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眾不滿「不干涉內政」、軍政府試圖轉向西方,中國或成緬甸政變的輸家

民眾不滿「不干涉內政」、軍政府試圖轉向西方,中國或成緬甸政變的輸家
圖為3月3日,在印度新德里的欽族難民試圖撕開中國國旗,以表達反對中國支持緬甸軍方的政變。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以不干涉內政為由,但不願譴責緬甸軍方發動政變,使得緬甸人民與國際社會不滿。緬甸人的反中情緒高漲,有人威脅炸掉緬甸境內的中緬油氣管線,並揶揄稱這也是「緬甸內政」。

緬甸政變發生後,中國一直試圖在緬甸各方中保持平衡, 但是,最近緬甸的事態發展顯示,中國有可能成為緬甸政變的輸家。一方面,緬甸人的反華情緒高漲,有人威脅炸掉緬甸境內的中緬油氣管線。另一方面,緬甸軍方雇傭的說客透露,軍方試圖與美國和西方改善關係,與中國保持距離。

緬甸民眾不滿中國只顧一己之利,威脅炸掉中緬油氣管線

緬甸民眾的反華情緒日漸高漲。3月8日,緬甸《伊洛瓦底報》(The Irrawaddy)報導說,緬甸外交部洩露的一份資料顯示,中國在政變後對在緬甸境內的中緬油氣管線的安全表達高度關注。緬甸民眾得知此事後反應激烈,稱這兩條管線是否會爆炸是緬甸的「內政」。

根據美國之音獲得的洩露資料,2月23日,中國外交部涉外安全事務司司長白天和中國駐緬甸大使陳海與緬甸軍方外交部官員以及警方負責人舉行視訊緊急會晤。在會晤中,中國官員對中緬油氣管線,中國公司、中國工人的安全以及緬甸北方的武裝組織對危機可能採取的行動感到擔憂。

緬甸官員表示,中緬油氣管道太長,大約800公里,不可能萬無一失,但是,緬甸當局會盡可能提供安全保障。目前,緬甸政府和地方安全官員每隔兩天就會檢查管線的安全。

3月9日的最新報導說,洩露會晤材料的緬甸外交官員目前已經被當局抓捕。

資料還顯示,中國希望緬甸軍政府對緬甸媒體施壓,以削減民眾對中國的質疑。緬甸媒體曾質疑,中國默許軍政府發動政變,並説明軍政府建立網路「防火牆」。緬甸抗議民眾幾乎每天都到中國駐緬甸使館外抗議,迫使中國駐緬大使陳海不得不表態,緬甸局面「完全是中方不願意看到的」。

《伊洛瓦底報》說,會議的資料洩露後,大約百萬緬甸人在臉書和推特上用緬甸語、中文和英文留言說,北京對自己利益的追求顯示,中國官員把緬甸人的傷亡看作緬甸自己的內政,而北京的利益高於一切。5萬多人在社交媒體上呼籲抵制中國產品。

很多在推特上發文說,炸毀緬甸境內的中國油氣管線也只是緬甸的「內部事務」。

一位名叫JAONNAY的網友在推特上說,「嗨,中國,如果你依然把現在發生在緬甸的一切視為『內政』,那麼,炸掉緬甸境內的天然氣管線也是我們的『內政』。讓我們看看你們(到時候)怎麼說。」

另一位名叫倫翁(Lwin Ohn)的網友用中英文發推說:「由於僅在緬甸,中國天然氣管道的爆炸是緬甸的內部事務。」

還有一位叫覺敏登(Kyaw Myint Thein)的網友說,「中國,如果您在聯合國安理會使用否決權,我們可以確保您不會損失緬甸的天然氣管道。」

緬甸軍方發動政變後,中國一直以「不干涉內政」為由,試圖在緬甸各方中保持平衡。中國官方稱政變是軍方「對緬甸現政府進行的大規模改組」,並在聯合國安理會聯手俄羅斯,阻止安理會對緬甸軍方採取嚴厲行動。只是後來在面臨壓力時,中國與聯合國安理會其他成員國一道呼籲釋放翁山蘇姬。

在緬甸軍政府射殺抗議者並導致將近50人死亡後,中國外交部也沒有譴責軍方,「希望緬各方從國家發展穩定大局出發,保持克制」。

中國外長王毅星期天(3月7日)在中國兩會期間對緬甸局勢表達看法時說,中方願為緩和緊張局勢發揮建設性作用。但是,他又說,「不管緬甸局勢怎麼變化,中國推動中緬關係的決心不會動搖,促進友好合作的方向也不會改變」。

外界分析,王毅此番講話表示,中國不會與美國和西方一起制裁緬甸軍方。此前,美國呼籲中國在緬甸問題上發揮「建設性作用」,利用中國對緬甸軍方的影響力來結束政變。

說客:軍方有意改善與美國和西方的關係

與此同時,路透社3月6日報導說,擁有以色列和加拿大雙重國籍的游說客,前摩薩德軍官班孟納希(Ari Ben-Menashe)表示,緬甸軍方領導人希望在政變後離開政治,尋求改善與美國的關係,並致力於與中國保持距離。班孟納希也曾為辛巴威前總統羅伯特·穆加貝和蘇丹軍事統治者進行遊說和辯護。

