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中正當年支持西藏抗暴,是否認為西藏是「中國不可分割的領土」?

蔣中正當年支持西藏抗暴,是否認為西藏是「中國不可分割的領土」?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統派深藍人士所推崇的先總統蔣公,當年又是怎麼看待西藏抗暴的呢?是主張不顧一切的維護領土完整,還是跟著當美國的「幫兇」一起支持西藏抗暴?蔣中正是否真的認為西藏是中國不可分割的領土?

1962年3月10日爆發的西藏武裝抗暴,僅持續13天就在中國人民解放軍的武力鎮壓下以失敗宣告收場。西藏做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第一個「一國兩制」實驗區的地位也就此終結,流亡印度的達賴喇嘛直到今天都還沒有辦法回國。流亡海外的西藏人,選在每年3月10日紀念西藏抗暴,期待有天能以自由人的身份重返家園,他們的遭遇讓筆者深感同情。

相比起撤退到台灣的中華民國,西藏的處境其實更為悽慘,只能流亡海外接受世界各國,尤其是印度政府的庇護。西方國家同情西藏人處境的很多,然而真正願意支持西藏獨立,或者施壓中共推動民主改革的西方國家政府卻相當稀少。艾森豪政府雖然對西藏抗暴提供了支持,但支持的程度充其量只是想給中共製造動亂,並不是真正要讓西藏人脫離中共統治。

為此達賴喇嘛從1954年開始就與美國、中華民國合作的二哥嘉樂頓珠在回憶錄中痛批中央情報局只想製造漢人與藏人的矛盾,並不是真心為了西藏人的福祉著想。他也與許多早年反共,晚年不再反共的台灣退役將領一樣,成為達賴喇嘛與北京之間的聯絡人,致力推動西藏流亡政府與中共的和解。由此可見,西藏抗暴的歷史其實遠比我們想像的還要複雜。

台灣人對西藏議題的看法,也與該如何看待中國大陸這個議題有密切的關聯。主張台獨的陣營,因為與主張藏獨的西藏人有脫離中國的共同目標,比較傾向支持西藏。甚至為了去中國化,還以西藏的英文Tibet發明了新的中文名詞圖博。至於主張統一的人,則似乎是照單全收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立場,認為解放軍是在捍衛中華民族固有疆域的完整。

統派深藍人士們也常以嘉樂頓珠的回憶錄為例,指出美國並不是一個可以信任的國家,所以國共兩黨應該合作捍衛中國固有疆域的完整。然而這些統派深藍人士所推崇的先總統蔣公,當年又是怎麼看待西藏抗暴的呢?是主張不顧一切的維護領土完整,還是跟著當美國的「幫兇」一起支持西藏抗暴?蔣中正是否真的認為西藏是中國不可分割的領土?相信讀者們應該很有興趣瞭解。

AP_6211121154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1962年流亡印度的藏人,於印中邊界幫印度軍隊築路

蔣中正支持西藏抗暴

中華民國政府針對西藏的立場,就如同中華民國政府針對中印邊界與南海諸島的立場一樣,即堅持西藏為中華民國固有領土的同時,拒絕一切與中共政權的合作。藏獨對中華民國法統的威脅,看在蔣中正眼中遠遠比不上中共長期統治大陸所產生的威脅。所以在兩害相權取其輕的情況下,蔣中正是願意與所有對抗中共的勢力合作,這些勢力當然也包括反共的藏人,無論他們是否支持藏獨。

1950年10月,中國人民解放軍發起昌都戰役,重創西藏政府的主力部隊並迫使達賴喇嘛經由印度向聯合國方面求援,希望能透過國際干預阻止「中國」對西藏的侵略。鑒於中共已經投入韓戰,被西方國家普遍視之為侵略者,擁有聯合國五大常任理事國席位的中華民國政府決定順水推舟,對聯合國討論西藏問題一事持不反對態度。

