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G名曲惡搞作《千本幼女》本質上就是首糟糕「歪歌」,被罵剛好而已

ACG名曲惡搞作《千本幼女》本質上就是首糟糕「歪歌」,被罵剛好而已
截圖自YouTub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中學男生群體中,時常產生糟糕的屎尿屁玩笑,〈千本幼女〉就是一樣的情形——扒掉這些次文化、惡搞、犯罪歌曲的保護傘,「宅男」們該認清不是圈外人假掰,而是這首歌的確過份了。

二月底在圓山花博公園舉辦的「開拓動漫祭」,場外出現一群宅男,合唱改編自ACG名曲〈千本櫻〉的惡搞作〈千本幼女〉,由於歌詞內容充滿爭議,引發他人心理不適,更因此鬧上新聞

千本幼女是什麼?

〈千本幼女〉是在2012年,由中國小有人氣的「up主」神威鬼鳴演唱,改掉原本悲壯的戰爭歌詞,改成下流的蘿莉控歌詞並演唱。當時ACG圈流行「堂堂正正展示下流的一面」這樣自我揭露的反差感,〈千本幼女〉順勢爆紅,現在依然有不少網友喜歡在相關討論中玩這個neta。

那麼,這首歌究竟有何爭議呢?

先截錄一段〈千本幼女〉中「較不過激」的歌詞:

大膽無畏,揭竿起義,蘿莉控的辛亥革命,變態紳士統統爆衣,下限無底!
幼女使用過的物品,每天都要舔來舔去,吾等預備犯罪大軍,ITDG!
向著小學,全速的前進,報案被捕,那算個屁!
幼女、幼女,平坦的胸口,有著一顆純潔的心。
雖然幼女滿天下,卻全是水中花。
現實世界生活中,只能做猥瑣夢。
夢中名為伊甸園,我永恆的愛戀。
用那小小身體,侍奉我的心!

整首歌的情境大致上是:想對幼女做色色的事,被法律制裁也不怕,然而這一切只是幻想,只能對著二次元尻尻。全曲以第一人稱自我揭露,主題可以定調為「對幼女的犯罪妄想」。

歪歌的藝術

「歪歌」是在歌曲內加入不正經的惡趣味,是世界各地都有的文化,而〈千本幼女〉無疑是一首歪歌,然而歪歌文化存在已久,為什麼偏偏這首歌有問題?

首先,歪歌的娛樂價值可粗略分成兩種:娛樂向的「歪」和藝術向的「歌」。

曾經和〈千本幼女〉同一時期大紅的歪歌《Wrong Hole》(督錯洞)、《Jizz in My Pants》(早洩在褲中),就用誇張喜劇形式描述性愛的糗事(歪),同時詞、曲、MV、演唱都配合主題並達到專業水準(歌),成為十分優秀的歪歌。

那麼千本幼女呢?

1. 「歌」:〈千本幼女〉本身的藝術價值

這首歌是改詞,翻唱唱功也很一般,曲雖然好,然而那是〈千本櫻〉的價值,〈千本幼女〉沾不上光,因此能討論的只有歌詞。且不論歌詞的爭議性,以專業角度來看這歌詞——填得真爛。

詞有韻:韻首、韻腹、韻腳可幫助記憶,唱起來也更順。rap比賽會去強調單押、雙押,正是因為寫這些韻有其難度,寫得好能明顯提升歌曲水準,可算是客觀標準。

詞有聲:優秀的作詞人會配合旋律寫詞,讓朗讀歌詞的起伏感和曲一樣,此時記住歌詞幾乎等於記住旋律,因此琅琅上口。

然而要在諸多限制之內寫出不拗口、能達義的詞是需要水準的,像伍佰老師就是箇中好手;反之,常常被聽錯的流行歌詞,例如「我嬸嬸的腦海裡」、「為什麼不巴他六下」,就是功力不夠的作詞人,無法兼顧許多環節的壞詞,這種歌只得靠譜曲和演唱來救。

而〈千本幼女〉這首歌,基本上沒有「韻」可言,幾乎兩句就換一韻腳,亂七八糟,活像小學生在仿作古詩一樣拙劣;聲更不用說了,只是單純把想說的話粗暴地塞進曲裡,說在強暴這首歌都不為過。

舉裡來說,聲韻合宜、改詞優秀的歪歌やらないか(Yalanaika 不做嗎?)改自バラライカ(Balalaika 巴拉萊卡琴)就是個傑出的作品。

2. 「歪」:來自惡趣味的娛樂價值

既然〈千本幼女〉毫無音樂性,那麼它的娛樂價值必定源於它的惡趣味,也就是演唱者作為變態蘿莉控的自嘲——在自我揭露的前提下娛樂他人。

自嘲的藝術

自嘲有「褒、貶」兩面一體的形式,在歪歌中十分常見。

1. 自貶-變態的自我暴露

「笑話受害者的身分」是講笑話者的常備條件,最常見的例子就是脫口秀黑人講黑人被歧視的笑話,假如笑話受害者是無辜他人,那就不好笑了。

蘿莉控犯罪哏在ACG界十分常見,在華語圈中,最常見的是中國的「三年血賺死刑不虧」,源自中國法律姦淫幼女的刑罰三年起跳,最高死刑。而歐美的蘿莉控迷因更是值白,例如「FBI」、「We got him」,就是在描述某人有意淫幼女的意圖,然後被施以激烈的刑罰。