班孟納希在接受路透社採訪時為緬甸軍事領導人辯護。他說,2月1日被緬甸軍方推翻的民選領導人翁山蘇姬政府試圖靠近中國,這與緬甸軍方意願背道而馳,從而引發了緬甸軍方的憤怒和不滿。他說:「緬甸想親近西方和美國,而不是中國。他們不想成為中國的傀儡。」

緬甸軍方目前還沒有對班孟納希的說法作出回應,不過,班孟納希和他在加拿大的遊說公司「狄更斯與麥迪森」(Dickens&Madison)根據《外國代理人註冊法》(FARA)3月8日在美國司法部註冊的資料顯示, 「在美國境內,註冊人將為外國人提供諮詢和意見,並在美國的行政和立法機構遊說,為緬甸聯邦共和國民眾尋求支持和人道援助,並試圖解除或是修改目前的制裁措施。」

登記資料顯示,班孟納希與緬甸軍政府國防部長妙吞烏(Mya Tun Oo)3月4日簽署了代理合約。除美國之外,班孟納希還需要幫助緬甸將軍與其他國家和機構進行溝通交流,包括沙烏地阿拉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以色列、俄羅斯聯邦、聯合國和非洲聯盟等。曼納西說,這些國家對緬甸軍政府有誤解。

AP_345104030986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緬甸軍政府的國防部長米亞吞烏(Mya Tun Oo)。圖為2015年的資料照片。

在採訪時,班孟納希甚至表示,對緬甸境內的穆斯林少數族裔羅興亞人犯下罪行的是作為領導人的翁山蘇姬而不是軍方。緬甸將軍們也希望遣返逃往鄰國孟加拉的羅興亞穆斯林。

翁山蘇姬由於沒能保護羅興亞人,並替軍方在國際法庭為迫害羅興亞人進行辯護受到國際批評。但是,國際法庭將對羅興亞人的種族滅絕罪歸咎於緬甸軍方。

美國外國遊說網(Foreign Lobby)援引班孟納希的話說,美國的一些官員對緬甸軍方願意調整方向「非常感興趣」, 「因為他們(美國官員)擔心會將軍方送到中國人手中」。

美國外交關係協會東南亞高級研究員喬書亞・科蘭茲克(Joshua Kurlantzick)告訴美國之音,一個說客或是幾個說客是無法改變緬甸軍方與美國以及西方的關係的,特別是軍方還在血腥鎮壓民眾的時候。

他說:「即便是他們(軍方)真的希望改善與美國以及西方的關係。他們也已經完全破壞了這個關係。他們發動政變,鎮壓記者,搶佔醫院並屠殺無辜的民眾。」

他說,只要軍方還在掌權,還在繼續現在的行為,改善與西方的關係是不可能的。

政變以來,美國已經對緬甸軍方實施了兩輪制裁。上個月,美國總統拜登宣佈對緬甸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萊等緬甸軍方高級將領實施制裁,並凍結緬甸在美國超過10億美元(約新台幣283億)的資金。在軍政府射殺抗議者後,3月4日,美國商務部宣佈對緬甸政府進行貿易制裁,物件包括緬甸國防部、內政部以及兩家與軍方關係密切的企業:緬甸經濟公司與緬甸經濟控股有限公司。

除了美國之外,澳洲、英國和歐盟都已經採取了制裁措施。德國和紐西蘭也暫停了資金援助。

相反,中國一直在小心翼翼地維繫與緬甸軍方的關係。不過,緬甸軍方一直對中國在緬甸的影響力抱有戒心。緬甸軍方認為中國一直在支持中緬邊境上的一些民族武裝叛亂組織。另外,軍方對縱貫緬甸的中緬經濟走廊的審視的嚴格也超過了翁山蘇姬政府。20世紀90年代,隨著西方制裁的加劇和緬甸經濟的惡化,軍方試圖通過經濟自由化來擺脫對中國援助的依賴。

與此同時,中國與翁山蘇姬領導的民選政府關係友好。在翁山蘇姬的領導下,2018年9月,中緬簽署共建中緬經濟走廊諒解備忘錄。今年1月10號,中國外長王毅訪問緬甸時,兩國還就合作開展曼德勒-皎漂鐵路的可行性研究簽署備忘錄。

不過,美國外交關係協會的科蘭茲克又說,現在還很難說中國就一定失去了緬甸, 因為無論誰掌權,軍方或是翁山蘇姬,沒有人可以忽視與中國的關係。

王毅 翁山蘇姬 Chinese Foreign Minister Wang Yi (L) shakes hands with Myanmar Foreign Minister Aung San Suu Kyi (R) after a joint press conference in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 at Naypyitaw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本文經美國之音授權刊登,原文請見:民眾憤怒,軍人轉向,中國恐成為緬甸政變的輸家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