民認同。究竟誰會從本鎮的發展中獲益呢?誰真的代表真正的本鎮鎮民呢?他們巧妙利用反猶、宗教差異或民族認同之類能分裂敵對陣營的文化議題,指控他們根基深固的對手聽命於見不得人的外部勢力,藉此打破對手的優勢地位。當地精英則祭出各種城市恩庇伎倆來鞏固他們的政治獨大地位,作為回應。

奧地利、匈牙利境內的地方市鎮長,打造出大抵以私交和恩庇為基礎建立的恩庇侍從政治集團,助自己或盟友連任。在貝勞恩,選舉時,現任鎮議員突然把鎮地租借給可能支持他們的人,在居住區增建人行道來拉攏該區選票,把本地木頭在當地的販賣特許權撥給可能支持他們的人,諸多作為都招來對手指控他們賄選。一八八七年,現任者甚至宣布分兩個日期投票,最終這個詭計引來領邦政府徹查,導致選舉無效。

隨著市鎮裡較窮的居民所支持的候選人,在第三類選民、甚至有時在第二類選民所選出的議員裡占過半數,地方權力開始易手。在貝勞恩,有個成員大多為手藝人的反對黨,指責精英太不用心於維護選民的經濟利益。這些手藝人抱怨鎮議會一再把營造合同賞給鄰鎮跟他們打對台的建築事務所,而非給本地的事務所。

早在一八七八年,他們的運動就開始展現成果,拿下數場選舉勝利。他們的成功主要得歸功於選戰期間動員了民間志願性協會,這些協會,從當地的體操協會、歌唱協會到當地退伍軍人協會,形形色色。另一個重要因素是支持挑戰者的當地報紙的創立和傳播。就上述所有明顯相對抗的例子來說,公民社會的擴張一事,鼓動活躍於政壇的新人參與政治過程,並把他們在當地追求的目標與帝國結構掛鉤,從而的確加深了當地人對帝國的忠誠。

面對不同以往的選民,基礎自治體的回應之道是大增具體建設。他們組織了小型放款銀行,讓農民和當地小企業主能夠借到錢,並增建學校、法院、醫院、收容所、屠宰場、磚廠、兵營。他們立了街燈(先是煤氣燈,後來是電燈),同時有許多更大的城鎮建造了有軌電車,好將工人階級郊區市鎮與城中心連接起來。

以上所列只是當時具體建設的一部分,但即使這些建設都間接表明,基礎自治體的職責在很短時間裡有了很大的改變,從一八六○年代有限管理自治體財產,轉變為一八八○年代對他們所要討好的選民提供眾多服務。

使新人在日常生活上與帝國緊密掛鉤一事,是個無法預測其發展的過程,而且此過程往往製造出肢體暴力,因為較新的利益攸關者為了爭取左右本地政策的權力,會真的動手和傳統精英爭鬥。選舉製造出難以捉摸的行為,正因為每個人都理解到他們在選擇帝國所該走的方向。

透過選舉與帝國掛鉤一事,創造出能抵抗在當地支配地位難以撼動的精英的新形式(且往往訴諸暴力),這和十八世紀的農民求助中央政府,對抗本地貴族壓倒性勢力時,與帝國掛鉤一事所起的作用一樣。但這時,那些精英往往就是一開始創造這個新制度的自由主義者。

一八九七年三月十三日,在加利西亞境內,居民大多講波蘭語、信羅馬天主教的達維杜夫村(Dawidów,人口一千三百人),一群民眾攻擊選務官員斯坦尼斯拉夫・波佩爾(Stanislav Popel),指控他嚴重選舉舞弊。波佩爾開槍射殺一名攻擊他的農民,群眾憤而將他打死。該村兩名警察鎮不住憤怒的群眾。農民懷疑當地官員假造合格選民名單,好抹殺民意,讓當地大地主靠作假選贏。帝國制度據以運行的規定,讓人民覺得事事都要公平公正,在當地農民眼中,大地主違反了那些規定。

而一九一一年選戰期間在加利西亞產油城鎮德羅霍貝奇發生的驚人事件(見本書導論),也使該鎮的猶太裔副鎮長,支持當權波蘭裔保守派的雅各・佛亞斯泰因(Jacob Feuerstein),與當地的猶太民族主義陣營勢如水火,後者聯手當地的魯塞尼亞民族主義者,試圖將支持猶太復國運動的候選人送進議會。