這些蘿莉控迷因的特性,是加強描述蘿莉控會被制裁的結果,讓「遭受制裁」這件事變得好笑,笑話受害者是罪犯本身,而非加強描述罪犯的慾望,細述對蘿莉的淫慾。

然而〈千本幼女〉並沒有這麼做,它全篇以驕傲口吻描述蘿莉控的犯罪慾望,因此這首歌不是自貶,而是自褒,精確來說就是嘻哈圈所謂的「大屌歌」。

2. 自褒-用藝術包裝犯罪

「錢我大把賺,女人隨我幹,有人敢充康就請他吃子彈。」

大屌歌情節在嘻哈黑幫歌曲屢見不鮮,在歌曲中吹捧拜金、嫖妓、槍殺,種種犯罪行為十分常見,為什麼這些歌可以寫,千本幼女不行?以上論述也是宅男們常見的反駁。

圖片2
作者截圖自網路

首先要搞清楚大屌歌是怎麼一回事,這種歌的自褒是為了拉近心理距離,也就是尋求認同、加入、希望被崇拜。在法律外的邊緣世界(例如黑幫)自有一套價值觀。而這套價值最基本的規則,就是找正當理由來將過激手段合理化。

例如「你敢欺負我兄弟,我就請你呷慶記。」(兄弟道義 = 正當理由)

而非「你看起來好欺負,我就請你呷慶記。」(主動欺負弱小 = 不正當理由)

在大屌歌領域中,犯罪能作為hardcore元素被讚頌,正是因為這些邏輯奇妙的理由。雖然行為違法、邏輯扭曲,然而正因為試圖傳遞「力爭上游」、「抗暴」、「自由」、「道義」、「生存」之類的普世價值,使很多守法的人也能共感並接受這些犯罪歌曲。

回頭看看〈千本幼女〉傳遞的是什麼價值?

幼女的櫻花 綻開在街角下
那稚嫩的呼救 卻無法喊出口
被弄髒的白絲襪 慢慢的被褪下

用那小小嘴巴 來侍奉我吧

〈千本幼女〉整首歌的核心就是描寫對強暴幼童的渴望。

人們很容易在電影、歌曲中支持上槍殺、搶劫等犯罪,因為這些事雖然違法,劇情上卻很容易塑造合理動機,讓犯罪成為必要手段。而強暴不同,強暴不只是手段,其本身就是目的,能傳遞的價值僅有「為了性欲,主動傷害無辜的弱小對象」。

正因如此,即使在所謂的犯罪鄙視鏈裡面,強姦幼女也在其中最底層,這種垃圾價值,是有什麼立場寫大屌歌?進苦窯要被刷雞雞、捅屁眼的貨色,有什麼值得說嘴的?

假掰!虛構幻想都不行嗎

有性犯罪情節的虛構作品不在少數,那千本幼女的問題在哪?

首先,搞清楚現實的界線。

電影、動畫、甚至色情片都會標註是虛構作品,沒有任何人受害云云,這是有其意義的。這些作品即使有性侵橋段,大家也知道作品中沒有真實受害者,加害者也不會跑到現實世界來(這點尤其重要)。虛擬受害者不論是蘿莉或大漢,都還在一般道德規範容許範圍內,甚至能成為談笑的梗圖。

圖片1
作者提供
《海虎2》主角遭同性凌辱的橋段,至今仍是常見的惡搞素材

然而〈千本幼女〉不是這樣的東西。

它有排除真實對象嗎?沒有,它不斷提到「向小學全速前進」、「隻身潛入兒童設施」等主觀犯罪意圖,甚至端出真實強暴案例,表示做這些事被抓「算個屁」。它雖然有兩三句「只能做猥瑣夢」之類的平衡,表示不會真的犯罪,然而以比例而言,95%以上歌詞都致力於顯示犯意、鼓勵犯罪。任何一個翻唱〈千本幼女〉的人,若被判斷為使人感到不適、恐懼、憤怒的戀童癖犯罪預備軍,都是十分合理的事。

既然歌詞藝術性、犯罪合理性、幻想正當性都被否決,那〈千本幼女〉還剩什麼?什麼也不剩。它僅僅是次文化群體極端光譜的一塊渣滓,但這樣一首歌,為什麼會在宅圈紅那麼多年?甚至搞到在動漫祭場外唱給一般人聽,鬧到上新聞?

次文化群體脫離主流價值觀

任何小團體都會有圈內文化。每個人的家庭、朋友、班級、校內、公司、社團,肯定都有一些外人不懂的故事。假如一個圈子長期與外界缺乏交流,思想就會逐漸偏離主流價值觀。

例如休閒潛水圈能粗分成「打魚」、「一般娛樂」、「保育」這三個小圈圈,在各三個圈子裡的極端光譜同溫層中,分別有思想宗教化的環保魔人、到處外遇沾沾自喜的「洞潛」高手、殺龍王鯛自拍炫耀被捕的蠢蛋。

然而,這些人很可能認為做這些事很正常,因為他們長期和同好互相強化思想,已經對普世價值失去實感,導致言行失去分寸且缺乏自覺,也就是同溫層效應,ACG圈也免不了有這種群體,例如會公開演唱〈千本幼女〉的人。

對於這種價值偏差又缺乏自覺的白目人士,我總會聯想到國中生。在中學男生群體中,時常產生糟糕的屎尿屁玩笑,例如在小便時拉別人褲子。假如這些屁孩敢在校外對成年人這樣做,肯定會被修理一頓。〈千本幼女〉就是一樣的情形——欠修理,請諸君見一次罵一次,扒掉這些次文化、惡搞、犯罪歌曲的保護傘,讓宅男認清不是圈外人假掰,而是這首歌的確過份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