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學】個性不同的合夥人要如何討論公司決策?以我們自己為例

【大人學】個性不同的合夥人要如何討論公司決策?以我們自己為例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在經營上意見相左的事情太多了,甚至有些同事還看過我們討論到起爭執。但爭執歸爭執,最終我們還是必須做出決策嘛!所以這十幾年下來,我們倒也發展出一個處理爭執的機制。

文:張國洋

這次我要來回答一個提問。有位學員在課後社團問了這麼一個問題:「Joe跟Bryan平時如何討論和決定公司的議題或長期方向?有什麼系統化的方來或形式去進行這個辯論過程嗎?」

我得說,這還真的是很多人經營事業時會碰到的問題。畢竟世界上沒有兩個人的想法是一模一樣的,大部分新創或合夥事業(甚至婚姻也是)最容易碰到的麻煩,就是隨著時間拉長,夥伴之間因為認知差異,開始發生各種吵架跟意見相左的狀況,最後不得已走入紛爭甚至拆夥的結果。

很多人可能會以為,我跟Bryan的想法大概都蠻一致的。但其實,我們除了幾個核心價值觀類似之外,對大部分事情的看法都是南轅北轍的,行事風格跟個性也不太一樣。

我們在經營上意見相左的事情太多了,甚至有些同事還看過我們討論到起爭執。但爭執歸爭執,最終我們還是必須做出決策嘛!所以這十幾年下來,我們倒也發展出一個處理爭執的機制。

大概有以下幾個原則。

1. 不吵無法量化的事情

「無法量化的事情」是什麼意思呢?比方說,要推出一個新服務時,爭執常會發生在A覺得這服務客戶不會喜歡,B則堅持客戶會喜歡;想加上一個廣告頁面,A覺得客戶會嫌這樣畫面不好看,B則覺得客戶應該會很喜歡才是。

這種主觀的臆測,其實根本沒甚麼好吵的。無論你是好聲好氣的討論,或是大聲的咆嘯,都不會改變另一方的觀點,所以這是最不值得吵的一種狀況。

也因此如果雙方對一件事的意見不一樣,我們會先分別講講各自的主觀看法。因為有時候,A提出的想法,B可能確實沒想過。搞不好這麼討論下來,就能達成一些共識。

那如果這樣並沒達成共識怎麼辦?繼續吵下去只會變成意氣之爭,是沒什麼意義,所以我跟Bryan彼此都認同一個原則,就是當我們無法判斷狀況、做出雙方都滿意的決定時,就必須以市場的回饋為唯一依據。

因為我們看法有歧見,並不表示誰對誰錯,甚至有可能雙方的看法都是對的;當然也更多時候是兩個面向只有一個是最符合市場需求的,那要找到市場到底怎麼看,就必須蒐集數據與資料,來決定我們該朝哪一邊靠攏。

所以,這就進入第二個原則。

2. 透過實驗取得客觀資訊

當兩方對一件事各有想法、難有結論,那唯一能做的,就是設計一些小實驗來取得市場資訊,並以這些客觀資料作為決策依據。如果難以決定網站配置,那可以做個簡單的A/B Test;如果難以決定是否要提供新服務,那就以低成本的方式測試看看。

做了測試之後,就能獲得一些數據,甚至就會有手感。很多事情會難以判斷,經常是缺乏「真正做了」的實質感,所以實驗一下可能也就有結論了。

舉例來說,我前陣子在「銷售專業服務的系統化做法」這門課中有談到一個議題:「直播」這個模式好不好?我和Bryan在2019年就對這個模式有些研究,但我們都有些不確定,覺得這好像有點發展機會,但在行銷上還是有些缺陷。我們討論不出結果,於是就決定分別來用各自習慣的方式嘗試看看。

我們設計了幾種進行方式:答疑的、訪談的、自己分享一段內容的、站著的、坐著的、用手機自然拍攝的、用專業攝影設備嚴肅拍攝的等等。經過種種實驗,逐漸對這個模式的運作心得和優缺點有更多想法,後台也累積了與使用者互動的數據。基於這些資訊,我們終於能做出有意義的判斷(如果你對這部分過程有興趣,可以收聽「銷售專業服務的系統化做法」第18集)。

總之,在經營事業時總會碰上各類無法判斷的狀況,我會建議你不妨就實驗一下,蒐集數據和使用者反應再來做決定。無論主觀意見再怎麼認為「這種東西使用者不會喜歡」,但若實驗結果(也就是市場的回饋)顯示使用者喜歡,那不認同的那一方也就只能低頭認同。

因為當結論已很明顯了,這時還堅持主觀意見就沒什麼意義了,而兩人的意見紛爭也就會自然化解。

3. 如果一方沒想法,那就先做出東西來讓對方理解

另外一種也常發生的狀況是,一方看到一個機會,但另一方一下子沒有甚麼想法。我們現在的習慣是,沒做出東西前,反正說也說不清楚,那就不必一直用力說服對方。倒不如先試著做出一個東西讓對方看看,這樣一來,對方搞不好就能更清楚理解、甚至支持你的想法。

舉例來說,2019年的年初,我們對於是否要投入Podcast這個領域有些討論。我們都認為該投入,可是我覺得這好像很困難、麻煩,既不知道要放在甚麼平台,又好像要投入很多心力來準備器材,所以就沒有投注很多心力在這件事上。但Bryan認為可以立刻進行,所以他做了一些資料蒐集、選定平台,並且拿了既有的設備,一口氣錄了四、五集,然後跟我分享他的做法。

聽完他的分享之後,我發現這件事確實沒有想像中這麼困難,所以我也就跟著他開始投入Podcast的產製,一路進行到現在。

你想想,如果當時他只是一直努力說服我,我卻不明白困難點要怎麼克服,那最後就可能變成沒意義的爭吵。

我們最初開始寫文章時也是類似的狀況:我自己開了部落格,默默開始寫文,經過半年,模式確定了,我對於什麼題材比較能引起迴響也有些心得了,這時候Bryan再加入,就可以輕鬆開始進行。

總之,經營上有紛爭是常見的,但大部分人只是空談感覺跟抒發主觀想法,卻忘了主觀想法是不可能說服別人的。如果可以,我會建議你盡量讓自己的人生如同科學研究一樣──實驗、收集、控制變數,然後得出結論。

我很慶幸我和Bryan都是工程師出身,所以這部份的做事方法是很一致的,我們也用這樣的做事方法共事了十多年。如果你能妥善運用這些方式,大概也就能跟各種性格的人一起合作,並讓事業穩固。

本文經大人學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