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十週年:政府逐漸停止支援避難者,但社區真的「復興」了嗎?

311十週年:政府逐漸停止支援避難者,但社區真的「復興」了嗎?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311之後,在日本有許多人為了停止核電廠,為了改變社會而站了出來,但原本決定在2030年之前達成非核家園的政府,卻在政權交替時回到原點,指出輻射暴露、汙染風險的這一方,反而遭受有如釋放謠言的加害者般對待。

文:日本地球之友(Friend of Earth Japan)
譯:張建元

從東日本大震災及東京電力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算起即將滿10週年。我們要向許多罹難者表示哀悼,並反思持續至今的核電廠事故被害的巨大程度與許多被害者們的痛苦。

核電的反人道

直到那一天,許多人視核電為贈予的禮物,無意識地使用核電。

在福島與新潟的核電廠所產生的電力不是只用在福島,而是運送到首都圈被消費。核電廠一直以來被推給經濟上相對弱勢的地區。為了讓核電廠運作,許多作業員被迫暴露在過量的放射線之下,其不合理性以及違反人道,對許多人而言甚至從未知曉過。然而當核電廠爆炸的衝擊性影像在各家電視放送的那一天之後,情況完全改觀。從那一天之後,我們學習了許多。

我們親身體驗到核電是極度危險的,只要發生一次事故,會讓廣大區域降下放射性物質,10萬人以上的人們被迫撤離,產生10年以上人類無法居住的地區等,土地被嚴重汙染。賴以為生的工作、生活的樂趣、和鄰居的交流、隨興的日常會話、採集野菜和野菇、溪魚、分享的樂趣、一家人圍繞的餐桌……包含這樣的故鄉型態已然消失。

我們已看到政府對市民的聲音摀上雙耳,將高於一般民眾所適用的輻射暴露限度20倍的數值做為撤離回歸的基準,許許多多的人們在求償無門的情況下被迫撤離避難。輻射汙染與暴露明明是實際產生的「被害」卻不被認為是「被害」,甚至被描述為是無關緊要的「謠言」。「加害—被害」的結構被扭曲,政府和東電這樣的實際加害者明明存在,其責任依然未被追究。

現在的情況是指出輻射暴露、汙染風險的這一方,反而遭受有如釋放謠言的加害者般對待。

「被隱形化」的損害

政府一個接著一個地中止了對避難者的支援。

2017年3月,對於來自政府指示避難區域之外的避難者(所謂的自主避難者)約26000人被中止了住宅提供。即便如此,在福島縣外的區域外避難者近八成的人們選擇了繼續避難。僅存的對於低所得者的房租支援,也在2019年3月被中止了。避難者當中也開始出現苦於付不出房租,無論在經濟上或精神上都被逼上絕境的人們,雪上加霜的是在這樣的狀況下又發生了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症。

AP_21044844608545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然而對於這樣的避難者的生活實際情況,政府完全不打算調查。我們僅能透過民間的支援團體所做的調查與新潟縣所做的驗證,得知冰山一角。

根據福島縣的發表,目前至今年1月13日為止的避難者數是36192人。但這個數字並未包含在福島縣內避難住進災害復興住宅的人等,過去就遭受指正有很大的遺漏等等。將福島縣內的各級行政機關所統計的避難者人數,合計至少也有超過67000人。也就是說,別說是避難者的生活實際情況了,連避難者人數這樣最基本的數值,也無法正確掌握。

虛有其表的「復興」

政府相繼解除了避難指示,對於避難者的支援被腰斬,但居民回歸卻遲遲無法前進。年輕的家族無法歸鄉,高齡者的1~2人家族呈點狀分布的地區居多。

「附近的家屋一間接一間拆除。原本社區的樣貌蕩然無存。這是真正的「復興」嗎?」

回歸到富岡町的一位男性說到。

「家裡還是得要有孩子們,和孩子們一起去山裡面,然後在山裡採些東西,教他們各種知識,這才是對我們而言的理所當然。但這樣的事情,現在卻一件都沒辦法做」返回飯館村原本經營酪農農家的長谷川健一先生說到。「沒有年輕人啊,所以(60多歲的)我就是青年團長啊。」

「『復興』 什麼的是我最不想聽到的詞啊」從浪江町避難的今野壽美雄先生說到。「『復興』 什麼的,是恢復到原本的樣子,再從那邊站起來的意思吧?再也回不到原本的『復興』 ,開什麼玩笑?」

核電廠周邊的行政區的人口不斷減少,政府拍板了將對於2021年度,想要移住到核電廠週邊的12市町村的人給予最多200萬日圓的支援金。對於避難者的支援毫不留情地腰斬,放射線暴露防護對策都尚未出爐,只為了成就虛有其表的「復興幻象」而急就章地推進人的移住,若有人這樣批判也絕不過份。

RTX12UV5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重新檢討反民主的能源基本計畫

另一方面,許多人們為了停止核電廠,為了改變社會而站了出來。2012年為了反對核電廠的再次啟動,好幾萬人聚集在首相官邸前和國會前,發出了怒吼。

2012年的夏天,展開了關於核電廠與能源的國民性討論。在開放的民主議論的前提下,政府決定將在2030年之前達成非核家園。但這個決定卻在之後的政權交替時一切回到原點。

目前,電力與工業利益的代言人、對於推進核電廠功不可沒的御用學者與業界、團體關係人等成員所組成的審議會正在議論著能源基本計畫的重新檢討。在審議會中,不僅要讓老舊核電廠持續運作,甚至應該新增設核電廠的主張也蔚為主流。

2012年之後,政府並未召開過任何一次核電廠與能源政策的公聽會。正因為是對於所有人的未來都深切相關的能源政策,必須在市民參加的前提下,民主開放的場域徹底議論,這樣的步驟絕不可或缺,但政府從未努力落實這樣的步驟。

311事故後,東京電力、東北電力公司所有的核電廠全面停止,在東日本「零核電」的狀態已持續了10年之久。放眼全國,在2013年9月關西電力公司的大飯核電廠3、4號機停機以來,幾乎達2年,全國的核電廠皆停機,零核電的期間持續。關於一度重新啟動的核電廠也因恐怖主義對策設施的建設延宕,法院的停機判決,管線龜裂等的問題相繼停機。

目前,實際有在運作的核電廠也僅有4座反應爐。核電廠的建設費與安全對策費急遽上升,核電再也不是「穩定的電源」或「便宜的電源」。

另一方面,可再生能源的成長有目共睹,2020年預期將達到總發電量的約20%。但政府卻不願接受這樣的現實,持續維持、重視核電,陸續端出將其代價讓整體國民來廣泛負擔的政策。

RTX8M2IK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許下一代一個非核社會

從那一天過去了10年。我們想要再次正視這樣的狀態。

我們要求日本政府實施為了達成真正復興的政策。掌握目前的被害、完整賠償核電廠事故的全數被害者,以及重建被害者的生活和尊嚴。

我們也要求政府採取開訪且民主的步驟來重新檢視能源基本計畫,首先捨棄目前陳舊迂腐的審議會組成,以邀請女性與青年,核電廠事故被害者,關注環境、氣候等議題的市民團體等廣泛組成的民眾參加做為前提進行討論,並在各地實施公聽會與討論會。

為了不讓核電廠事故的慘禍再次重演,我們誓言和被害者們站在一起,與全世界的人們攜手,朝向既無核電也無核武的和平世界,一同邁進。

本文由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授權刊登,原標題為〈311的第10年―救濟被害者,將能源政策歸還人民手中〉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