顯然當時的蔣中正就認為,西藏問題能加大中共與西方國家之間的裂痕,讓他有機會再度得到西方國家的援助,以中國合法統治者的身份率領國軍將士揮師大陸,拯救包括西藏人在內的全體中國人。然而多數西方國家如前面所言,並不打算為了西藏與中共撕破臉,沒有回應達賴喇嘛的請求。大失所望的達賴喇嘛也只能接受中共的條件,讓西藏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自治特區」。

大陸地區任何足以動搖中共政權的騷動,對蔣中正而言都是反攻大陸的絕佳機會,所以蔣經國從1958年起就與中央情報局台北站站長克萊恩(Ray S. Cline)合作,訓練西藏籍的反共游擊隊。而根據中共方面掌握到的情報,柳元麟將軍指揮的雲南人民反共志願軍在西藏暴動前一個月的1959年2月就接獲命令,只要西藏一打起來就趁機進攻雲南,準備一鼓作氣推翻共黨暴政。

而中共當然也不是省油的燈,為了一勞永逸消除掉雲南人民反共志願軍這個心腹大患,於1960年與緬甸簽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和緬甸聯邦邊界條約》,解決雙方的領土爭議後,聯手出兵將孤軍驅趕到了寮國。由此可見,國民黨為了推翻共產黨不惜與藏獨相勾結,共產黨為了消滅國民黨同樣不惜割讓中國的土地給緬甸,所謂國共聯手捍衛中華民族固有疆域一直都只是統派人士的美好想像。

AP_590418079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1959年流亡印度的第十四世達賴喇嘛丹增嘉措

蔣中正支持西藏自決

既然中共都可以與二戰日軍培訓的緬甸國防軍相互勾結,聯手把柳元麟驅逐到寮國,那麼中華民國政府為了推翻中共,與西藏反共軍民聯手又有什麼不可以呢?所以在西藏抗暴失敗之後的1959年3月26日,蔣中正以中華民國總統的身份發表《告西藏同胞書》,明確對西藏反共運動表達支持到底的決心,還希望國軍能夠與藏軍分進合擊推翻中共,達到在大陸會師的最終目標。

既然稱呼西藏軍民為同胞,意味著蔣中正在發表《告西藏同胞書》時是把藏民當成自己子民看待的,不過他同時也表達了一旦政府光復大陸成功,會賦予藏胞民族自決的權力。蔣中正在《告西藏同胞書》指出:

我現在更鄭重聲明:西藏未來的政治制度與政治地位,一俟摧毀匪偽政權之後,西藏人民能自由表示其意志之時,我政府當本民族自決的原則,達成你們的願望。

換言之,蔣中正雖然沒有表達支持藏獨的立場,但仍透過《告西藏同胞書》表明他不剝奪西藏人爭取從中華民國版圖中獨立的權力。當然,政府如果真的反攻大陸成功,也可能撤銷此一對西藏人的承諾,只給予西藏高度自治。畢竟英國人在一戰時就曾以獨立為條件換取印度然派兵參戰,但是在擊敗德國以後又食言而肥,中華民國政府完全有類似的潛力可以效仿。

中共在尚未入主中央以前,亦曾以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的名義主張西藏人有民族自決權,甚至認為台灣應該獨立,可是等到他們執政之後又回歸了大一統的主張。所以蔣中正是否真心要將民族自決權賦予西藏人,確實是一個可以討論的問題。不過重點就是在於,中華民國在歷史事實上沒有反攻大陸成功,所以我們無從檢驗蔣中正的承諾究竟是真還是假。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蔣中正把「反共」視為頭號目標,因為中共從他的基督教信仰來看基本上就是撒旦的化身。要打倒撒旦,可以跟任何力量合作,包括他曾經的死敵日本軍國主義,還有策動外蒙古獨立,並導致他被趕出大陸的蘇聯。中共看在蔣中正眼中,就是一群披著中國人外皮的惡魔,絲毫與「同胞」兩個字沾不上邊。

AP_6211121147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1962年逃亡的西藏難民

蔣中正為何無法與達賴喇嘛合作?

