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防顛覆推「愛國者治港」,「高度自治」淪為糖衣空話

北京防顛覆推「愛國者治港」,「高度自治」淪為糖衣空話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北京一步步收緊香港的民主自治空間,「港人高度自治」其實是口惠而實不至,就算取得參選的資格也是裹著毒藥的糖衣,因為可能隨時被DQ,也可以羅織國安罪名,香港的有限民主已敲下喪鐘。

中國全國兩會在3月4日正式開幕,除了要審議「十四五規劃」及「2035遠景目標」兩項重要草案之外,如何處理香港問題更是外界關注的議題,全國人大針對香港選舉制度進行討論,提出《關於完善香港特別行政區選舉制度的決定草案》。

沒有意外的話,香港未來的選舉制度將出現巨大的變革,原本擁有的有限民主空間,在中共全面主導香港政治運作後,香港立法會將走入人大化,失去民主派的聲音,一個沒有反對黨制衡與監督的一國兩制,愛國愛黨成了唯一的政治標準,這是北京要的具香港特色選舉制度。

北京定義愛國,要參政就要通過身家調查

猶記著去年5月補開的全國兩會,當時疫情肆虐之下,威權病毒也開始正式步步侵入香港的自由社會,《港版國安法》成了中共強力治港的起手式,政治抓捕、司法迫害頻頻出招,為了就是以國安之名行異論禁聲之實,階段性延後立法會改選至少一年,DQ立法議員資格讓立法會成了橡皮圖章,今年初抓捕曾參與泛民派「35+初選」成員,爭取席次過半卻成了羅織顛覆國家政權之嫌。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香港的一國兩制早已變質甚至名存實亡,北京從來無法容忍民主意識,尤其不會放任在眼皮下出現任何顛覆極權政體的勢力存活,索性一了百了直接閹割香港的選舉制度。

值得留意的是,北京如何定義「愛國者」能治港的意涵?透過資格審查委員會來執行誰愛國、誰不愛國,任何有意參選或參政的香港民眾都必須接受嚴格的身家調查,這個資格審查委員會猶如紅衛兵的思想檢視,任何圖有反對北京意旨的人都無法擁有參政權,如果不幸漏網,再透過「選委會」在立法會的內應監視。

DQ當選資格早有案例在前,這種全程式的資格審查制度將全面啟動,誰都無法逃過也將受到懲治,當被認定「不愛國」,那等於有「叛國」的國安疑慮,抓捕監禁便是下場。

選委會權力高,沒有反對派的香港政治

除了資格審查,還有一勞永逸的作法:著手進行修改「選舉委員會」的功能與組成:表面上增加選委會的人數從1200名提高到1500名,實質上是讓選委會在特首選舉中能開出符合北京要的票數。

此外,減少香港立法會的地區直選席次,不只剝奪區議員可以進入選委會的資格,更取消區議員參選超級區議員的制度設計,雖然增加立法會總席次從70席到90席,但選委會能推派其中的25席,甚至擁有提名議員候選人的權力,選委會不但可以決定特首是誰,還可以介入議會運作,說白了,選委會就是香港政治的太上皇。

北京擬改革香港政治 立法會選舉恐再延後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前有資格審查委員會過濾名單,後有選委會操作選舉事務,這其實不是民主設計,反而更像是一個政治權力的分配,中共對外宣稱香港選舉改制不是解決民主不民主的問題,而是顛覆與反顛覆的問題,這完全體現中共對香港一國兩制的認知,北京從來不會讓香港民主化,所謂的港人高度自治是中央授予的權利,但要「愛國」就是義務,「愛黨」更是無法切割,以黨領政是神聖不可侵犯,任何反共反中的意識更不被容許,履行義務在前,那未來香港民主派將毫無參政的機會,香港政治倒退到七十年代,沒有反對黨的行政主導。

防政權被顛覆,高度自治淪為糖衣空話

可以想像的未來,香港選委會在明年高票選出北京屬意的特首人選。

林政月娥日前對香港選舉改制的意見,表示對北京出手幫忙的感謝之意,同時強調「中央的主導權不容質疑」,這不只有政治正確之意,更是對於「愛國」的真誠表現,為了就是爭取皇城對特首連任的支持;然而,筆者認為今年立法會補選的可能性不高,選任選委會及籌組資格審查委員會正好是藉口,趕在今年九月前完成恐怕不易,反正北京都留下「延選至少一年」的伏筆,和特首改選同年進行也正好凸顯「行政立法合一」的意義,北京怎麼解釋都說得過去。

北京一步步收緊香港的民主自治空間,「港人高度自治」其實是口惠而實不至,能取得參選的資格也是裹著毒藥的糖衣,可以隨時DQ也可以羅織國安罪名,香港選舉新制表面上增加了選委會和立法會的名額,但實質上卻是限制民主代意的運作與意義。一方面,取消了選委會中的區議會代表,增加了可以由北京操控的愛國者功能組別;另一方面,增加選委會可以選任立法會議員,同時握有候選人的提名權。

直言之,這次選舉改制是將香港的有限民主敲下喪鐘,全面防堵威權政體被顛覆才是北京的真正面目。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