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立友記者會完美展演了「女人為難女人」,保護男性加害人的糟糕公關

翁立友記者會完美展演了「女人為難女人」,保護男性加害人的糟糕公關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女人們對彼此的要求,其實也源自於內心的自責和焦慮,而自責和交相指責,又往往源自於父權社會裡對女性的各種無上限期待。

文:魏妘

農曆年前,藝人雞排妹(鄭家純)指控遭到歌手翁立友性騷擾多日後,翁立友終於在2月5號召開了澄清記者會。記者會上,翁立友所屬的豪記唱片,卻派出懷胎九月的工作人員,三番兩次以「體諒孕婦身體」為由,要求雞排妹離開記者會。現場,還有一位女歌迷,質問雞排妹不敢提告,指責她「丟盡女人的臉」(參考新聞)。

不得不說,這場記者會,唱片公司完美地展演了「用女人為難女人」,來保護男性加害人的糟糕公關。

孕婦,在職場上的為難

孕婦的孱弱身體,在這場記者會上,被唱片公司運作成了護主神山。現場就有記者質疑主辦方,這麼大的公司,為何非得要孕婦主持這種場合不可(參考新聞)?

然而,在更多職場上,當孕婦因身體狀況不能參與某些重大場合、無法擔負某些沉重工作時,更常被同事、主管視為累贅,是亟需被公司甩開的存在。多年前,我自己在大腹便便時,就被女性人資經理質疑過假借產檢,實則故意偷休假;不只如此,公司在知道我懷孕後,還額外加了工作及要求加班。

當我「終於」受不了主動離職時,人資經理還對我毫不保留地說,如果跟我續約,公司還得給我產假,所以本來就不想續約了。而我的男性直屬主管,其實才是真正有權主導我工作分配的人,但他從頭到尾,都明明白白的神隱著。

女性互相指責是男性加害人的最佳保護傘

記者會上,女歌迷指責雞排妹的那句「丟女人的臉」,就像是座維護父權的盾牌。當一名女性不符合受害者完美人設(沒有即時反抗,甚至平日形象很性感豪放),她真的丟了女性的臉嗎?還是,因為她的直球對決,撕破了加害者的假面,所以才需要另一名女性以「臉面」這種暗示規矩的言詞,來「匡正」她的行為?

指責其他女性這件事,印象中似乎多是年長、有地位的女性,欺負年輕女性時才會發生(經典橋段如婆婆壓迫媳婦)。但現實世界裡往往不只這麼單向,在育兒的路上,最不吝於給手忙腳亂的媽媽們賞白眼的,很多是年輕女性。那些白眼暗示的是:妳的狼狽,盡顯了我的優雅。就如同街上許多年長女性,之所以喜歡教訓年輕媽媽,背後要展現的是自身在育兒上的犧牲及成就;也如同許多媽媽指責單身女性不婚不生是自私行為,暗示自己為家庭的犧牲奉獻。

女人們對彼此的要求,其實也源自於內心的自責和焦慮,而自責和交相指責,又往往源自於父權社會裡對女性的各種無上限期待。這些期待不但成功地帶給女人們罪惡感,然後又驅使著女人們將焦慮投射在其他女人身上,自成壓迫的迴圈,繼續服從父權規範。而享盡父權紅利的得利者們,就可以高帎無憂的等著收割戰果就好了。

女人的樣貌多樣,但同樣美好

不管我們選擇進入哪種人生,雖然難免有缺陷,但其實都已經夠努力了。一個女人的綻放,並不需要靠著在另一個女人臉上潑髒水。

即使都身為女人,也不代表我們都得做出同一個選擇;即使我們在生命同個階段裡,也不代表我們都要統一的樣貌。青春、年長、單身、婚育,都有自己的模樣,就如同被害人,也不需要統一的完美形象。宮鬥劇都已經上演了嬪妃聯手毒死負心皇帝的劇碼了,現實裡,我們雖然不用做得這麼很,但至少,我們可以互相聲援和伸援。或至少,從減少彼此過度檢討和無端指責,我們就可以,聯手推倒名為「完美女人」高牆,消弭父權盾牌。

延伸閱讀

本文經網氏/罔市女性電子報授權刊登
原文以〈女人互相指責是鞏固父權的盾牌〉為題發表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