所以無論如何,蔣中正對西藏問題的最終立場只有一個,就是與藏軍聯手反攻大陸後,賦予西藏人民自決的權力。等到推翻中共之後,再祈禱西藏人選擇的是自治而不是獨立就好,推翻中共才是1959年當下蔣中正最優先與唯一的考量。當然蔣中正對西藏反共的支持不是只停留在口號上,也是有實質的行動,而且比中央情報局還要積極許多。

前面提到的達賴喇嘛二哥嘉樂頓珠,早年曾在南京就讀國立政治大學,為中華民國政府培育的西藏人才,所以他在與中央情報局接觸的同時,也和台灣方面保持聯絡。蔣中正自然希望培育一支反對共產黨,同時又對中華民國有歸屬感的西藏游擊隊,希望嘉樂頓珠能給予配合。不料當年的嘉樂頓珠已經轉變為藏獨的激進派,從1959年4月開始逐漸淡化了與台灣方面的聯繫。

經國先生只能透過與克萊恩聯手成立的「中美聯合情報中心」,試圖收買攏絡達賴喇嘛之外的其他西藏反共派系。西藏抗暴失敗後,經由大陸災胞救濟總會管道來台的藏軍領袖嘉瑪桑佩,更為中華民國國防部授予了陸軍少將軍階,協助政府前往印度吸收反共又不服達賴喇嘛的藏人來台受訓,導致台北與達蘭薩拉的關係陷入緊張。

西藏流亡政府內部也分裂成以嘉樂頓珠為代表的獨立派,還有以蘇康旺欽格勒為代表的統一派,雙方為了爭奪中華民國政府編列的815萬新台幣「西藏抗暴專款」展開激烈鬥爭。最後蘇康旺欽格勒等人鬥爭失敗,於是他與宇妥・扎西頓珠又轉移到台北來,成立噶倫在台辦事處。統獨路線之爭導致了西藏流亡政府的內部分裂,可中華民國政府卻從來沒有放棄把達賴喇嘛接來台灣的打算。

然而達賴喇嘛與蔣中正之間的互信始終不足,這還不只是在於當年的達賴喇嘛不願意放棄藏獨,而是在於達賴喇嘛早年也曾依附過中共,讓雙方始終對彼此心存芥蒂。實際上達賴喇嘛在對待中共的立場方面,可能還沒有蔣中正來得強硬。直到今天為止,他追求的終極目標只是中共賦予西藏自治的權力,並不是要把中華民國政府迎接回中國大陸,這是達賴喇嘛無法與蔣中正走到一起的關鍵原因。

截圖_2021-03-09_下午11_54_33
Photo Credit: 許劍虹
現居台北萬華的岳正武老爺子,是蔣中正支持藏人反共抗暴的歷史見證者

蔣中正持續挑戰中共對西藏的統治

西藏抗暴固然失敗,印度的西藏流亡政府也被中央情保局視為扶不起的阿斗而慘遭拋棄,但是蔣中正卻沒有一天放棄挑戰中共對西藏的統治。或者說,蔣中正到去世以前都沒有放棄任何以武力動搖中共統治大陸的可能性。就算達賴喇嘛不合作,就算其他派系的藏人武裝無力抵禦解放軍,自命中華民國總統的蔣中正還是透過各種直接或者間接手段破壞中共對藏人的統治。

比如接受「中美聯合情報中心」訓練,在1960年2月13日空降青海蒐集中共研發核武情報的軍情局老前輩岳正武先生,他因為小組人員在抵達大陸不久後全部被共軍逮捕的原因,不得不放棄蒐集中共核武發展情報這個首要目標。為了生存,他運用中央情報局與軍情局傳授的敵後作戰相關知識,居然拉起了人數多達7,000人的反共游擊隊。

