菅直人《核災下的首相告白》:核電的安全神話瓦解,核電比較便宜的神話也同樣瓦解

菅直人《核災下的首相告白》:核電的安全神話瓦解,核電比較便宜的神話也同樣瓦解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311十周年回顧,首次披露日本首相最真實的告白,以及在天災與人禍下的歷史證言:後端的問題,在三一一核災發生前早已是個解不開的結,福島核災只是讓我們清楚地看到答案。

文:菅直人(Naoto Kan)

龐大課題

二○一一年九月二日,野田內閣正式啟動。

但是,在我任內發生的大震災與福島核電廠事故所引發的災害仍然持續。今後要怎麼處理核電廠,能源政策要怎麼推動,還有很多龐大的課題。要走向廢核,就必須增加取代核能發電的再生自然能源。所幸我在首相任內設立的固定價格收購制度(FIT)這個最大條件已經準備好了,而接下來如何推動也是重要的課題。

我決定專注於廢核及自然能源問題,繼續政治活動。

自然能源考察

卸任之後,因為福島核電廠事故的契機,我造訪了已經走向「廢核」的德國、利用發送電分離擴大自然能源的西班牙、利用風力提供地區暖氣等熱能源的丹麥,以及部分地區實行廢核的美國加州沙加緬度市。

德國在二○○○年社民黨與綠黨的聯合政權時,雖一度決定二○二二年之前要實現廢核,但後來保守派的梅克爾政權將廢核期限延後至二○三六年。原本是物理學家的梅克爾首相,看到連日本這樣科技先進的國家都會發生重大核電廠事故,便在幾個月後決定將廢核期限改回二○二二年。德國的這項決定,是自一九八六年車諾比核災發生以來,經過長年的全民討論而決定,包含經濟界、勞動界,我所拜訪的相關人士都非常認同這個決定,也獲得全國人民的同意,令我印象深刻。

西班牙位於歐洲的西部,利用風力與太陽能發電的比例相當高。藉著發送電分離,送電公司只有一家,與發電公司分別獨立,全國利用自然能源發電的變化,全部由一處控制中心控管。

丹麥曾在石油危機時,興起反對政府建設核電廠的運動,經過全民討論,最後選擇成為無核國家。以風力為中心,廣泛利用自然能源,造就了維斯塔斯(Vestas)這家全球數一數二的風力發電大廠。

美國加州的沙加緬度公用事業局根據一九八九年六月公民投票結果,將蘭喬賽可核電廠除役後,利用節能等進行能源綠化,雖曾經歷經營困難,現在已步上軌道。「需量反應」等消費者參與型的改革經驗,非常值得參考。

日前我也拜訪了國內的自然能源及節能相關企業,還有風力、太陽能、生物質發電等多處設施,聽取專家的說明。

首相卸任後,我花了一年的時間,專心研究自然能源與節能的可能性。我堅信沒有核電廠,我們國家也能充分提供所需的電力。

經濟界的核電必要論

儘管「廢核」的聲浪日益升高,經濟界等團體仍強烈主張核電必要論。我們也曾經看過媒體報導經濟界的意見領袖發表「不可能零核電」言論,不禁令人質疑,這應該是相信核電安全神話——「不會發生重大核災」,才會有的發言,否則怎麼能假裝福島核災從沒發生過似地說出這種話。

財經界人士說:「核電廠不啟動,日本經濟會衰退。」這些人知道如果福島核災造成三千萬人必須被迫離開首都圈去避難,會如何重挫日本經濟嗎?到時候,日本一定是一片大混亂,影響波及經濟、社會、甚至國際地位,國家將陷入存亡危機。這次是千鈞一髮,我們僥倖躲過最糟的局面,現在誰都不敢說絕對不會再發生一樣的核災。

福島核災就是國家存亡的危機,我們日本人一定要有共識,才能再重新出發。任何忘記或忽視這則教訓的言論,都是在「逃避現實」。

思考核電真正的成本

這次的核災暴露出一個問題:核電事業只憑一家民間企業,根本無法負起完全責任,這也意味著「核能發電成本比較便宜」的理論基礎已經瓦解。

全世界的核電廠建設成本都在上漲,特別是有關安全性方面,要求更嚴格標準的聲浪高漲,成本自然升高。

這次核災的損害嚴重到什麼程度呢?有人失去家園和工作、被迫與家人分散、數萬人的人生被打亂,這些損害都不是金錢可以衡量,而國家戰略室成本驗證委員會試算的結果,損失至少五兆八三一八億日圓,其中包含東電的廢爐費用一.二兆日圓、東電的短期性損害賠償費用二.六兆日圓、東電第一年度的賠償費用一兆日圓(第二年度之後每年○.九兆日圓),加上去除汙染的費用,成本驗證委員會修正試算後,得到至少五兆八三一八日圓這個數字,大約六兆日圓。以一座核電廠四十年的發電量來除,就是○.六日圓/千瓦時,這是驗證委員會試算出價格上升的下限。

但是,如果發生最糟的局面,情況又會如何呢?

福島核災的避難人數約有十六萬人,如果連首都圈都成為避難區域,首都圈就會有三千萬人要避難。單純以人口比例來計算,是福島的二百倍,高達一二○○兆日圓的損害。根據這個數字可以算出核電的電力將上漲為一二○日圓/千瓦時。相較於火力的發電成本十二日圓/千瓦時,核能發電的成本是非常高的。

核電的安全神話瓦解,核電比較便宜的神話也同樣瓦解。

後端束手無策

當然,日本自福島核電廠事故以來,便積極對核能發電的成本重新評估。

然而,許多言論強調如果核電廠停機,會造成天然氣等石化燃料的成本上漲,勢必要調漲電費。而核電廠繼續運轉,又會產生核廢料,裡面包含鈽等自然界本不存在的危險物質。

對於核廢料的中間貯存、再處理、放射性廢棄物的處理與最終處置,這些稱為後端(Backend)的部分,我們都還沒找到根本解決的方法。

日本對核廢料循環的想法是,將核電廠使用過的核燃料經過再處理產生鈽,然後用作快中子增殖反應爐的燃料,再次發電。

燃燒鈽又會產生新的鈽,稱為「增殖」,又稱為貧鈾,是將一般不能用作核電廠燃料的鈾同位素,捕獲中子,以轉變為鈽的技術。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