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社會責任」在地方是真創生,還是來攪和的?

「大學社會責任」在地方是真創生,還是來攪和的?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學社會責任實踐計劃多年來吸引116間大學、超過兩百件計劃的投入,看似立意良好,但這樣大學與社區就此交融一體的計畫,是否如此完美而真正創造共利共益關係?背後有沒有什麼困境?

文:林承毅(林 事務所執行長,政大兼任講師)

(本文原刊載自《雜學校》,標題〈大學USR是在地方「創生」還是來「攪和」的?〉)

細數過往一年,除了人們唯恐色變的Covid-19佔據主要訊息版面外,「地方創生」應是碩果僅存得以「抗疫」持續保有熱度的社會重要議題,今年七月於嘉義舉辦的「創生年會」,兩天收費活動來了六七百人地盛況,從這也更見證到,議題的熱力及所擴及的範疇,確實從城或鄉,從官或民,持續在社會各角落延燒著,並引發新一波對於社會創新及永續家園的思考。

如今我們即將一腳踏入創生政策推動的第三年,讓我們也不經深思,這樣的路徑模式是否真的可徹底解決台灣存在已久,人口老齡化,生育短少化,以及城鄉之間存在有形無形差距的問題?

回顧日本或台灣多年的在地活化經驗,都證實了一件事,那就是一處發展停滯不前的區域,要被重新重視或有效打開,需要引入更多活水,尤其是需要有一位關鍵者(Key man)啟動逆轉行動,通常這樣的人,有一種特殊性,那就是與地方之間保有一種若即若離的關係,這樣的距離會讓他更具有彈性,不會被包袱所制約,也更能站在一個不一樣的視角彈性展開實踐,因而可能是一段在地子弟返鄉的振作,或是一位孺慕進鄉者的願景創造。

但這就是所謂的「青年返鄉實踐」原型嗎?就這樣可以一人作戰下去,是否還需要加入其他的利害關係人?確實是需要的,包含:給資源訂政策的公部門,協力的專業知識服務團隊,深耕在地的地方型企業,專責特定議題的組織團體,還有經驗傳承的顧問專家,除此之外,是不是還有一個早已藏身在地許久,但始終仍未發揮真正實力的組織團體——學校,尤其是「地方型大學」。

大學怎麼看「社會責任」

回首過去,以培養高階知識份子為己任的大學,過往可說是鮮少或說是沒有必要與地方產生連結,通常就是透過制式化的教育體制,教授著一系列具完整知識系統的學問,並期盼著學成之後,學生們能如同蒲公英一般飛往台灣最具有發展潛力的產業,對社會有所貢獻,當學校的態度如此,學生就更是如此,過往確實鮮少人會意識到地方的重要性,除了部分人社或自然科學背景,基於研究所需,而有必要投入實際田野,否則除了「敦親睦鄰」之外,與所處的社區地方相敬如賓也是合理的事。

而近年來,隨著社會創新的浪潮湧起,可明顯感受到許多學校開始勇敢走出校外,積極投入過往陌生但社會實踐行動,先撇開後續教育部所推動的大學社會責任實踐計畫,也就是大家所熟知的USR,其實有更多是來自於現實生存下所展開的作法。

但從動機來看,會不會打著「大學社會責任」之名,其實背後根本不是存在理想中所欲追求的動機般的純粹?是出自大學端的猛然覺醒,期待被利用而創造出新的價值交換?還是純粹是跟風追著趨勢?

屏東霧台神山部落 古老教堂吸睛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地方眼裡的「大學社會責任」

「歐,那個成立幾十年的大學,終於願意來理解我們,並跟我們對話?希望這次不是如以前一樣都是為了交作業才來,我被弄怕了,實在很害怕又是一群沾醬油的。」這或許是近年來我最常從田野端,從地方實踐者口中聽到了聲音。

沒有人不期待大學,畢竟學院所具有的專業形象,總是能讓人們充滿期待,但過往的經驗,讓在地團隊常在合作過後而心生畏懼,當然會造成這樣的情況,背後有相當多複雜的因子在。是純粹把地方視為如白老鼠一般的實驗場域,還是真的有心也有能力來共同解決問題?