而且這支反共游擊隊主要就是由厭惡中共的藏人與回人所組成,顯見西藏人在痛恨中共的這個大前提之下,是完全願意接受中華民國情報人員領導的。岳正武接受筆者訪問時,指出他手下的藏人多數為過去達賴喇嘛的部下,但是他們在他面前從來沒有講過一句西藏獨立的話。從岳正武的經驗來看,支持西藏反共與支持西藏獨立是完全可以切割來看的議題。

由於與中央情報局聯繫的無線電,在岳正午等情報人員試圖突破中共軍隊包圍前就被炸掉了,所以他的這支游擊隊基本上不接受台北或者華府的指揮。儘管如此,岳正武仍強調他效忠的對象只有一個,那就是中華民國!只可惜後來解放軍青海軍分區參謀長劉劍秋,居然把日軍過去針對華北中共根據地的三光作戰模式引用來對付岳正武,導致他的反共運動只維持了7個月就被消滅殆盡。

回憶起中共的殘酷,岳正武直到晚年都還心有餘悸。他表示藏人與回人都被共軍視之為「非我族類」看待,軍民不分男女老幼一律無差別屠殺。岳正武手下的西藏士兵看到家人被殺,在後來與共軍的戰鬥中都戰鬥到最後一人,就算腸子都被打出來了也不肯撤退。手下能打的士兵紛紛死在中共的威力清剿之下,最後岳正武本人也難逃兵敗被俘的命運,藏人的武裝抗暴運動就此畫下句點。

AP_621120188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1962年逃離西藏的藏人

如何看待西藏問題?

西藏議題並非筆者的強項,所以只能就以上一些閱讀來的資訊對中華民國政府的西藏政策做一些簡單的整理與釐清。當然筆者過去在加州大學爾灣分校讀書時,就有一些同學是流亡藏人的後代。經由閱讀《CIA——罪與罰的60年》(Legacy of Ashes)等書籍,對美國的西藏政策也有多於兩岸華人世界的瞭解,能從不一樣的角度切入這個複雜議題。

此外經由曾建元教授的介紹,畢者也有幸與西藏流亡政府駐台代表達瓦才仁吃過一次晚飯,對達蘭薩拉的立場更是感到同情。當然達瓦才仁也理解筆者立場偏藍,在西藏統獨問題的立場上還是認定西藏為中華民國的一部分,對於他的寬大筆者也希望在本篇文章中表達感激之意。所以對於今天身處台灣的我們該如何看待西藏問題,筆者也整理了一些自己的立場與觀點在此跟各位分享。

首先,從蔣中正大力支持西藏抗暴這一點來看,支持西藏獨立與支持西藏反共本來就是兩件不相干的事情。反對中共壓迫西藏人民是普世價值,可是否要支持西藏獨立,應該還是一個可以討論的問題。所以台灣的深藍支持者不該每次西藏一發生問題,就一股腦的站在民族主義立場上聲援中共,仿佛支持西藏人爭取自由就一定是要分裂中國國土,這樣的心態並不正確。

事實上流亡到台灣的外省人與流亡到印度的西藏人一樣,都是中國共產革命的受害者,雙方立場未必完全相同,但彼此之間應該要有更多的相互理解。不過筆者也從側面瞭解到,今天在台灣實質捐款給西藏人的多數還是以國民黨或者泛藍支持者為主,他們的出發點多數是來自於對藏傳佛教的信仰,或者是對中共暴政的厭惡,顯見理解西藏人的藍營人士還是所在多有,令人感到欣慰。

現在檯面上支持西藏獨立者,當然還是以獨派居多,不過許多給西藏獨立運動站台的獨派意見領袖,尤其是綠色政治人物還是以充人氣或充場面為主,並非真正關心西藏的人權。筆者認為論及西藏問題,台灣的藍綠兩大陣營應該都先把統獨議題放兩邊,從譴責中共違反人權以及敦促大陸當局早日與西藏流亡政府開展政治對話這兩個層面出發,才能真正告慰62年前西藏抗暴的死難者。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