佛亞斯泰因有加利西亞政府當靠山,從附近普熱梅希爾要塞調來軍隊,阻撓不會把票投給他所中意的候選人的猶太、魯塞尼亞民族主義者。一群猶太人和魯塞尼亞人在該區域唯一的投票所要求行使投票權,這時,據說佛亞斯泰因下令士兵朝群眾開火。二十六人喪命,另有數十人受傷。

維也納《新自由報》的一名記者證實此事不假,並指出開火前幾小時,士兵面對群眾的挑釁,原本表現得非常克制。二十六人遇害一事,表明現任者和挑戰者都認為選戰的輸贏事關重大。

鎮議會裡勢如水火的敵對,鮮少隨著激烈選戰告終而消失。鑽研奧匈歷史的學者往往把地方民選機構裡衝突的激烈程度,歸因於民族主義的危害。有幾種衝突最常被認為與民族主義者一八九七年後欲癱瘓奧地利國會的作為(通常透過阻撓議事、辱罵、擲物),密切相關,但這幾種衝突其實是境內未有民族主義爭議的那些地方的諸多村鎮議員,他們行為上的特點。

翁加里布羅德鎮的鎮政府,一八八○年代中期就已被捷克化,而在此鎮,輸掉選戰的政黨始終向摩拉維亞政府抗議該鎮的選舉結果(一九○○年、一九○六年、一九一一年),一九一三年摩拉維亞政府終於有所回應,宣布一九一一年第一類、第三類選民的投票結果無效。鎮議會開會期間有時擾攘不休,數名鎮議員常上法庭指控其對手中傷,但通常未告成。

在境內居民大多說捷克語的貝勞恩,波希米亞政府已宣布一八八八年選舉結果無效(當時該鎮政府發布了兩個投票日期),但政局仍然動蕩。當地一位歷史學家說一八九○年代的鎮議會會期困擾於「不容異己的氣氛、徹底蔑視反對意見、違反最基本禮儀,包括動粗攻擊。」

從翁加里布羅德之類地方議會的情況,可看出帝國受人民支持的程度,從而看出帝國本身固有的實力,因為人們在奧匈社會最地方性的層級理解帝國、感受帝國的存在。政治暴力不只是民族主義衝突的特點,而且反映了一項政治制度的運作何等攸關許多人的利益,這些人認為政治制度給了他們在更大的帝國制度環境裡,左右自己城鎮的未來的機會。

在奧地利境內的政治改革使選民多了成千上萬人的動蕩過渡期間,摩擦就產生在那些地點,產生於帝國對族群有最大利害關係的時刻:選舉。

相關書摘 ▶《哈布斯堡帝國》:在瑪利亞・特蕾莎最無助的時刻,匈牙利給她至關緊要的支持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哈布斯堡帝國:翱翔歐陸的雙頭鷹家族,統治中歐四百年的多民族混融帝國》,馬可孛羅出版

作者:彼得・賈德森(Pieter M. Judson)
譯者:黃中憲

哈布斯堡家族,歐洲歷史上最顯赫、統治領域最廣的王室
哈布斯堡是如何在一片充滿不同民族、不同文化的中歐建立綿延數百年的統一帝國?
她又該如何面對工業革命、啟蒙思潮、法國大革命等時代變局?

作者賈德森以綜覽全局的視角,發前人所未發的觀點,重新評價哈布斯堡帝國,讓世人認識帝國為何曾在如此悠久的歲月裡,對中歐數千萬人如此的重要。

《哈布斯堡帝國》是本大膽的翻案之作,摒棄了正在形成之諸民族其流於片斷的歷史,審視政府是如何弭合族群間的差異和隔閡,為帝國帶來長治久安。哈布斯堡的君王支持建設新學校、法院、鐵路,推動科學、藝術,使皇帝的權威穩穩屹立於中歐的諸文化、諸經濟體裡。帝國全境日益提升的生活水平,也提高了哈布斯堡王朝統治的正當性,因為公民開始利用帝國的行政機構來造福自己的鄉里。

哈布斯堡帝國為了治理眾多的領邦和族群,祭出了諸多饒富新意的辦法,也遭遇許多解決不了的棘手問題。這些遺產仍深深影響帝國解體後繼之而起的中歐諸國,留下久久不消的印記。哈布斯堡帝國雖已逝去,但仍深深影響著現代的歐洲與世界。

哈布斯堡帝國
Photo Credit: 馬可孛羅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