但如果要說「實際上連結」,要不是一群學生三不五時說要辦活動要贊助,還是帶長官來蹭蹭地方。除此之外,不就是一些大學教授被找去當計畫評委,或者學校要透過招生EMBA來找金主的時候會想到在地企業主而已,其他而言,真的是存在了一道難以跨越的鴻溝。

那些教授們的暗黑「心內話」

或許也有人會問,為什麼大學一直到現在才覺醒?要這些博士博後,捲起袖子,放下身段好好跟在地搏感情,談何容易?會不會有老師又跳起來說:

「開玩笑,我花那麼多時間拿到博士,進到大學,除了學校要追殺我paper和升等地獄要面對,其他時間就是想要好為人師一下,影響幾個學生,還有做做我自己熱愛的研究主題,最好是可以跟國際對話,投個國際研討會還可以出國去見見世面?你要我帶學生去社區攪和?那是產業嗎?不早就夕陽化了?這可以寫paper嗎?老師責任是教好學生跟做研究,那些社區鄰里的事情,不如交給服務學習就好,關我什麼事?不能因為我比較菜,就把這事情丟給我,難道你不知道,我不只有論文壓力,還有行政的服務債要承擔嗎?」

這是許多教授心中的OS,但現實之下,許多時候是沒有選擇、必須要咬牙承擔。

8cbf2728-a94f-4573-864a-f4318b407441
Photo Credit: 教育部大學社會責任推動中心

因為台灣為了對應「地方創生」政策,借鏡美、日經驗開始積極推動「大學社會責任實踐計劃(USR)」,目標就是聚焦提升大學的社會參與,期待引導大學教授們能帶著自己的專業走出校園,由師生共同組成跨領域團隊,甚至能積極扮演地方振興的智庫,陪伴地方並協助解決各式問題。

多年下來已吸引116間大學、超過兩百件計劃的投入,為數不少的大學更配合設置課程及學程等,看似立意良好,但這樣大學與社區就此交融一體的計畫,是否就如此完美,而真正創造共利共益關係?背後有沒有什麼真實的困境於其中?

以下是自己這幾年對相關計畫的觀察:

1. 「博士」能對地方有貢獻嗎?

大學到底認為可以對地方積極創造什麼貢獻?有那麼多的博士,有那麼多的所謂專業者,那麼多所謂金頭腦?到底該如何來協助在地?創新價值?

如果是非理工技術領域,通常你去問,得到的答案多半是「行銷」兩個字。所以就會看到一群人在那邊想要幫在地賣東西,無論是透過情緒勒索方式,還是架設網站等方式,這永遠只是一種救急不救窮的解法,但這真的是大學該做的事情嗎?還是人家只是缺一個零時工?除了行銷問題之外,能不能協助地方找到根本問題,老師有沒有這樣的能耐?如果不確定,那最後會不會流於到底是誰要幫誰解決問題的尷尬?


猜你喜歡


國人理財總目標:安心退休與子女教育

國人理財總目標:安心退休與子女教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理財已是全民運動,但大家理財的目標到底是什麼?根據中租基金平台與關鍵評論網合作的調查顯示,多數投資人的理財目標,都與退休及子女教育金有關,可見國人理財的目的,已不再只是單純的當下獲利而已,而是把眼光放在更長遠的未來。

關鍵議題研究中心TNLR日前做了一份線上問卷「基金申購偏好調查」,針對台灣網路人口結構抽樣20歲以上的受訪者,回收1,000份有效樣本。

40歲以上最重視安穩退休與子女教育

根據調查顯示,投資人的理財目標非常多元,其中把退休設定為首要理財目標的受訪者佔比高達61.4%(見下圖),其次為房貸與買房需求的16.8%,再其次則是為子女做準備的19.5%;至於第一桶金色彩較為明顯的創業準備與買車,則分別各佔5.7%與3.7%,可見對投資人來說,理財最大的目的主要還是在是中、長期的投資目標上。

1
資料來源:關鍵評論網,基金申購偏好調查,調查期間 2022/6/30-2022/7/5

若細分到不同年齡層來看,在40歲以上的族群中,子女教育金是理財目標的第二順位,排名僅次於退休準備;而30歲左右的投資族群,買房或房貸需求則是排名第二順位的理財目標,至於子女教育金排到第三順位;若再把年齡下降到20歲左右,可發現買房與房貸的重要性更甚於退休金準備,可見若以40歲為分界,投資人對理財的目標相當不同。

