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門人道危機與盧安達大屠殺(下):吃力不討好的世界警察,美國要不要繼續扛?

葉門人道危機與盧安達大屠殺(下):吃力不討好的世界警察,美國要不要繼續扛?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但是我們來看一個不介入的例子,那就是盧安達大屠殺。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一開始考慮到與周邊國家的關係,又研判情勢應該不會全面失控,因此沒有積極介入。

文:王臻明

就結果論來看,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介入海地、索馬利亞、波士尼亞與科索沃的戰事,最後結果是一敗塗地。這些國家多數沒有從混亂中走向正軌,最後反而是西方國家忍受不了日復一日的混戰與龐大的軍費支出,不是直接一走了之,就是勉強協調出一紙各方都不滿意的停戰協定。

最後問題沒有解決,人道危機依然存在,然後在西方國家的部隊撤離後,問題消失在主流媒體裡,只偶而出現在某個專題報導中,讓人看到破敗的街道與勉強求取生存的當地百姓。

的確,以任何標準來看,這些維和任務都是失敗的例子。但是我們來看一個不介入的例子,那就是盧安達大屠殺。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一開始考慮到與周邊國家的關係,又研判情勢應該不會全面失控,因此沒有積極介入,再加上這個中非國家並沒有豐厚的資源,也非戰略要地,更不受國際媒體青睞。

許多人還認為,這種民族衝突與矛盾,是幾乎無解的難題,雙方都有責任,介入絕對是兩面不討好。再加上各國之間的利益算計,因此對於盧安達問題,屢屢議而未決。

等到情勢失控時,盧安達大屠殺已經無可挽回,最後有高達60萬人至80萬人死於種族滅絕的屠殺中,隨後因為戰亂、瘟疫與飢荒而間接死亡的人數,更是難以統計。許多人痛批西方國家為了私利,放任這場人道悲劇發生,但是反過來說,如果當時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快速派遣維和部隊介入,那或許小規模的流血衝突仍然無法完全避免,種族仇殺的事件也不會消失,但死亡人數不會高到這種程度。只是歷史沒有如果,所有的事都不能再來一次。

AP_9307020728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如果當時介入盧安達的亂局,可以想見應該也無法讓這個破碎的國家立刻回到正軌。最有可能的結果,就是戰亂仍然持續,社會依舊動盪,種族仇恨的暴力事件層出不窮,聯合國不斷重視呼籲盧安達戰事造成嚴重的人道危機,要求各國慷慨解囊。但參與維和工作的西方國家被指責一事無成,漫長又看不到的盡頭的混戰,讓許多國家希望撤回維和部隊。最慘的是這些維和部隊因軍紀不佳,又爆發醜聞,更成為媒體抨擊的焦點。

這聽起來很熟悉不是嗎?其實海地、索馬利亞、波士尼亞與科索沃這幾個地方的人道救援任務,最後都變成差不多的樣子。甚至美軍在索馬利亞的維和任務還變成一場大災難,在索馬利亞首都摩加迪休的一場搜捕任務,演變成了血腥的都市巷戰,造成美軍的嚴重傷亡。這場戰事後來被拍成電影《黑鷹計畫》,成為美國出兵執行人道救援任務裡,最為不堪的一個註腳。

只是當時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如果沒有介入這幾個地方的戰事,誰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以當時的情況來看,波士尼亞與科索沃應該會發生嚴重的種族屠殺慘案,海地與索馬利亞都會爆發極血腥的內戰,直接死於戰火或後來間接死於飢荒的人數,恐怕會非常驚人。只是這些事都沒有發生,波士尼亞與科索沃的確出現種族爆力衝突,也有屠村式的暴行,海地與索馬利亞的動亂中,也有許多人喪生,但都遠不及盧安達的慘狀。

AP_20280260251143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1994年一群高舉雙手,尋求比利時士兵援助的盧安達民眾

所以我們可以說這四場維和任務是失敗的嗎?我們可以說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介入葉門戰事是錯誤的嗎?或許出錢出力的這些國家可以這樣想,或許這些國家的納稅人有權質疑,但如果我們也批評就是美國與西方國家的介入才導致葉門的人道危機,那未免太過於輕率。如果一開始就放任胡塞組織、葉門政府與阿拉伯聯軍的大亂鬥,今日的情況或許更加不可收拾。

美國長期以來,一直在孤立主義與世界主義之間擺盪,已卸任的川普政府就是孤立主義的重要推手,川普最重要的口號「美國優先」,反過來說,就是優先顧及美國的利益,而不去管遠在天邊的外國戰場。這從川普陸續自敘利亞、阿富汗撤軍,就可見端倪。但問題在於,一直反對川普孤立主義的拜登,在上任以後也選擇停止在葉門的攻擊性軍事行動,可見雙方在某種程度上,對於外國事務是有志一同,只是川普比較誠實、比較直接罷了。

當然,葉門並非國際舞台上的要角,阿拉伯半島最尾端的戰爭,也難以對世界局勢有重大的影響。繼續介入葉門戰爭,不只沒有立即可見的國家利益,還可能引來更多的輿論批評。只是拜登政府一直強調,未來要讓美國重新返回國際舞台,重新領導這個世界,並確立美國的價值。那對葉門局勢消極以對,對這個目標有幫助嗎?或許暫時討好媒體,彷彿讓美國從血腥的戰事中脫身,但是長期來說,與川普的孤立主義又有何不同。

美國若希望繼續成為文明世界的領導人,維持世界霸主的地位,當然要付出一定的代價,這當中就包括這種吃力不討好的工作。美國的政策如果都只是不斷算計短期的利益,而沒有守護長遠的價值,將很難達成拜登所期望的目標。拜登是一個長年在政治圈打滾的老派政治人物,非常精於政治操作與利益交換,會在上台以後做出這樣的決定,雖然說不意外,卻也顯示出暮氣沉沉的拜登政府在某些程度上,還不如川普時期的大破大立。

拜登政府表示要讓美國重返各個國際組織,但是這與能不能強勢領導這些團體完全是兩回事。因為過去川普會退出這些組織,就是因為美國的搖擺態度,沒有辦法建立起有力的領導,讓中國與俄羅斯有機會收買一些第三世界小國,在諸多議題上形成人數優勢。拜登強調多邊主義,如果沒有辦法看清楚這一點,繼續在國際組織裡任中國與俄羅斯予取予求,又有何用。美國對葉門的政策其實是個不祥的兆頭,因為拜登政府似乎將重蹈歐巴馬時代的覆轍。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