2
資料來源:關鍵評論網,基金申購偏好調查,調查期間 2022/6/30-2022/7/5

共同基金與長期投資

其實就投資目標來看,無論是退休金、子女教育金還是買房資金,由於金額較大,這些都可算是中長期的投資目標。對多數投資者來說,儘管理財的目標有千萬種,共同基金卻是他們在執行長期投資時最重要的理財工具。

但在執行長期投資的過程中,市場波動永遠是投資人最擔心的變數,由於共同基金具備資產分散與主動式操作的特性,不但可以幫投資人降低波動風險,也有助於慢慢幫投資人累積財富。不過這一切的前提,就是必須搭配正確的投資方式

巴菲特曾說:「窮人投資金錢,富人投資時間」。在理財的過程中,無論投資本金有多大,「時間」都是影響投資成效的重要因素,投資的時間越長,能享受到的複利效果也就越高,理財目標也就越容易達成。

3

定期定額是長期投資的勝利方程式

基於上述理由,「定期定額」就成了投資人最青睞的投資方式。根據中租基金平台與關鍵評論網合作的調查顯示,有61%的投資人習慣用「定期定額」的方式來理財,另也有21.7%的投資人傾向用「單筆投資」來進行。另外,偏好定期定額的比例約為單筆投資的兩倍,可見這種每個月只要3000~5000元的投資方式,受到多數小資族的青睞。

4
資料來源:關鍵評論網,基金申購偏好調查,調查期間 2022/6/30-2022/7/5

定期定額之所以受到歡迎,主因是投資人不需要具備龐大的資金,也能開始自己的投資旅程;再加上每次投入的資金相對較小,所以對投資時機的掌握度也就不必那麼高。以子女教育金為例,在孩子成長的過程中,全球經濟可能會經歷2~3次的循環,中間的市場波動一定比較大;但透過定期定額,投資人反而可以累積這幾次景氣循環下來的財富增長,而且在這過程中,他們也不必額外花心力去猜測市場的高低點,算是一種相當輕鬆的投資方式。

退休金的準備也是如此。對30歲的投資族群來說,從他們開始準備退休金的那一天算起,到真正可以退休的那段時間,也會經過3~4次的景氣循環。隨著科技與醫療的進步,人們的平均壽命越來越高,醫療服務的價格也越來越貴,所以在這過程中,若能透過定期定額長期投資,他們可以用較輕鬆的方式,去克服長壽風險與通貨膨脹的限制。

所以對小額投資人來說,定期定額的好處,就是在市場上漲時,可以跟隨市場行情上漲而獲利;但在市場下跌時,也可以用相同的金額,買到較多的單位成本去降低投資成本,而且更重要的是,透過每個月有紀律地扣款進場,停利不停扣,投資人可以增加買在低點的機會。

當然,如果投資人對市場動態的掌握相當精準,「單筆投資」就是最佳的方式。但在現實生活中,有這樣能力的人實在是少之又少,因為人類先天在性格上就有貪婪與恐懼的特性,所以在判斷投資時點的時候,多數投資人反而會因為過度自信或情緒波動,就犯下追高殺低或暫停投資的錯誤決策。

定期定額進階版:中租母子鎖利GO

由此可見,除了市場風險之外,「行為風險」也會影響到投資成效。為了降低行為風險給投資成效帶來的影響,中租基金平台開發「中租母子鎖利GO」,讓投資人先用母基金的錢轉去定期定額部分子基金,待子基金達到先前設立的停利點時,獲利部分便可自動滾回到母基金,而子基金的投資也不會因此被中斷。

換言之,中租母子鎖利GO可以用自動循環的方式,一方面幫投資人鎖定獲利,二方面也可持續投資,降低行為風險對投資過程的干擾,協助投資人達成理財目標。當然,如果對投資一竅不通,但又有理財需求的話,中租WISEGO的智能理財,也可以讓投資人在自己設定的投資目標下,讓系統透過資產自動再平衡的方式去執行長期投資。

中租基金平台推出的四大服務,可以協助不同特性的投資人,在理財的路上走得更順遂。今年適逢中租投顧20週年,這四大服務不但在功能上都有進階的設計,現在除了開戶、申購與滿額優惠之外,另也有季度回饋、生日與推薦優惠,限時好康,只要即刻在中租基金平台開戶下單,就可以開始邁向投資與生活的雙贏之路。

截圖_2022-08-02_下午5_05_06
資料來源:中租基金平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